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剑拔弩张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慈烺拉着徐文爵回到东暖阁,君臣对坐。

    缅怀崇祯皇帝,感忧当下,畅享未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足足半个时辰。

    李忠而今练闭口禅,目不斜视,神情呆滞,仿佛什么也听不到。

    李化贞则平平静静,躬着身,如同一个枯木老人。

    过了好一阵子,朱慈烺才醒悟过来,道:“卿家还饿着吧,来人,传膳,其他人都出去吧,朕与徐卿家好好聊聊。”

    李忠,李化贞都看了眼朱慈烺,无声的退下。

    朱慈烺看着人都走了,连忙凑近徐文爵,神色冷肃低声说起来。

    徐文爵表情恭谨,渐渐凝重,不断的点头。

    半刻钟,徐文爵跪地,低声道:“陛下,徐家世受皇恩,拼死为陛下,扶正大明江山!”

    朱慈烺听着,这才大为放心,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连忙拉他起来,笑呵呵的道:“徐卿家的忠心朕是知道的。”

    看着宫女进来,徐文爵也恢复表情,道:“是,臣会尽心尽力为皇上分忧,绝不敢懈怠半分。”

    朱慈烺不再说敏感的事情,开始询问南京的风华人茂。

    徐文爵久在南京,自然如数家珍,给朱慈烺慢慢讲解。

    朱慈烺从未出过京城,听的是心驰神往。

    钱谦益一直在宫外等着,见徐文爵久久不出,不由得耐心渐失。

    钱谦益的门生周嘉诚站在钱谦益身后,低声道:“老师,这魏国公来的太是时候了。”

    钱谦益也不傻,这徐文爵简直是突然入京,皇帝又早就在等着,分明是早就计划。

    诏魏国公入京,还带着一千兵卒,这是要干什么?

    钱谦益仿佛第一次察觉到京城官场的水深,眼神凝重,表情却十分镇定,道:“再如何,这大明江山也姓朱。”

    周嘉诚一怔,重重点头道:“还是老师看的明白。”

    只要大明江山姓朱,那只要抱紧皇帝大腿,其他的都不重要!

    徐文爵出了乾清宫,就调兵遣将,一千多人,布置在整个内廷,将上官烈的人,悉数给赶了出来,态度极其强硬。

    上官烈站在乾清门前,脸色铁青的道:“魏国公,守卫皇宫,这是朝廷定下的,不是你说变就变的。”

    徐文爵岂会将上官烈放在眼里,仰着脸道:“这是皇上的命令,你是想抗旨吗?哼,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入乾清门,任何人都不行!”

    上官烈脸角铁青,双眼喷火,道:“魏国公,你不要欺人太甚,这里不是南京!”

    徐文爵上前一步,猛的推了上官烈一把,冷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我!回去告诉周征云,我就在内廷,等他来拜会!”

    上官烈气的咬牙切齿,被身后的部下死死拦住。

    一个校尉低声道:“统领,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能硬来,还是禀报征西伯吧。”

    上官烈恨得倒不全是这徐文爵,而是徐文爵不止要乾清宫与钟粹宫,而是整个内廷,这破坏了周正的计划!

    他担心,这会坏周正的事。

    但他也不能真的硬来,在皇宫里与徐文爵用兵厮杀。

    上官烈站稳,神情陡然恢复平静,看着徐文爵道:“刚才是末将失礼了,还请公爷恕罪。”

    徐文爵脸色有些变了,他本就在有意激怒上官烈,等着他反应过度,拿住把柄,却没想到,这种时候,周正这个小舅子居然还能冷静下来。

    ‘怪不得派来守卫皇宫。’

    徐文爵自语,也不敢强逼过甚,淡淡道:“既然知罪了,就走吧。”

    上官烈面无表情的抬起手,带着人转身离开。

    上官烈身边都是骄兵悍将,跟随周正转战南北,其中一个就忍不了的低声道:“统领,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这魏国公完全不将征西伯放在眼里,太过无礼了!”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徐文爵随随便便,招呼不打的就赶人,着实是过了!

    在上官烈还没有回到征西廊找周正的时候,消息已经传遍了皇宫,并迅速向外面穿去。

    还在内廷,乾清门内的钱谦益双眼发光,神色却不动。

    周嘉诚低声道:“老师,看来皇上是下了决心了。”

    钱谦益看着徐文爵趾高气扬,得意的回转乾清宫,道:“咱们先别着急,慢慢看。”

    纵然皇帝是天老二,可京城还在周正手里,周正要是逼急了发疯,胜负还难说。

    周嘉诚瞥了眼外面,道:“那禁军不敢硬来,怕是周征云也有所顾忌,照此下去,败亡不远。”

    钱谦益默默点头,却没多说什么。

    内阁。

    范文景有些惊惧的来到周延儒班房,将内廷发生的事情说了。

    周延儒也是一惊,道:“你说什么,徐文爵将上官烈给赶出了内廷?事先有过招呼吗?”

    范文景摇头,道:“没有,徐文爵出了乾清宫,就这么干了,一点情面没有,还推了上官烈。大人,这徐文爵太过跋扈了,那上官烈还是征西伯的小舅子。”

    周延儒眉头拧紧,神色凝重,刚要说话,门外响起敲门声,有小吏低声道:“大人,大理寺卿寇槐壹,刑部尚书李恒秉,都察院左都御史马士英,吏部侍郎孙传庭,兵部侍郎张贺仪,锦衣卫指挥使刘铭等人接二连三的入宫,都是向着征西廊的。”

    范文景神色微惊,这些都是周正一系的骨干,这些人齐齐进来,莫非就是因为刚才的事情?

    周延儒看着门外,道:“去,给我盯紧了。”

    小吏应了一声,快步离去。

    范文景看着周延儒凝肃的表情,低声道:“大人,您觉得,征西伯会怎么反应?”

    周延儒神情阴沉,双眼愤怒,道:“周征云此人惯会隐忍,那是没有触及到他的逆鳞。此人最是护短,何况是他的小舅子。这徐文爵,丝毫不知深浅就敢如此胡来!”

    范文景也感觉到了一股惧意,道:“大人,不管如何,一定要阻止征西伯。不说这徐文爵是国公,他更是皇上从南京招来的。若是征西伯对徐文爵出手,怕是引起巨变。”

    徐文爵明摆着是朱慈烺为了摆脱周正而招来的,若是周正对徐文爵出手,朱慈烺会怎么反应,会引起怎么样的变化?

    周延儒眉头拧的要出血来,道:“你去将钱阁老给我找来,立刻!通知其他人,给我安静一点。我现在入宫。”

    范文景听着周延儒的安排,道:“大人,要快,征西伯这边也要说服才行。”

    周延儒头痛万分的点头,起身就径直入宫。

    征西廊内。

    周正的一干人都来了,齐齐站在周正桌前。

    刘六辙直接冷声道:“二少爷,这徐文爵太过放肆了!不能姑息!”

    张贺仪道:“大人,这徐文爵如此狂悖,若是不给他点颜色,那所有人都会骑到我们头上了!”

    上官烈从外面进来,沉着脸,道:“姐夫,你做你的事情,这点事情,我还能忍。”

    众人看着他的表情,听着他的话,更加愤怒。

    他们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周正神色不变,看向孙传庭,高弘图等人。

    高弘图到底不是周正嫡系,稍一顿就道:“大人,确实要有所反应。我们准备的事情太多,要是给人软弱可欺的印象,就不指望能做成什么事情了。”

    众人听着,皆是点头。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们继续韬光养晦,暗暗发展了。

    周正看着上官烈的神色,知道他在强忍,到底是跟随他多年的小舅子,心里怒气不断上冒,目光看向李恒秉,道:“你说。”

    李恒秉一路上都在思考,迎着周正的目光,道:“好办,我待会儿去找钱谦益,然后就带着刑部的衙役,入宫求见皇上,请求捉拿徐文爵。”

    “罪名。”周正道。

    “附逆。”李恒秉道。

    孙传庭听着,道:“这个办法不错,既不会引火烧身,也能警告所有人,顺手还能让钱谦益清醒一些。”

    周正站起来,道:“既然是附逆,还通报什么。六辙,广浅,你们俩即刻带人入宫,将徐文爵下狱!李恒秉,你去找钱谦益,我要他一天之内审结徐文爵附逆案!”

    张贺仪接话道:“大人,钱谦益要是不肯听话呢?”

    周正面色冷清,淡淡道:“那他就是徐文爵同党!”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