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标题娘当场去世


本站公告

    “应该会找个地方躲一会吧?这些整合运动为什么都在往近卫局里面赶?”

    张哲并没有听到那两位干员的讨论,倒不如说即便是听到了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毕竟他们说的是没有什么错误,如果不是龙门与罗德岛的角度。

    说不定自己还真有喜欢上她们的可能,毕竟她们真的很可爱··同时还有着特殊的个性,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接近她们,不过这些和目前的自己都没有什么关系。

    完成协约,不要被自己以前所困住··如果是还未前往欧拉丽的自己,说不定真的会现在下黑手,因为报恩才需要思考,复仇是没有任何条件的··

    “既然这些家伙想要进入近卫局的话,那么我就守住近卫局的门口吧··”

    张哲抬起头望着近卫局的楼顶,从刚才开始就不停的传来轰隆声,还时不时夹杂着粗口和武器碰撞的声音,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发生了战斗··

    而这些整合运动的士兵估计也是想要上近卫局的楼顶,彻底的包围住陈警官吧?那么自己作为盟友的话··不说这个,自己一开始就决定了要守住她的屁股··

    嗯,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对劲,但是也没有特别不对劲··

    “那么,咳咳··各位,非常抱歉的打扰到你们,但是我祝你们全家*龙门粗口*富贵!”

    张哲咳嗽了一声,随后一道略显低沉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近卫局的门口,所有正在进入近卫局的整合运动都停下了动作,僵硬的回过了头··

    在看到张哲身上的罗德岛标志之后,统统举起武器向着张哲快步走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不会跑的样子。

    “敌羞!吾去脱他衣!”

    手中的旗枪不断地挥舞着,因为之前火力覆盖的原因,门口附近的整合运动士兵已经所剩无几,剩下的几个士兵也在刚才被一击刺穿,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望着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的整合运动,张哲的嘴角缓缓的上扬,他其实并没有全部杀死这些整合运动,而是将他们保持在一个恐怖的地步。

    简单来说,就好像是游戏中只剩下了血皮一样,而他们现在也只剩下一口气,无数的疼痛传入了大脑,但是因为身体的恢复能力却又在不断的回复··

    “噶··啊··痛··”

    “这是痛吗?当你们加入整合运动的时候,就要做好这种心理准备,杀人者终被杀,因为我也抱着被杀死的觉悟··”

    直到最后一个人的恢复中止了,张哲走到他的身前伸出手拂过面颊,让其瞪大的眼睛闭上,虽然是敌人··但是你死亡之后还是会给你相应的尊重。

    如果,不过这种尊重要看自己心情就是了··张哲伸出脚一脚踩了下去,脑浆四溅··粘稠的固状物黏在了张哲的脚上,略微嫌弃的擦了擦,张哲回过头望着近卫局··

    接下来估计剩下几面的人也会过来吧?说实话··自己还真的没有做过以一敌千的这种壮举吧?无论是在欧拉丽还是在箱庭,自己做的最多的也只是斩首战术·

    “吼!!”

    “罗德岛的混蛋,杀了··”

    “杀··啊··杀··”

    回过神来,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充斥着整合运动的士兵,乍一看,各种杂兵··手握木棒,斧头,小砍刀,圆木盾··但是细看他们的身上毫无意外全部长满了源石。

    他们都是源石病的感染者,也正因为如此··身上的矿石发育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还赋予了她们这么强力的恢复能力,张哲闭上了眼睛··

    但是下一刻却睁开了眼睛,他察觉到的不是不可敌的敌意,而是一种悲伤的感觉,仿佛是选错了阵营一般,手持利刃,心却破碎不堪,连思想都被控制的可怜虫··

    “你们可真有趣,想让我给你们解脱吗?虽然想让你们就保持这种情况再久一会,不过现在是敌人的情况下··也不要希望我手下留情了“

    手中的旗帜不断的旋转着,张哲站在了门前迎接着门外数不清楚的整合运动士兵,没有什么厮杀声,甚至连咆哮声都消失不见,剩下的仅仅是武器刺入皮肉的声音。

    连痛苦的喊叫也没有机会发出,鲜血不断的喷涌上了高空··

    -

    近卫局·楼顶

    “见鬼!这些家伙都不要命了吗?一波接一波的冲击我们的防御!其他小队也遭遇了相同的状况!”

    “大楼外的呢??”

    陈的眉头皱了起来,刚才梅菲斯特使用了他的源石技艺,虽然看上去仅仅是粉末,但是这粉末撒下去之后,原本已经倒下的整合运动士兵全部站了起来。

    甚至比之前更加的凶猛,现在的近卫局成员甚至连他们的防御也打不透,即便是造成了伤害,却也飞速的愈合了,而且现在最重要的是··

    如果大楼外的整合运动士兵也变成这样冲进来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最坏的情况也是近卫局被困住,然后等待近卫局的也只剩下全灭一个选项了。

    “哦呀?龙门的陈警官,刚才不还以为我走投无路了吗?哈··现在走投无路的人是谁?”

    “啧!”

    “报告!大楼外的整合运动士兵似乎也在冲击大楼,我们驻扎在各位置的小队都看到了移动··但是守住向上通道的小队却没有接受到任何的攻击!”

    “哈哈,很快就会到了哦··”

    “是吗?那么就优先处理你们身边的敌人!”

    陈看着不远处露出古怪笑容的梅菲斯特,随后看向了不远处的近卫局成员,他们的武器难以对这些家伙造成伤害,但是拖延住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大楼外的整合运动··是因为罗德岛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更加令人不好意思了··

    “陈sir,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知觉,近卫局被彻底的包围了··我们被迫进入了肉搏战,没法支援你!”

    “照顾好你们自己!”

    “明白!”

    那么既然大楼外的整合运动已经交给罗德岛了,那自己就必须速战速决了,罗德岛的战斗能力虽然非常出众,但是张哲身边的干员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估计撑不了多久的··那么,只能靠它了,不过这样依然都无法让它出鞘,但是很可惜··必须饮血了··

    -

    龙门外环·近卫局门口

    距离陈警官进入近卫局的时间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不清楚了··

    在自己来到门口把守的时间,差不多已经过去几十分钟了,在之前自己似乎还听到过罗德岛直升机发出的声音,不过可能的错觉吧?

    张哲将手中的旗枪猛地刺出,枪尖犹如一道惊鸿一般贯穿了盾牌随后刺穿了它的心脏,将枪上的整合运动举起之后,张哲猛地甩了出去··门口已经摞成了一座小山。

    也不知道陈她们的任务如何了··

    “现在,还有谁?”

    张哲望着安静的门口,除了尸体就只剩下尸体了,断垣残壁加上遍地的血迹,难以想象这是一个人与一群人的战争,近卫局的四周已经没有几个整合运动了。

    张哲看着脚下的整合运动尸体,随后坐了下来··连续几十分钟的高强度战斗,哪怕是自己这个身经百战的高级资深干员都有些吃不消了··

    环顾了一眼战场之后,张哲将视线锁到了最后一个站立者的面前,整合运动似乎只剩下这么一个成员了,但是由于不知名的原因,他还在向着近卫局前进。

    “无聊,去死吧··”

    手中的旗枪伴随着声音的落下将那个身影死死的钉在了地上,没有杀死它,却也让它无法动弹,那普通武器难以击破的皮肤在旗枪面前简直就像是豆腐一样。

    轻挑,轻划,轻刺··都非常轻松的留下一道伤口,而且久久的难以复原··

    “这个直升机怎么还在天上飞啊?”

    张哲抬起头望着天空,这绝对是罗德岛的飞机,虽然想要登上近卫局的楼顶看看,但是自己现在已经筋疲力尽了,要是再来这么一波攻势。

    如果没有人掩护的话,八成要躺在地上复活一次,而且这个复活的能力还不知道能不能成,说不定就真的躺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轰!

    “卧槽”

    在张哲的视线中,一大块近卫局的建筑如同被什么东西切断了一样,光滑的··向着自己砸了过来,上面似乎还有着不少的整合运动,张哲看了看不远处还在钉着尸体的旗枪。

    又看了看自己还在打哆嗦的双腿,实在是太累了··偏偏挑自己正在快速恢复的时候,用弩炮到可以理解,但是你把近卫局的楼给削掉一块有什么用吗?

    难道是不让直升机降落吗?我杀你吗··别让我知道是谁削掉的这个楼层,等我找到了我一定打的它··

    “省点力气吧,你还可以击碎它··”

    “说的也是,不过这些整合运动也太混蛋了··”

    张哲旗枪招了回来,随后将旗枪向身后移去,手臂疯狂的积蓄着能量,脸上的落楼越来越大,就在即将解除的一刹那,张哲将旗枪投了出去·

    一瞬间风云变色,只见一道气浪以势不可挡的气势直冲云霄··整个天空仿佛被击穿一般,云层逐渐的散去,那因为龙门陷落而黯淡的天际似乎重新恢复了光明。

    “我··我有一句mmp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不是很安全吗?”

    “是,我是很安全,但是你告诉我这么狭小的一个地方,我该怎么出去?”

    张哲望着自己身旁的墙壁,这里似乎曾是一个办公室的墙角,而自己的旗枪刚好定在上面,周围的墙壁仿佛是被切割透了一样,虽然还在缓缓的下落,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

    自己的旗枪的确贯穿了这一层楼,但是现在自己也没有什么力气跑出去了··

    “*张哲粗口*”

    “*帅逼粗口*”

    “等一下,你不是系统吗?为什么要用帅逼粗口?而且你粗口个毛线?”

    “谁告诉你我是系统了?”

    “··那你能告诉我怎么出去吗?”

    “当然,为人准备的大门封锁着,但是为狗准备的窗户还敞开着啊!”

    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箭头,顺接她的方向看去,还真的有一个敞开的窗口,不过系统说的这句话真的不像是人话··

    但是这里的环境让自己有点恐惧,实在是太过于狭小了,感觉再待下去自己可能就要爆炸了··但是无论如何!自己都是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走窗户的!

    十分钟后·

    “哎呀,天气挺不错的话,一片云也么得吗?晚上去饮茶啦”

    空气中不断传来血腥味,说实话自己已经几乎闻不到血腥味了,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望着身旁不远处楼层中还活着的整合运动,张哲搓了搓手走了过去。

    正好自己还有一肚子火呢,虽然之前打的时候都用完了,但是现在又有了新的愤怒··

    “这一拳!是因为你们拆楼!这一拳!是因为你们不学人学二哈,这一拳是因为你们居然用楼砸我!”

    张哲一边打着面前的整合运动,一边最终还不断的碎碎念,而张哲面前的整合运动似乎也真的没有班然忍耐了,最终闭上了他的眼睛,看他的身体估计··

    他享年不到三十岁··

    “你,你一个人居然··”

    “哈?”

    听到了声音之后,张哲回过了头,这应该是近卫局的一个小队吧,不过现在他们的神情似乎非常惊恐的样子,不过说的也是啊··见到这一地的尸体,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平静下来吧?

    索性大部分尸体都被这层楼给掩盖住了··然而张哲并不知道的是,这些近卫局成员惊讶的不仅仅是如此,更多惊讶的是··他是如何击败这些整合运动的。

    要知道近卫局的成员要打伤他们都需要很长时间,甚至还有可能很快的回复,这些整合运动简直就像是不死人一样,但是面前这个浑身血迹的男子,居然这么轻易的击败了这么多的整合运动·

    “你,你是罗德岛的带队··”

    “这是协议内容,这次我们罗德岛损失也很惨重,你们现在很忙吗?”

    “不,我们接到的任务是守住上楼入口··”

    “是吗?那么你们的任务结束了,我已经将绝大部分的士兵格杀在了这里,现在我只想休息一会··”

    张哲坐在了台阶上,默默的看着这遍地的尸体,说实话··自己的内心完全没有一丝波动,反而有一种报仇后的快意,虽然那些人跟自己的时间并不长。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也是因为自己的命令而送了命,那么自己也有着为他们报仇的义务,现在也差不多了··毕竟··

    “这里是··罗德··张哲,你没事吗?”

    唉?通讯器好了吗?张哲拿出了口袋中的通讯器,虽然也沾染上了一丝血污,不过似乎正是因为这些血污的原因,通讯器居然能够使用了?

    张哲按下了通讯按钮,随后说道··

    “我没事·”

    “支援小队正在赶来的路上,能否报告一下伤亡情况?”

    “···我现在没有时间,你可以去询问我小队里的那两位成员”

    张哲关上了通讯器,自己还是有些愧疚的样子··甚至早知道如此,自己还不如··不,这道坎自己终归还是要跨过去的,他们虽然是因为自己而死,但是死的并非没有任何意义。

    从加入罗德岛的那一天起,这个结果就很有可能发生,但是他们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成为干员,那么自己也不能够继续悲伤了,往好处想··恐怕不会再有比这个更令人难过的事情了。

    嗯,绝对不会有了··

    “喂,你们几个,门口都不用守的话,帮我来检查战场吧·”

    “检查战场?”

    “寻找是否还有活着的整合运动,以及··”

    张哲说到这里之后顿了一下,但还是缓缓的说了出来··

    “罗德岛干员们的尸体,麻烦你们了··”

    “是!长官!如果有活着的整合运动的话··”

    “那就帮他们解脱,还有··我可不是你们的长官··”

    张哲笑了笑,随后也没有在意台阶上的杂物,直接躺在了台阶上,躺着是恢复体力最快的途径了,周围的近卫局小队成员对视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他们尊敬强者,而且是为了他们而战斗的人,如果没有他们的话,说不定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这些人了,而且躺在台阶上的那个男人,恐怕比陈sir还要强吧?

    再加上他在罗德岛地位很高,称他一句长官难道有什么不对的事情吗··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