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一章 远遁


本站公告

    仙路茫茫第二百七一章远遁第二百七一章远遁



    墨莲尊者的死亡,显然对“食心虫”也是有影响地,一个不备之下,便被丹青喷出的青色火焰,烧个精光,身上的血色触手接触到这些青色的火焰,便冒出一股焦糊味儿。



    几个呼吸之间,原本一丈大小的“食心虫”最后就剩下一枚拳头大小的血色内丹,表面上晶莹剔透,而且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清香。



    没想到原本血腥恶臭无比的妖兽,其内丹确是清香无比!



    丹青愉快地一口将内丹吞了下去,正准备向时一邀功,便一个趔趄,身形顿时朝着下方跌落而去。



    不顾一股清风卷住了丹青的身体,拉回时一的面前,仔细检查一番后,总算是放下心来,原来是因为这枚妖丹血气过重,丹青一时间难以消耗干净,而被这股气血顶地有着灵力散乱。



    看着丹青昏昏欲睡的模样,时一笑了一声,抚摸了一下它头上青白色的羽毛,便收进了灵兽袋。



    既然丹青无碍,便让它待在灵兽袋沉睡罢,丹青的每次沉睡,苏醒后总能给时一一个惊喜,这次吞了“食心虫”的内丹,不知道又会有怎样的机缘!



    墨莲尊者的储物袋,时一自然不会放过。



    做完这一切后,顺手服下了一颗丹药,时一用神识仔细感受了一番,眉头一皱,旋即身形一转,几个呼吸的功夫,身影便消失在了天边……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黑莲尊者的身影出现在了此地,虽然墨莲尊者的尸体被时一烧得干干净净,可空气中用还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



    黑莲尊者仔细嗅了嗅,闻到了一丝墨莲尊者的气味,嘴角讥笑道:“一群废物!连一个初期的修士都拦不住!”



    “不过,你杀了长极仙宫的两名尊者,就想要这么堂而皇之的逃走,未免太异想道,随后便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花盘,上面拥有几十瓣颜色不同的花瓣,其中有一瓣墨绿色的变得暗淡无光,而其他的却是完好无损。



    “要不是有宫主赐下的莲踪盘,说不定就会被这个小子跑了!”



    黑莲尊者随手在空中掐了一个奇怪的法诀,手指弯曲成了一个特别的形状,嘴中默念了几句法诀,便从空气中凝聚成一滴墨绿色的血液。



    将血滴放入花盘的中心,又再次打入一道法力,就看到中心的血滴慢慢流入到了那一片墨绿色的花瓣之中,然后随之一暗,显示出了一个白点,白点快速地闪动,每一次闪烁,便会朝着前面移动一点距离。



    “小子,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你是跑不掉的!”说完,黑莲尊者脚下的御风灵车,旋即再次冲出,其速度竟然比起刚才又快了几分!



    ……



    与此同时,另一个方向,蓝莲尊者和粉莲尊者二人正与付海三人隔空对峙。



    至于金城,他的头颅此时被正被蓝莲尊者提在手中,而储物袋也是到了他的手上。



    “你们是何人?竟然胆敢杀害潮海阁的长老?”付生厉声喝道。



    付海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眼睛微微一眯,看了蓝莲尊者手中的储物袋一眼,旋即想到了金城临死前给他的传话,好像是跟“星火石”有关。



    “哼!你们潮海阁好大的威风啊!”蓝莲尊者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反而讥讽地说道。



    “蓝莲兄,既然东西已经到手,不必在此久留,快快汇合黑莲兄他们才是正事!”粉莲尊者也是对付生的话置若罔闻,声音低沉地说道!



    闻言,蓝莲尊者也是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惧付生,可付海金丹中期的修为还是让他不得不避其锋芒。



    “你们!”付生脸色狰狞地咆哮道,他在潮海阁怎么也算是一名长老,平常筑基弟子对他哪个不低三下四,就算是其他的长老也是客客气气,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不过,他还有说完,便被付海打断了,付海忽然笑着说道:“你们的来历我也猜到一二,说起来你们宫主跟我们老祖也有几分交情,这次你们在三潮海域杀了我们一名客卿长老,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不过,付某也不想多管闲事,这样吧,将金城的储物袋留下,我可以让你们安然离去,只不过你们必须要立刻离开三潮海域,不然传了出去,外人倒是会笑话我们潮海阁无人了!”



    只不过听到这话,蓝莲尊者和粉莲尊者相视了一眼,旋即哈哈一笑,蓝莲尊者更是戏谑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想要袋中的“星火石”,我只会告诉你一句话,不可能!”



    “这么说,我们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付海盯着二人,一字一句地说道。



    “蓝莲兄,不必理会,我们还有正事!”粉莲尊者似乎觉得已经跟付海三人废了太多口舌,也是微微皱眉说道。



    “想走?要么留下储物袋,要么就将性命留下吧!”付海厉声说道,说完三人便几个闪回,将粉莲尊者和蓝莲尊者围在了中间。



    “既然你们不知死活,那我就陪你们好好玩玩!”说完,蓝莲尊者也不顾粉莲尊者的劝阻,便冲了上去,跟付海战在了一起。



    剩下的付生和付棠二人,自然也想上前帮忙,粉莲尊者叹息了一声,随手打出几顿粉色的莲花,随风消散,变成一团团粉色的雾气,将二人笼罩在里面,将两处战场隔开,也和两人斗起法来。



    ……



    两个时辰后,一则惊人的消息在潮海阁内传开了,付海付生付棠三位长老,被长极仙宫的两位尊者,打成两死一伤,当付海重伤回到潮海阁时,满座的长老皆是震惊,好在其中一位长极仙宫的尊者也死在了付海手中。



    闻其原因才知道,原来是金城勾结外来修士,盗取了三潮海域上一座小岛内的“星火石,”却被长极仙宫的人打了埋伏,而付海三人整好巡逻到此,遇到了求救的金城,才有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付海口中称呼金城盗取“星



    火石”,几乎所有的长老都没有反对,毕竟这是在他们三潮海域的势力发现,理应就是属于潮海阁的东西。



    可真正令潮海阁震动得是,长极仙宫的人竟然再一次出现在了外海之上,而且在潮海阁的势力范围出没。



    不过,一连死亡三位长老,重伤一人,的确是一件大事,当即不少金丹长老奉了元婴老祖的命令,搜寻长极仙宫和时一等偷盗者的身影,如有遇到,死活不论。



    只是令人奇怪地是,这件事仅仅控制在了潮海阁之中,一丝消息都没有传到其他势力的耳中。



    ……



    潮海阁某座不知名的水下洞府,有一名青衣老者,盘坐在蒲团上,对着身前一枚水晶球,面色阴沉地说道:“玄青!你的两位尊者杀害了我潮海的三位长老,这件事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过了很久,才从水晶球中传来悠悠地叹息生,一个妩媚地声音笑着说道:“东方老头,你这么生气干嘛?嘻嘻,不就是死了三个金丹期的修士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然,让妾身好好服侍你一番,以解你的不满,如何?”



    “玄青,收起你那套把戏,老夫可不吃这一套!死了三位金丹期长老,我可以不在乎,不过你必须告诉我,你们长极仙宫的人搜集星火石要干什么?”



    “连星火石的消息你都知道了?真是一帮不中用的废墟!”水晶球那边先是惊讶了一声,旋即有些不快地自言自语道。



    “玄青,你不会是想用星火石修复那几件东西吧?”青衣老者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也是震惊地问道。



    “东方老头,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这不是你能管的!”水晶球中的女声,听到青衣老者后面的话,话中的妩媚之意骤然消失,有些威胁地说道。



    “你!”青衣老者问言一怒,不过旋即缓和了脸色,沉声说道:“玄青,老夫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得算,不过我听说你们长极仙宫连一卷《青书奥义》都没有,等到那个地方开启后,我倒想看看你是如何能够进去?”



    “这么说,你们潮海阁已经弄到了青书不成?”水晶球中的女声惊呼一声说道。



    “哼!这关你们长极仙宫什么事?”



    “东方老头,我不信你没听到什么消息,内海中的那位几百年已经没有消息了,玄魔宗和乾一门可是有些蠢蠢欲动了!不如,你我两家联手,等到进入内海时,也好分得一杯羹!”女子的声音再次变得妩媚起来,一言一语之中仿佛带着无穷的魅意。



    闻言,青衣老者皱起了眉头,好一会儿才说道:“联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星火石具体用来干嘛的,必须告诉我!而且从那个地方所得的东西,我们潮海阁必须占到九成!”



    “九成?这不可能,最多你们六成,我们四成!”



    “不行,青书奥义才是进入那里的关键之物,没有我们,你们连一成也得不到!”青衣老者奸笑地说道。



    ……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