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白莲花木偶师是缠人精53


本站公告

    她脸上坚定倔强的神情深深让单梓渊震撼又恍惚起来。

    似乎在久远的记忆当中,也这么有个人在他面前,用她全部炽热又不顾一切的爱意冲向另外一个人怀抱里,让他羡慕又妒嫉。

    “好,既然你这么执迷不悟,我这就送你去见他!”单梓渊恨极了她脸上对其他人那种护到极深的倔意。

    他握紧拳头,咬牙切齿,“这个时间说不准已经开始对他用上火刑了。”

    你很快就能亲眼看到你爱的那个人,这般可怖的真实面目了!

    马车在通往皇宫的路上疾速的前进着,坐在单梓渊对面的阮晚忍不住敲起系统,“统统,你知道现在慕宴之什么情况了吗?”

    “目前还在牢房里,但是已经有人提出要用火刑来处置他,毕竟现在他是个让所有人都觉得是不安全因素的人物了,就算他不是个木偶,处置他也没什么,反而会让人觉得他死了,九洲就会太平。”

    扯淡!

    慕宴之他根本就没有对九洲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对,他做出的木偶是存有让人畏惧的力量,但是他们也别忘了,在他们畏惧的同时,还艳羡这种能带来改变人命道的力量,所以才会重金购买慕宴之手下的一个个木偶,从而利用木偶的力量来达到自己的好与坏的目的!

    他们以为自己有多道德啊?

    互相暗中利用木偶来陷害对方,然后就把一切过错全推在木偶身上,纷纷都指责制作木偶的那个人!

    这种自私和推卸责任,究竟是哪一方最危险啊?

    “得知他是个木偶,你真的一点都不惊讶吗?”一直默默盯着她的单梓渊不死心再问一遍。

    阮晚一笑,她直视他,“我早就知道了。”

    所以我来,并不是为了要看什么真相,是来救他的!

    这时,皇宫里的一牢房的铁门缓缓打开,手脚被绑着的慕宴之被粗鲁的推了出去。

    他眉眼阴沉凝重,这场变故太突然了,突然到他一点准备都没有做好,他唯一能做的是马上将她第一时间抱去地下室里藏起来,不然那些官兵抓到她。

    只是她一人醒过来,发现他不在,会不会害怕?

    他忍不住通过灵蛊去查看她的情况,顿时脚步猛地一滞,一直保持着平静的面色终于裂开起来。

    怎么会怎样?

    她怎么从地下室里出来了,还现在跑到皇宫里?

    地下室的出口开关他设置得复杂,不是一般人来解开,所以他想找机会从这里逃出去后,再把自己的替身木偶拿出来做替死鬼,然后再带着阮晚逃去其他地方。

    可是他料不到她会来到皇宫,究竟是谁带她过来的?而她又听到了什么关于他的东西?

    慕宴之无法淡定下来了,他抬眼看着发沉的天空,神情不安极了,他有种预感,他一直害怕的事情终究要发生了。

    在慕宴之出到牢房后,阮晚已经跳下马车,她马上根据系统所给的用刑位置里,飞快的跑去,速度很快,单梓渊刚走下地面,就只看到她背影。

    “阮晚!”他脸色铁青冲她大喊起来,紧握的拳头颤颤发抖。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