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九章 多管闲事的后果


本站公告

    北翁难以置信的目光在溃散,他的人头跟他的身体渐飘渐远,终将滚落山崖。



    出手的不是瞬移而来的羿哲,而是前一刻还跟北翁统一战线的凤鸣。



    趁着北翁施展元神封印时,故作在帮方祭主聚魂的凤鸣突然出手,一剑斩下北翁头颅。



    即使七境巅峰,在毫无防备的前提下,也难挡六境巅峰的一剑。



    北翁致死都没有考虑到凤鸣的背叛,虽然凤鸣先他一步赶回,不控制眼镜而是选择救方祭主存在一点问题,方祭主情况的确危机,但一时半会还是能撑得住的,可当时的情况由不得北翁考虑太多,救人拿人一把抓当然最好,却万万没想到凤鸣居然背后捅刀子!



    “为什么?”



    北翁很想问,但元神在凤鸣剑下严重受损,无法控制的溃散。



    在眼镜跟元霜说完那番话时,北翁已经死了!



    等元霜察觉到后,她愤怒的舍弃了眼镜,冲入凤鸣灵台质问道:“我可有亏待你?”



    凤鸣元神看到元霜后,下意识的低下头,听了元霜的话后,又摇了摇头。



    “那你为何……”即使是魂灵,也能看出元霜的脸色很难看。



    “为了瞎子。”凤鸣的话让元霜一愣,便又听凤鸣道:“他还活着。”



    元霜明白了。



    瞎子肯定在张天流手里!



    她很讽刺的道:“他杀了你们七剑,为了一剑,你没有想过复仇而选择背叛,这是大错,你以为张天流会就此放了瞎子吗?他不会,他会一直利用你知道你死的哪一天。”



    凤鸣苦笑道:“为何你不问,我应该提前告诉你?”



    元霜一愣,事已至此,问了有用吗?



    她却不知道,凤鸣需要的不是丰富的修炼资源,跟什么地位,她的心灵其实很稚嫩,就像一个小女孩需要被呵护一样,元霜是照顾她,却是用很冷漠的方式,所为的物质满足。



    从离开金景的哪一天,凤鸣就跟丢了魂似的,然而身边没人在乎,这更加加重了她对瞎子的思念,也迫使她走上了这条路。



    元霜终究还是没能明白,她气愤得道:“你会为你愚蠢的选择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却在这时,眼镜的声音传来过来:“走吧,我带你去见公子流。”



    元霜一愣,本想离开的她选择留在凤鸣的灵台里,她倒要看看张天流是否会放了瞎子。



    凤鸣境界比眼镜高多了,虽然元神被元霜影响,身体却自如的掌控着,跟随眼镜进入了空间门。



    便在此时,下放山谷一道人影站了起来,他的身体在慢慢溃散,不过他却不在乎,只是盯着山顶消失的空间门愣愣出神。



    “想不到,背叛的是元霜身边的人,这个眼镜能力果然不简单,恐怕要让大祭主们出手了。”



    说完这番话,异人身体已经溃散成烟雾消失在谷中。



    一个时辰后,还再钓鱼的张天流身边,突兀的出现一扇空间门。



    “吆喝,渡劫成功了。”张天流看着从门中走出的眼镜笑道。



    “失败了。”眼镜摇摇头,让出身子,让身后凤鸣走了出来。



    “你答应我的。”凤鸣开口便道。



    “答应你什么?”张天流皱眉。



    凤鸣脸色一青,灵台中元霜讽刺道:“我就知道。”



    怎料张天流又道:“哦,瞎子啊,行,虽然是你主动的,其实你这颗棋子还有大用处,对付元霜浪费了,不过也算帮了眼镜。”



    张天流说话间,把七剑跟弄血都拿了出来,连同宠物栏里的瞎子。



    他宠物栏就三个位子,现在却有七个异人,虽然能用套娃,但速度要慢半拍,不如直接从宠物栏里放出来快。



    有了异人,他又有鸯刃,八剑对他的帮助已经不大了,更重要的是,剑修的剑是需要常年花费心血祭炼的,如此才能让剑的威力更强,提升更高层次,张天流可没有这种闲情。



    看到瞎子,凤鸣激动得哭了。



    元霜确是难以置信,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故意传音出来道:“就算让你们团聚又如何,你们能离开永夜吗,而且他始终是你的仇人,让瞎子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你认为他……”



    “人家瞎子才不在乎,无欲懂不。”张天流吐槽一句,收了瞎子的封印,再解开他的穴道,又笑道:“行了,他现在虽虚,但死不了,给他服点灵丹妙药就行,我说元霜,你八婆啊,是来看凤鸣妹子的好戏吗?认为我很无情,会继续利用她?简直门缝里看人。”



    元霜不恼不怒,冷笑道:“那又如何,他们始终在永夜,难逃杀身之祸。”



    “说得好想我输定了,也不怕告诉你,乌闲云的能力我已经摸清楚了,等我准备好就是他的死期,你现在也别想回去提醒他,当然,我无法阻止你,但你认为乌闲云会听你的吗!”



    元霜还是无所畏惧道:“我一切的行动都在陛下耳目中,此事过后他会更信任我。”



    “你说那个跟你们一同来的,对了,人呢?”张天流看着眼镜。



    眼镜只提溜了方祭主回来,北翁不带没关系,毕竟不是异人,十有八九让凤鸣给斩了,而另一个小子明面上可是异人啊,眼镜不应该不抓的。



    “被我借老头的掌力轰飞了,怎嘛,他很重要?”



    “不。”张天流摇头笑道:“对我们没什么重要可言,对人元大祭主就不同了,他应该是监视元大祭主的人,哦不,应该说不是人!我察觉不到他身上的活人气息。”



    “这你都能察觉?”眼镜惊讶。



    “别套话,有外人呢,以后偷偷告诉你。”张天流嘿嘿一笑,又道:“他应该就是鬼柳的化身,你故意装作不知,带着他就是想让他给你证明,虽然你成功了,但很可惜,你没有第一时间留在他身边,而是八婆的跑我这来看戏,你说你这一步是不是前功尽弃?”



    元霜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气糊涂了,居然为了看凤鸣被张天流戏耍而错过了证明自己的最好机会,现在鬼柳肯定回去了,并告诉乌闲云她的动向,那么不论乌闲云怎么想,都不敢再重用她,甚至回去后要面临软禁的结局,只等乌闲云干掉张天流的哪一天,或者张天流反杀乌闲云后,她才有机会重见天日!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