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连环套—他在想什么6


本站公告

    “爷爷!奶奶拜个师!”鹏程把菜往厨房里一放。



    这几个菜和去万康家拿的菜一样。



    “学这个有用?”关欣慧有点蒙圈了,鹏程可不是炒菜的料。



    “有大用,还指望这几个菜搞个项目呢。”鹏程有些神秘的跟奶奶说。



    “爷爷,再上演一回当年的婚礼你们期待不?”鹏程仔细看着老俩的表情。



    “孩子,你可别说,当年那种热热闹闹的婚礼还真挺向往的,拉嫁妆,大马车娶,大锅菜,粉条子叫人流口水,一想就叫人心动。”启和平幸福着,皱纹都在笑。



    “的确稀罕那年头结婚,觉得有结婚的味!”关欣慧一边洗菜一边说。



    “如果这时候举办一次你们那时候的婚礼有可能不?”鹏程试探着问,他可是有长远打算。



    “没问题,那时候就是个热闹劲,只不过现在的人都不会白帮忙,图玩个高兴连管饭怎么也要给每个人三头五拾的。”启和平可是考虑好了说的。



    “村里现在还有与那时候结婚用的,差不多的房子吗?”鹏程紧着问。



    启和平拍了下脑袋,摇了摇头说:“没了,不过那时候用结婚用的物件爷爷这里有,什么葵花永向红太阳的镜子,什么风箱,织布机,我们结婚买的自行车还有呢,还有什马灯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的话在咱们村里也应该能凑齐。”



    “爷爷,你的意思就是房子没有别的都能有是不?”鹏程又准了一下。



    “嗯!”启和平点了点头。



    “就得给佟娅娅她爸打个电话,要不把那几间给职工盖的房子改个风格。”鹏程忙着给佟伍打了个电话。



    “爸,来爷爷这里,有点事。”鹏程说完跟关欣慧学着炒菜。



    启和平忙活起来,佟伍来必须喝点。



    冰箱可满的很,佟伍前天刚给这边提了一堆熟食。



    “不喝了,吃饭就行了。”佟伍是走着过来的,本来他都打算和施工队的人们下饭店,鹏程一打电话他知道有事。



    “咱爷俩先喝口水,鹏程亲自下手给你炒菜呢。”启和平欢喜着说。



    启起来的时候鹏程正好炒好菜,大伙入了座。



    “房子的事要改一下,是这样……”鹏程把自己的想法又说了一遍。



    “这个还不好说,谁家的老旧破房给个仨瓜俩枣的就行,这个你就放心,你干你的事。”佟伍脑子快的很,鹏程说到他就能想到。



    “下午我给万紫他爷爷做做工作,说不定他会支援点,不过支援现在也不能要,等二十天后,万紫一来,闹不好收获会更大!”鹏程说的挺起劲。



    “二十天时间,把盖房的前面也要整起来,正好前面空着,弄就弄个样来,到时候我姥爷再助助兴,不,要不把会上的东西在咱们房前的地上热闹热闹?”鹏程说着一拍脑袋急着说:“就这样,会上的东西再演一边。”



    “爷爷,听懂了不,结婚的那帮人正好用上!”鹏程自豪的笑了笑。



    “我的个天呀,我这孙子真能折腾!”启和平得意的夸着。



    “姑,明天就让姑父来,爸太忙,事太多!”鹏程又重复了一次。



    “打电话了,明天让他来。”启起也高兴。



    佟伍自然高兴,他觉得鹏程这么一折腾,公司的未来如一幅画样充满憧憬。



    “姑,爷爷这边花多少钱也没事,指望爷爷干事业呢。”鹏程说完后觉得有些不妥。



    姥爷那边若是不高兴怎么办?



    “爷爷,让姥爷抓会上的那一套,祝你们合作愉快!”鹏程笑了笑,觉得刚才说的有些快,典型的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鹏程这么一说,谁心里不明白?



    当权者都讲究平衡,鹏程在这里做到极致。



    “喝,爷爷!喝!奶奶!喝!姑!喝爸!我以茶代酒。”鹏程端着茶杯一饮而尽。



    鹏程吃完饭拍着肚皮自言自语说:“我还要去姥爷那里报个到,回来直播,直播完了去石家庄,吃过饭再赶回来!”



    “非要赶那么紧?”启和平心疼问。



    “明天就没那么紧了,早一天有早一天的好处,我一个人忙点,公司里所有人以及给咱们施工的人就会轻松些,爷爷也就早些大显身手!”鹏程说后往外走。



    “这孩子,把时间抓的紧,他爸就不是那块料。”启和平夸着鹏程。



    “这么大公司,叫我也不知怎么干,还是干个现成活的命!”佟伍也夸鹏程。



    虽然鹏程不怎么来,可他从心底佩服这个女婿。



    “唐朝来了和佟辉辉可要把种植那条线捋直,等秋后再流转了地,那边才是公司的根基,猪场这边三个月后再上马,高端化管理,到明年五月份左右才能见利,可到那时按计划养几十头猪的话,前景也错不了。”启起是公司的主管,她什么事也不敢马虎。



    佟伍虽是副手,可公司的大事小情他要操心,唐朝和佟辉辉管种植的话,他也知道自己的担子依然挺重,猪场这边搞不好,连自己觉得都对不起自己。



    “猪场这边你就别操心了启起,民宿这块你多操心,猪的行情我心里有底,也许咱家猪场就能碰个大运,打个翻身仗也不是不可能。”佟伍卖肉这么多年,猪肉行情这边可是嗅觉敏感。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家的猪场能赶个好行情。



    “再养的话我觉得母猪有点少,再加一倍应该更好。”佟伍也是借着酒劲说。



    “我记住了,到时候最少一百头,这个我做主。”启起很认真的说。



    “行,听你的鹏程他姑!”佟伍高兴的又喝了一杯。



    “什么听我的,你是行家,听你的!”启起笑了笑。



    “什么听谁不听谁的,都是为了公司好!都是为了自家的事!”关欣慧笑着说,一下子把各自的关系拉的更近。



    “喝!叔!咱爷俩碰一个,喝了我回办公室休息会儿!”佟伍又喝了一杯后走出了村子。



    “佟伍真能喝,喝八两也不显醉,我一两多就显头晕!”启和平洒杯里还有。



    “喝不了,我喝!”关欣慧端起洒杯一饮而尽!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