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演员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崇祯十三年,十月中旬。

    朝野是纷纷攘攘,乱象纷陈,神魔鬼怪叠出。

    周正站在大明门外,看着已经有了一些模样的‘总理衙门大院’,微笑着点头。

    孙传庭,高弘图站在他身旁。

    孙传庭回头看了眼,道:“大人,这院子建成之后,下官打算封闭长安东西两门,宫里的其他门也封闭,日后入宫,需要穿越总理大院才行。”

    周正稍稍思索,道:“想法不错。”

    孙传庭又道:“里面的院落布置基本妥当,月底之前,可以陆续进入,年底之前,彻底竣工。除了三司衙门,其他大衙门,都规划在里面。宫里那些散乱的机构,下官计划搬入外廷,整齐划一的整合。”

    孙传庭说的简单,实则要重新梳理权责,精简人手,还要皇帝,内阁的同意,事情并不简单。

    周正嗯了一声,道:“我会跟元辅打招呼,趁着搬迁的机会,对六部九寺的官吏摸摸底。”

    孙传庭应着,刚要说话,就听到身后一阵吵吵嚷嚷。

    张贺仪快步从大明门出来,来到周正身前,见礼后道:“大人,是魏国公。”

    周正眉头一挑,没有说话。

    这位魏国公,终于是入京了。

    孙传庭,高弘图看着大明门深处,神情有些异色。

    这位魏国公的动静还真不小,是不知道周正在这里,还是怕周正听不到?

    高弘图猛的醒悟,低声道:“大人,按照礼法,您需要去见礼的。”

    周正只是个伯爵,魏国公这是公爵。

    张贺仪,孙传庭都看向周正,考虑着怎么应对。

    刘六辙却道:“让二少爷去见他?哼,我倒是要看看这位魏国公识趣不识趣!”

    礼法上来说,确实要伯爵见礼公爵。但周正不止是伯爵,还是阁臣,而今的地位非同一般,现实中,徐文爵应该主动来见礼周正才对。

    周正也想看看这位魏国公的态度,背着手,道:“乾清宫,钟粹宫让出来了?”

    刘六辙道:“广浅昨天就让出来了,锦衣卫也撤出来了。”

    广浅,上官烈的字。

    刘六辙话音刚落,大明门内又传出一阵热闹声,仿佛两群人相遇,高声朗笑不断。

    刘六辙侧耳听了听,道:“二少爷,好像是钱阁老的声音。”

    高弘图看着大明门内,神色怪异,自语般的道:“大人,下官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周正转向他,道:“怎么蹊跷?”

    孙传庭沉吟着,也看着高弘图。

    高弘图若有所思,道:“大人,魏国公,钱谦益,李邦华,这三人,一个是皇宫,一个是外廷,一个是兵权,这三相是最重要的,未必太巧了些,皇上……到底年幼。”

    刘六辙顿时会意,道:“高大人是说,有人在背后给皇上出谋划策?”

    孙传庭有所悟的道:“李忠,不会,他没这个格局。周延儒更不会,他做不到,也不会想皇上与大人直接冲突。这些谋划,看似高明,实则可笑,痕迹漏的太明显了。这个人,位置应该不太高。”

    刘六辙却有些奇怪,道:“宫里都是我们的人,围的铁桶一样,出入宫廷的也都被监视着,没有什么特别的人啊。”

    周正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由笑了起来,道:“我倒是小看一些人了。六辙,你待会儿将出入宫廷,见过皇上的人名单拿给我。”

    刘六辙应着,道:“那,二少爷,要不要锦衣卫查一查,那李忠,肯定都知道。”

    周正眯着眼,听着大明门内的热闹,道:“不着急。京城就是一个大戏台,这个戏台上的人越来越多,但角色却只有那么一些。”

    孙传庭道:“大人,咱们还得加快一些速度。”

    周正嗯了一声,唱戏的人越来越多,麻烦是少不了了。

    高弘图见声音越来越远,道:“这位魏国公,是真不知道大人就在这里啊。”

    张贺仪喃喃的道:“大人说的还真对,这唱戏的是越来越多了,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唱好。”

    周正不在意,道:“待会儿去你的巡防营看看。”

    张贺仪知道周正要对京城的防卫进行调整,连忙道:“是,下官已经准备好了。”

    周正嗯了一声,抬脚迈入还在修建的总理大院。

    众人自然跟着,随口还在说着各种事情。

    而魏国公,钱谦益一群人已经过了端门,正向着额乾清宫走去。

    魏国公镇守南京,奉旨带兵一千入京,现在更是直接带着进宫。

    钱谦益与徐文爵也是相熟的,两人一边走一边客气的客套着。

    钱谦益红光满面,道:“国公,陛下早就盼着你来了,等的是望眼欲穿。”

    徐文爵刚刚袭爵不久,这次入京也是要代替英国公镇守北京,这可比镇守南京更大的荣耀与权力。

    徐文爵笑呵呵的道:“为陛下分忧是臣子的本分,我连夜赶路,昼夜不停,就怕陛下等急了,一路上跑死了几匹马。”

    钱谦益笑容更多,道:“魏国公一片忠心,天地可鉴,陛下一定深为感怀。”

    徐文爵道:“钱阁老乃我大明柱石,陛下之臂膀,不敢当您的夸赞。”

    钱谦益朗笑着,伸手请徐文爵向前。

    两人捧逗俱佳,心情舒畅,一前一后的进入乾清宫。

    乾清宫门前,朱慈烺早就望眼欲穿,看到徐文爵带着军队进入乾清门,忍不住的快步冲了过去。

    徐文爵是没有见过朱慈烺的,先是愣了下,连忙向前跑去,单膝跪地的沉声道:“臣徐文爵,参加陛下!”

    朱慈烺激动不已,连忙上前扶起他,道:“爱卿一路辛苦,快起来快起来。”

    徐文爵‘艰难’的站起来,看着朱慈烺,忽然哭出声来,道:“陛下,您真的像极了先帝。”

    朱慈烺一怔,旋即面露悲戚,道:“卿家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钱谦益看着徐文爵的惺惺作态,心里不屑,脸上却也露出悲伤之色,仿佛真的感念崇祯皇帝。

    他在崇祯朝,近乎仕路断绝,从未入官。

    朱慈烺拉着徐文爵入宫,一边走一边道:“卿家来了,朕就安心了,不日朕要在天坛祭告祖宗,卿家也要一起来。”

    徐文爵躬着身,擦着泪,道;“陛下放心,有臣在,绝不让任何宵小得逞,欺侮了陛下。”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