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我养你一辈子


本站公告

    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刚才挑事的那名青年,叶尘也没在意,陪着林画音收拾完东西后,便离开了公共关系科。

    在大门口的时候,林画音回头看着自己工作了四五年的地方,有些不舍。

    叶尘也没说什么,就这么静静的陪伴着。

    “我们走吧。”

    许久,林画音像是迎来了新生,挽着叶尘粗壮的胳膊,微笑着说道。

    “好。”

    叶尘点了点头,两人结伴来到了熊猫车前。

    今天就是打算要来接林画音的,所以叶尘自己的车没开。

    上了车,驶出几百米后,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林画音,看着叶尘侧脸,古灵精怪的问道“你就这么认定我今天会同意你离职?”

    叶尘开着车,满是自信的笑了笑“当然,谁叫我是你男朋友呢。”

    “嘁,臭美。”林画音甩了个大白眼,然后装作可怜兮兮的说道“欧巴,那小女子现在失业了,你可要负责哦~”

    “哈哈哈。”叶尘被林画音逗笑了,大手在她额头上揉了揉“当然,我养你一辈子。”

    “欧巴,萨拉嘿呦~”

    小小的熊猫车车厢内,充斥着甜蜜。

    但两人都没意识到,因为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已经让人怨恨上了。

    “小生,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安心上班吧,有什么事,咱们回家再说。”

    刚跟程皓谈完协议细节的宁州一把手石成文,挂了电话,眉头紧皱的沉思了起来。

    “石副市长,合同细节我大致了解了,没什么问题的话,要不咱们先签约?”程皓笑问道。

    “呃,呵呵,不忙,先不忙。”石成文笑着放下了手机,然后坐在了程皓对面,“程先生,是这样的啊,天平山开发项目,意义重大,而且也有上头在重点关注,所以在这方面,我不得不还有点情况需要了解下。”

    程皓眉头微微一皱,但并没有想太多,而是问道“石副市长请说。”

    “是这样哈,给特殊部队休息的宿舍,肯定是要有一定规模和规格的,这一点我深感赞同,但消防这一块,咱们也不能拉下,何况还是在半山腰的位置,隐患我们不能忽视啊。”

    石成文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你证件不齐。

    程皓想了想说“石副市长,之前我们也打听过了,关于消防这一块的措施,我们必定会严格把关,可我们得先有开发的许可证才能申请消防部门来检测啊。”

    “嗯,这个我清楚。”石成文想了想,对一旁站着的秘书使了个眼色,然后才说道“要不这样子你看行不行。”

    石成文沉吟少许,继而开口“我跟消防方面打个电话,让他们破例一次,去天平山先进行下消防检查,如果合格,那么许可证我立马签。”

    程皓此时眉头皱的更深。

    前面刚谈得好好的,就在他接了一个电话,话锋就完全变了,不由心里有些疑惑。

    “程先生,要不就这样,一会我还有个会。”说到这里石成文看向一旁的秘书“会议是几点来着?”

    “还有十分钟。”秘书回答道。

    “真不好意思,程先生,要不咱们就先等消防部门有了信,再聊?”

    石成文这已经是下了逐客令,程皓也不好多留,起身客套了两句,便离开了市政府大楼。

    “副市长,咱们这么会不会……”

    等程皓前脚刚离开,秘书有些犹豫的看向石成文。

    “哼,咱们全部都是按照规章制度来办理,就算上面怪罪下来,也怪不到咱们头上。”石成文冷哼了一声。

    “哼,什么武者不武者,在这宁州,就算是猛,也得给我石成文盘着!”

    “去,你去小生的单位找牛毕,了解下具体情况,如果真让小生受了委屈,那就算把天捅破了,我也有办法治他!”

    “是,我马上去办。”

    秘书应了一声,便直接离开,留下石成文一脸的阴狠。

    “叶尘哥,情况就是这样。”

    程皓第一时间就给叶尘打了这个电话,而电话那头的叶尘,也不由的有些疑惑。

    按理说,自己这可是顶着军方的名头在办事,连一把手都应允了,二把手也不可能从中作梗。

    不过就在他疑惑之余,牛毕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我有电话进来了,你先回去吧,晚上准备几个好菜,我带……画音过来。”

    叶尘本来想说,他要带林画音和她爸爸一起过来的。

    但已经自作主张了一次,他可不敢再来第二次,于是也只说了林画音,至于她父亲,那就迟会再议。

    挂了程皓这头的电话,叶尘接起了一个陌生号码。

    “那个……是叶少吗?”

    电话那头有些小心翼翼的询问。

    “是我,哪位?”

    “叶少,我是牛毕,公共关系科的牛毕。”

    “哦?”叶尘疑惑了下,开口问道“牛主任,怎么有事?”

    “是这样的叶少,刚才石副市长的秘书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下林小姐的情况。”

    “有这事?”叶尘突然感觉到了点什么。

    “是的。”牛毕停顿了下,继续说道“其实这件事,都是之前打小报告那个年轻人的责任,他叫石小生,是石副市长的公子,跟我真的没关系啊。”

    牛毕可是清楚叶尘的手段,他打这个电话,也是为了极力撇清之间的关系。

    至于中间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什么事,他不会多问,更不敢问。

    “好,我知道了。”

    说完,叶尘就把电话给挂了。

    “叶尘,出什么事了吗?”敏锐的林画音问道。

    “没事。”

    叶尘笑了笑,然后问道“画音,今晚我想在我的小餐馆请你和伯父一起吃顿饭,不知道你爸有没有时间。”

    “啊——”

    林画音听叶尘要请自己父亲吃饭,顿时俏脸就红了起来。

    “我,我也,我也不知道,我打个,打个电话问问吧。”

    林画音低着头,红霞直接蔓延到了脖颈。

    因为接电话的缘故,叶尘正好把车停到了马路边,林画音拉开车门就到外头打起了电话。

    不用问都知道,肯定是在给她爸打了,只是那样子,惹得叶尘是一阵好笑。

    “爸,晚上,晚上您加班吗?”

    林画音之所以忍辱负重,即便受到了不平等待遇,还会坚持在公共关系科继续待下去,除了锻炼自己以外,她还有一个难言之隐,那就是家里的情况。

    从小父母就离异,至于原因,她并不知道。

    不过父亲从小就把自己拉扯长大,含辛茹苦。

    早年间,父亲也做了点小生意。

    不过林父并不是那种生意人,过于老实巴交,以至于开始还挺好,逐渐的就落了下风。

    到最后,还被人骗,欠下了巨额债款。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