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回 回家(三)


本站公告

    武唐初年,李隆基敕旨退位禅让,天下归心。



    顺应长安民意,武月绫登基为帝,号称大唐武帝。



    除非死罪者,大赦天下,向周边邻国发布通函,要求他们臣服。



    当然,武月绫并不会在意这种东西,这只是一个警告,对于他们究竟会如何反应,没有太多的意义。



    冬走春来,三月初定,武月绫宣布了一个敕旨,年底将与陆子季将军在长安举行一场婚礼。



    迎着微凉的春风,武月绫骑着大白虎,率领着一万黑甲军南下巡游,于其途中,经过当年在西瓜村外捨到大白的地方,这只吊睛大虎只是微微哀啸一声,似乎知道它曾经出生在这里。



    数日后,接到了左右宰相的书信。



    拿着书信读着,武月绫觉得杜甫和李白两人简直是绝配,一个唱,一个和,希望暂时息兵休养生息,和满朝文武商量后,恳求陛下能够批准。



    武月绫看向跟在身边的文官,将书信递还他,“嗯,就按他们说的做,息兵,暂时不和吐蕃、回鹘打仗!”



    “是,陛下!”



    听到文官的回答,武月绫略微得意地翘了翘嘴唇,陛下这个称号真不错啊,她喜欢,可惜不能享受太久了。



    “小娘子,看你心情似乎不错,老杜和老白是不是整了什么好事出来?”楚儿天真无忧地说道,笑看着小娘子,身体随着战马踏动而缓慢摇摆。



    “嗯,历战数年,伤者无数,死者也无数,是时候该修整一下,让军士和百姓喘口气,将来十年内,我有信心将周围的蛮族平定!到那时候,就真的天下太平了!”武月绫抱着老猞猁,轻轻敲着它的脑袋,对于慢慢夕阳路,这只老家伙应该不会陌生的。



    按照普通猞猁的寿命,这家伙可以算作长命百岁了,想到这里,武月绫柔情地笑了笑,悦叹道,“果然是好喵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呐!”



    “噗,小娘子,你这也太幽默了吧!你看,喵喵喵都露出嫌弃的表情!”楚儿呵呵地笑着,在这荒莽的野岭中,格外的令周围充满活力。



    “小娘子,这里曾经走过吧,我记得,那时候在这里...这里....摘了一些辣椒!对,是辣椒!”楚儿骑着战马,冲出队列,来到了一处石头小溪谷处转着圈。



    武月绫怀念地看着这里陌生的景色,懒得在意那么多,直接离开了这里,继续往下行去,半月后很快就来到了襄郡。



    在襄郡得知,在此城和荆州之间,出现了一股大土匪,叫天豹庄,这些年没少作恶,在川山河与瞿溪岭之间为非作歹,过路商旅都得绕道,就连官府的官道也改了,据说有五千多悍匪占据在深山之中,祸乱一方。



    讲完这个消息之后,襄郡的刺史也不再开口说话,陛下都沉默了,他也没有资格再重复,还好陛下没有怪罪他治理不力。



    听到刺史说起天豹庄,楚儿立刻机灵了起来,当年可是差点死在这群人手里啊,如今他们成了悍匪,那肯定不能放过,“小娘子,楚儿要当先锋,带兵讨伐他们!”



    “怎么讨伐,有什么计划吗?”武月绫顺着楚儿的话问去,想看看楚儿究竟在这一方面有没有实质性的长进。



    “嗯,那个,刘刺史吗?先来几万担吃的,正所谓行军打仗,粮草先行!”楚儿看一眼小娘子,朝着顶着威压站在旁边的刺史吼道。



    “啊....”



    “好了,楚儿作为先锋,襄郡必须提供山匪们的具体信息,打了这么久交道,肯定知其利弊。”武月绫严肃地说道,然后话锋一转,“吃的还是要准备,刘刺史,就麻烦你了!”



    “是!陛下!”



    散会后,武月绫在襄郡住了一天,去了一趟当年遇到婉儿的寺庙,游逛一圈,次日出征,朝着川山河谷行去。



    一路上辗转,武月绫骑着大白,又来到了当初遇到灰熊袭击的地方,跳下战虎,在这片野岭中走动着,在荒盛的野草中寻觅着,忧伤而怀念的眸光在这里扫视着,逛过一簇又一簇草丛。



    当年的一匹良驹于此护主,可谓忠臣,让一位忠臣的身骨埋于此处,她无论如何都于心不忍。



    翻开草丛,就是没有找到当年的那棵木棍,心中还是挺失望的。



    她在这里辗转又徘徊,左顾右盼,准别收起目光遗憾的叹息离开时,在一颗大树上看到了一些模糊的痕迹。



    她走了上去,发现这可树很高大,唯一不同的是,这棵树的树顶是半截断的,很像当初她埋下的,而这个大树上的痕迹,能辨认出来的字体,很像当初她刻下的字。



    没想到一棵树也长得如此粗壮了,枯木逢春啊,一根断木竟然活下来了。



    确定之后,让军士不要破坏了这一棵树的树根,掘地三尺,把树挖倒了,同时残破的马骨也挖了出来,用锦布裹好,让人写一篇颂词,送往长安厚葬!



    “小娘子居然还记得当初那匹流眼泪的马!”楚儿看着一截截马骨被收起来,眼睛瞪得老大,太不可思议了,小娘子竟然还记得十年的那件事情。



    “也许...吧!”武月绫含糊地回应道,眼神却始终望着天空,倒映着一片蔚蓝。



    一月后,花楚儿带兵从山崖攀爬上天豹庄,由内而外攻破了他们的山寨,生擒了天豹庄的三豹子,对于残害百姓行人的事实,武月绫没有心慈手软,直接让刺史带回襄郡斩首示众。



    而她,继续南下,回荆州看看。



    回到了荆州,和铁总捕头、铁梨花等人饮酒作乐,彼此之间言无尽,偶尔会聊起诸多往事。



    一天清晨,武月绫趁着大家不注意,悄悄躲开了楚儿,独自一人走出了荆州城,前往了十里村。



    来到这里,她看着早就荒草半尺高的残垣断壁,还有一座倒塌过半的茅草屋,她走进去,里面的摆设都没有多少变化,那块大石头还是如此的突兀地坐落在房间的最中间,只是它早就杂草丛生,泥沙遍布了。



    走到房屋后面,她试着挖了挖藏酒的地方,竟然挖出了好几坛封存严密的酒,心中微微诧异,提起酒坛子,来到了陆母的墓前,揭开酒盖子,倒出一片翠绿色的酒液,再猛地饮下去,呼出一口酒气,还算不错。



    在陆母的墓前停留了一会,将周围的杂草除掉,她独自回到了当年醒来的那个山领,老猞猁忧伤叫了叫,它对这里有些熟悉。



    武月绫轻轻摸摸老猞猁的脑袋,略微不舍地用邮件进行沟通,再点开了一封来自未来的确认邮件,她点下了确认键。



    “那么,现在身体还给你了,十多年的女装体验还不错,这个朝代,就交给你了!”



    “谢谢,请放心,我为帝王,必将引领我的子民走向辉煌!”



    一阵眩晕后,武月绫醒了过来,看向了老猞猁,露出自信的微笑。。



    老猞猁用陌生的眼神盯着武月绫,只是淡淡地喵了一声,似乎在说:再见了,我亲爱的主人。



    站起来,武月绫抱紧小猞猁,抬头看一眼天空,露出了女王般的威严姿态,此刻,她为武帝!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