第七章 后台很硬


本站公告

    我无心在与宗郓辰交谈,转身进了里屋换衣服。这会是谁拍的呢,像素清晰,每一张都把我和徐安年两个人的脸照的清清楚楚。宗郓辰刚才告诉我说,是因为我是海虹百货的代言人,所以拍这些照片的人找了他做买卖。可......虽说,海虹是宗家的产业,宗郓辰是总裁,那记者找他是没错。可......也完全可以直接找我和安年两个人中的随便一个啊......

    我拍拍脑袋,一时间想不出来缘由。

    等换好衣服出了屋,宗郓辰还没走。我不知该说些什么,便打算不做理会,准备直接出门去片场内拍戏。哪知手刚搭在门把上,便被他拽了回去。

    “夏柚!”

    “宗郓辰。”我打断他的气急败坏,扬着头梗着脖子灿笑道,“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下一回!下一回,我一定,帮你把你和李盈栀的绯闻照片提前买回来!”

    说完未等他反应,我便忙开了门出来,一眼便瞧见正散着一头乌黑假长发,穿着一身月白长袍的徐安年站在门口和小琳说话。

    我不动声色的想把门关上,结果本想去够门把的手一下子被宗郓辰给抓了个正着。

    我急忙躲开,冲着他俩讪讪笑道,“差点以为穿越了。”

    “姐你换好啦。徐男神买了好多蛋糕,你不最爱吃榴莲味的吗,给你。”小琳欢欢喜喜的把蛋糕递到我手里,往我身后一眼瞅了一眼宗郓辰,又瞅了一眼面前的徐安年,“那个……姐,我先过去帮你看看去。”

    徐安年笑笑,朝我这边走来道,“走吧,你先过去,我去换身衣服。”

    未等我话说出口,徐安年便径直越过我进了化妆室。我随后想跟进去的时候,小琳在那边催我快去,说就等我一个了。

    我只好赶过去。整个心一直悬在嗓子眼里,直到拍完两场戏,宗郓辰和徐安年一并走了过来,这才稍稍落下点心。

    小琳见我下来拿纸给我擦了擦汗,然后把手机拿给我看,两个小时不到,徐安年参演的微博意料之中的进了热搜榜。不出意外,过不了多久,头条就会是《美人》的。

    一向不怎么爱看评论的我这回忍不住瞅了瞅,结果就看见了无数的负面评论。

    有一条是,“绯闻绝缘体夏柚也要炒作了,一部戏收割这么多男神,万一把我暗姐姐演成个傻白甜我岂不是要哭晕在厕所。”

    还有一个叫“裤子没有兜”的网友说,“雾草!我年竟然演匀砚。雾草雾草,夏柚你敢在戏里杀他我就在戏外黑死你。”

    年年爱年年说,“抱走我年,你们继续。不是黑夏柚,炒成这样再不红就赶紧走吧。”

    噗呲噗呲说,“夏柚后台够硬啊,这么多大咖给配戏啊。”

    ……

    原谅我现在没有正能量,因为实在是没心情去看那些好的评论。毕竟这部戏里作为女主的我,至少相比较这几个大咖,实在是不怎么火。我心里是真的害怕拖了大家的后腿,怕让所有的人失望。《美人》和另外一部年度IP前后脚定档,这是有竞争的啊。况且那部剧里还有收视小花李盈栀。

    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李盈栀在开立自己工作室之前,好像经纪人也是韩子菲。那,徐安年岂不是和她同门。

    啧啧啧,厉害。我自顾自的咂咂嘴,假装谁也没看到一样,低着头玩着手机脚下生风的绕到一边想赶紧溜走。

    “小柚。”

    我就知道,天不如人愿啊。

    “晚上家里让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你直接回家吧,我们一起走。”

    ……

    我诧异的看向他,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歧义满满的话!徐安年还在,他听到了我怎么解释?一时间,我想掐死宗郓辰的心思都有。

    “愣什么呢,你不早就跟我说这几天要去跟邻居哥哥一家吃个饭吗。”徐安年笑着冲我招招手,见我还愣着,长腿一迈几步走过来把我拽了过去。

    我长吁一口气,还好还好,徐安年没误会。并且还相当自然的在大家面前给我解了这种我不好解释的境况。

    我反应过来,超级乖而认真的说道,“知道了,郓辰哥哥!”

    对啊,能有什么歧义,这是我哥哥啊,阿姨家的哥哥。

    别人听见了就听见了呗,这是我夏柚的一个后台啊。谁刚才怕我演个傻白甜来着,告诉你压根就不沾这三个字的边好吗。再怎么说这宗郓辰也是这A市最大百货海虹的老板,年轻英俊又多金。就算别人知道了,也只能说我夏柚后台硬,总比这干爹那干娘的好听吧。

    这么硬的后台找到我夏柚,自然是接着啊,为什么不接着!傻子才不接着!

    刚微博里不是说我炒作吗。行,来。炒给你们看。

    我鼻子一哼,直接发微博,

    “四月十六,看《美人》。看完我就直播给你们,炒!菜!啥菜你们定!”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