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两封信


本站公告

    沐家点头之后,李信心里放松了不少,不管怎么说,只要有了沐家的帮忙,李信在南疆就能占据主动权,将来朝廷与南疆彻底翻脸的时候,不起眼的沐家就可以发挥作用了。

    回了齐家园子之后,李信在书房里写了两封信,一封自然是写给太康天子的奏书,在奏书里,李信厚颜剽窃了一些陈情表的内容。

    “臣少多疾病,九岁不行,伶仃孤苦,至于成立,既无叔伯,终鲜兄弟……”

    “臣无先妣,无以至今日,先妣无臣,无以安黄泉。臣事陛下日长,事先妣日短矣……”

    总之,这份奏书写的感天动地,催人泪下,只要是个人,看了这个就不可能再催李信回去。

    另一封信则是写给九公主的。

    算一算时间,李信离开京城已经有好几个月时间了,这段时间里九公主也给李信写了几封信,问他什么时候回去,这一次反正要送信回去,就干脆给这丫头也写一封。

    写完之后,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了,只能明天再送出去,李信简单洗漱了一下,准备上床歇息了。

    然后,沈刚回来了。

    他半跪在李信面前,低声道:“侯爷,卑职们一路跟着那个少年人,他们一路只有四五个人,往西南方向去了。”

    李信点了点头,开口道:“让人继续跟着他们,到了蜀郡之后,看一看有没有平南军的人过来接应他。”

    那个少年人李朔,有些神神秘秘的,李信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他的来意。

    总不能这厮辛辛苦苦跑一趟过来,就是眼巴巴的来认自己这个兄长?

    不过这个李朔运气倒是不错,因为李淳死了。

    李淳不死,他可能这辈子都只是李延的儿子,不太可能重回李慎那一脉,但是李淳死了之后,李慎名义上就再也没有儿子,这个李朔就很有可能“转正”,将来正大光明的继承平南军。

    虽然转不转正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个时代的人最注重名分,李朔如果要继承平南军,就必须要重回主脉名下。

    想到这里,李信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喃喃自语:“李慎如今在京城里不仅动弹不得,而且随时有可能丧命在新帝手里,如果李慎死在京城,那么以后与我为敌的,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便宜弟弟了……”

    李信说的声音很小,站在他身边的沈刚也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沈刚。”

    大个子沈刚连忙低头抱拳:“卑职在!”

    李信把两封信递在他手里,开口道:“这两封信,一封是给陛下的奏书,另一份送到清河公主府去,都是很重要的事情,你明天一大早就出发,快马赶回京城送信。”

    沈刚双手接过这两封书信,低头道:“侯爷,那那个少年人那边……”

    “不用你管了,我会让沐英接手。”

    李信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道:“这两封信关系极大,不要弄丢了,尽快送到京城去。”

    沈刚就是李信刚进羽林卫的时候,跟李信闹别扭的那个**,不过后来对李信心悦诚服,渐渐在李信手底下听用,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羽林郎,如今经过小陈集还有宫变的几次军功之后,他也摇身一变,成了羽林卫的一个校尉,因此对李信更加尊敬,几乎到了崇拜的地步。

    “侯爷,卑职连夜出发!”

    李信摇头道:“这倒也不必,尽快送去就好了,如果不是干系重大,也不会让你去。”

    “你到了京城之后,陛下多半会问你这里的事情,不用避讳,该说什么说什么。”

    沈刚犹豫了一下,低头道:“那位沐家主……还有少年人的事情,也说么?”

    李信淡然一笑。

    “陛下问你就说。”

    李信接触沐家,是太康天子早就知道的事情,况且李信这一次会面沐青,名义上是为了这位新帝在做事,正愁他不知道呢。

    至于李朔的事,沈刚等人并不知道李朔是谁,只有李信一个人,知道他的具体身份。

    沈刚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李信低头抱拳:“侯爷吩咐,卑职都记下来了。”

    李信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平和。

    “到了京城不要紧张,该说什么说什么,我这都是为陛下办事,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卑职明白。”

    “好了,你下去吧,不用今天晚上出发,明天一早出去就成。”

    “是。”

    沈刚躬身退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有亮的时候,一匹快马就从祁阳县城里奔了出去。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董公公每日里被永州各种人物请去吃饭喝酒,花天酒地。

    不对,正直的董公公不喝花酒。

    总之短短三四天时间,这位董太监就胖了一圈,他本来是个很谨慎的人,在京城里做人做事都是小心翼翼,之所以到了这种小地方这样放纵,大概是要发泄一下在京城里受的气。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很有底线的,来到祁阳县不少天,不管喝酒喝的多晚,他都会回到齐园来住,不会在外面过夜。

    这是他作为的警惕心,出去吃喝可以,但是住在别人那里,太不安全了。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胖了一圈的董公公过来找到了李信,对着李信拱手笑道:“侯爷,来祁阳县有几天了,还没有去看过太夫人的坟墓,陛下吩咐了咱家要帮忙修坟,可不敢怠慢了,侯爷今天就带咱家去祁山看一看?”

    李信对着这个黑脸太监笑了笑。

    “不着急,我娘的坟最少还要一两个月,急不得的,董公公在祁阳县里该吃吃,不会有人说你什么的。”

    董承摇头叹了口气:“这几天是放纵了一些,不过也是因为心里有些怨气,如今已经好了。不管怎么说,侯爷把咱家当朋友,咱家也该去太夫人坟前看一看,不然失了规矩不好。”

    李信没有办法,就带着这个太监去了一趟祁山。

    祁山的山里,基本的墓室墓道已经挖了出来,接下来只要按照规矩放棺,布置祭品,然后再填土,就可以大功告成了,几个精通墓葬的师父在墓室里来来回回走动,不时还要量一下长度对不对。

    这个坟墓的规格,在京城里或许不起眼,但是在祁阳县这种小地方,完全可以说一句前无古人,祁阳县里的那些老士绅过来查看的时候,看着这个墓,不少老头都眼睛通红,恨不能自己立刻睡进去。

    李信带着董公公走了一圈,董公公看着这些做工的人还可以领工钱,不由大为惊讶。

    “侯爷,您待他们太优渥了。”

    靖安侯语重心长。

    “做工给钱,天经地义。”

    bq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