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漂在海面的船


本站公告

    越南。

    巴地头顿港。

    此地与印尼并没有太大的时差,也是凌晨深夜十二点。

    这是通往昆仑岛唯一的乘船点。

    此处每日都有一班,可搭乘将近两百人带床位的游轮前往昆仑岛,几乎都是准时下午五时起航,次日凌晨六点抵达。

    将近十一个小时的航行时间,路程比众人想象得都遥远。

    海风呼呼地吹着。

    带着些许湿润的凉风吹在甲板上。

    这艘邮轮飘飘荡荡,虽然说可乘坐两百余人,但并非每一次都能坐满。

    除了旅游季节外,大部分时间都有空余出来的位置。

    这一趟也不过是只有八十余人在船上。

    其中就包括了委托当地居民帮忙购买船票,然后用混上了船的梁赋董二狗几人。

    哗啦啦的海浪声。

    很是舒服很是自在的漂泊。

    梁赋独自站在船头的甲板上吹着风,他的心情就犹如那深海里的水,时而平静时而起波澜。

    此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董二狗单手插着口袋,轻轻地拨动着自己的头发。

    他眯着眼朝着漆黑的远方望去,然后来到了梁赋身旁开口道:“明天就到了。”

    梁赋低着头声音很淡地应声道:“我有种感觉。”

    “此行会有所收获,但……我们大概率出不来了。”

    董二狗陷入了沉默,实际上这一趟的旅程虽然没有碰到太大的危险,但大家都清楚。

    最终的目的地,就是一个深坑。

    那张照片就像是魔鬼的诱惑,让他们朝着地狱一步步走近。

    足足沉默了半分钟。

    董二狗才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现在还可以掉头!”

    听到这话,梁赋就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他转过身来笑道:“是不是觉得很傻!”

    “千里迢迢来到陌生的国家,在即将抵达目的地的时候,我却怕了!”

    董二狗双手撑在了甲板的护栏上,他目光注视着前方,很是淡然地开口道:“实际上不止你,我们都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昆仑岛之所以在当年,会成为这个国家的重犯监狱。”

    “很大缘故是因为其独特的地理环境!”

    “上了岸,想要再出来就不容易了。”

    “即便是从监狱里逃出来,找到了船也很难度过这片海洋,最后只会沦为鱼中食。”

    梁赋推了推眼镜框,然后用复杂语气开口道:“没错,这就是一条不归路,除非我们能把这条船留下,否则绝对出不去了。”

    话到这里,突然间孙远嚼着口香糖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他用极其理所当然的语气应声道:“那就把船留下。”

    董二狗顿了一顿,虽然这个想法很是疯狂,那就等同于把整艘船都劫下来!

    可如果说此行真那么大风险,大家都已经把命栓在上面了。

    那么劫船的事情也不算过分了。

    “或者说直接砸钱把这艘船包下来,让他停靠在昆仑岛岸边等我们一个月!”孙远很是大胆地开口道:“反正把回来的路线确定好,大不了无功而返。”

    董二狗摇着头神色凝重道:“没那么简单,每天都有来往的船只,当地也有将近五六千人的居民。”

    “如果说我们能够轻松登船,就不存在,出不来的这个说法。”

    孙远眉梢皱起扯着嗓子道:“那到底怕什么,还活着就能出来,死了自然出不来。”

    他瞪了董二狗和梁赋一眼。

    他很是不满两人所谓的谨慎和顾虑,因为大家都知道危险。

    但既然来都来了,干就完事了!

    如果当初是怕的,他也不会跟着董二狗离开白水山,也不会有后续的事情发生。

    孙远好没脾气地摸起一根烟,然后用手挡着风,“啪啪”地两次才把打火机点着,用力地吸了一口烟。

    他隐约找到了当年一个人站在冰天雪地里,对着山崩对着雪狼咆哮搏斗的感觉。

    那种如果你不拼尽全力,你就会成为野兽嘴里的肉。

    在生死之间的疯狂地挣扎,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活下来的感觉。

    那样的日子不知道持续多久。

    只是如今回想起来,就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时间悄然流逝,夜越来越深,让人看不清前面的路。

    ……

    在遥远的昆仑岛上一个桥头。

    一个老人家弯腰驼背地站在那,他也同样眺望着远方,所望的方向正巧是下一艘游轮将会出现的海面地平线。

    此时远处一个小孩童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这个孩子仿佛是个哑巴,根本不会说话。

    哑巴孩童拿起手机示意有人在电话里找你。

    老人家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接过手机用沙哑的嗓子开口道:“是我。”

    电话的另一头,正是当年以假死名义被埋在棺材土壤中,又重新爬出来的宋老头子。

    “你们老家的那个小伙子,把我们耍了!”

    一秒两秒。

    沉默过后。

    站在桥头弯腰驼背的老人家微微一证,然后问道:“怎么回事?”

    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片刻,只是发出一声长叹。

    “唉!”

    “果然是老陈家的儿子,成长的很快啊!”

    宋老爷子意味深长地叮嘱道:“明天船就到了吧,你自己看着办。“

    驼背弯腰的老人家笑着应声道:“多少年了,有时候真的舍不得,毕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

    宋老爷子眯着眼睛开口道:“那就都关起来吧。”

    “放心吧,这几个孩子,我比他们自己还要懂他们。”驼背弯腰的老人家笑着咳嗽了几声,然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虽然刚才电话说的不明白,但他也猜到了印尼那边的事情应该不太顺利。

    不过自己老了。

    有时候还真的不想花费太多在其他地方,毕竟那群孩子马上就要来了。

    他最后望了一眼那遥无边际的海平面,然后转身朝着旁边的小木屋走了过去。

    那小木屋里跟昆仑岛上的居民住所没有任何区别,准确而言这就是很简单的老人安居的房子。

    老人家回到屋子里坐在椅子上,拿着毛毯子盖着肚子。

    自从中了那一枪后,他的身体就差了很多。

    稍微吹点风就咳嗽。

    老人家就这样呆呆地望着电视,眼睛却终是不由自主地落在了电视机上的那个小盒子。

    那个红黑色的檀木盒子,所有罪恶的根源都是从哪里出来。

    然而想到了事情的真相,老人家又不又露出了嘲讽笑意,笑得身体都抖动起来。

    “真是造孽啊!”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