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探枫城


本站公告

    所向门从容不迫道:“你的意思是怕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不是!我是怕我们回不了冰花潇湘馆!”欧阳嫣然迷离着眼神喃喃道:



    “女人!从今天起,你再莫要说重回冰花潇湘馆!即便是花中皇后月季也得永远跟着我!”所向门看向花中皇后月季,又瞧瞧甘华,继续说道:“本来!我不打算出手!即是如此!我就跟他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斗上一斗!也好让你彻底败露……女人——我不会再让你回去冰花潇湘馆的!”



    流猿说道:“好!好!好!好一个大男子主义的彻底败露……”



    这时,花中皇后月季一脸迷茫地盯着甘华,一点良知好似打破了潜意识的牢笼出来了,“既然我解开了监视符术,他又成了所向门的仆人,我是不是也能够彻底自由了!冰花潇湘馆的确不是我长久呆着的地方!”



    “哗啦……”



    枫城恰在此时映入大伙眼帘!



    渔樵侣舟破水而出,幕中幕屏障内滚动着几圈急涛,朝外扩散出涟漪!



    几人屏住呼吸,甚恐被察觉出异样。



    池水两边的枫武卫俱都扭头观望,见水纹清晰,波光粼粼,就满脸惊异,面面相觑。



    然而,他们并没有本事窥探这水波中的内在秘密,不多时,就不以为然了!



    那金碧辉煌的琉璃宫殿,一时间被众人一目了然。



    好奢华,好气派!



    所向门毫不在意,临空一跳,跃在冰瓦石岩砺道路上……待一众人等接连跳来,便神识一动,收了‘渔樵侣舟’进入所向门手札内,说道:“走!”



    枫武卫再次被水溅洒起来的声音吸引,投去尴尬的神色,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样。



    “奇怪!”



    燚瑶“噗嗤”一笑,说道:“他们肯定以为活见鬼了!嘻嘻……”



    所向门严肃地警示燚瑶,示意燚瑶闭上打趣的嘴巴,说道:“现在已经处于枫城内了,还在玩闹!”



    燚瑶一嘟嘴,脸一热,使一个扭捏的神色,回复所向门,“知道了!”



    这一曲折回廊,着实为难了众人,竟然转来转去,都找不到枫城王廷。



    急的流猿瞠目结舌道:“乖乖的,从内寻去,还真不如正门进好找!”



    所向门神识一动,运起所向门手札,脑海中就现出金灿灿的大字:藩爵枫城宫殿,坐南朝北,枫城大殿居在中央!



    “中央区域,也就是那个方位!”所向门自言自语,斜指着右前方,说道:



    众人随他指着的方向眺望,还真看见冰雕琉璃瓦顶赫然罩在殿堂楼阁之上。



    几人有了方向,越发加紧了步伐,虽被两边的枫武卫听见‘蹊跷’之音,却仍然没被发觉出威胁。



    不多久,回廊已经尽了,一朵燕檐下,拱门在顶……几人走过去,绕两个弯,便见大厅外辽阔的场地。



    洛神夸张道:“这宫殿气势雄伟,高大突出,在拔地倚天的态势上真不输冰城的冰窟!”



    所向门略瞅了瞅枫城大殿的傲然屹立,想去比较一下它跟冰窟的鸿图华构,却意外发觉,原来自己脑海里对冰城的印象都是模糊的,哪有什么玉砌雕阑的模样,哪里有什么神工天巧的雕琢!然后就会心一想到:我原本就不在意这些事情……



    走着,就听见大厅内议论之声传来,言三语四,众说纷纭!



    这时,就听见一底气十足之人,议论英发,高谈阔论起来:“石夷!据你说来,冰花潇湘馆真和女娲之肠联合了么。我却料定绝非如此!纵然他所向门是女娲之肠的南斗之才,但据我观察,他还绝没有压盖五极的势头!”



    “冶红晓大人!”石夷说道,“所向门是绝对不可以小觑的!此次,裔大人之所以派我来,就是为了来给冶红晓大人您提个醒,一定要小心所向门!”



    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沉吟良久,说道:“是不是慁界在这所向门面前吃了苦头!”



    石夷脸有疑虑,说道:“冶红晓大人!裔大人早知道你会有此一说,特地让我告诉您:所向门已经拉拢了流猿!”



    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遽然从首位起身,惊讶道:“你们北图南疆都不曾拉拢流猿,这所向门是何得何能……”



    石夷见冶红晓果然如裔大人考虑的一般无二,心下道:“裔大人特地嘱咐我,一定要将所向门二进二出慁界之事说出来,尤其要把炼化太极雷将一事全盘托出……”



    著作郎冶红晓盯着石夷,问道:“七魔也栽在女娲之肠所向门手上了!”



    石夷哭哭啼啼道:“是啊!冶红晓大人!七魔以甘华为首,全都败北了!”瞥了眼,偷看冶红晓的脸色,见他确有惧怕之颜,当下按照裔所说,说道:“冶红晓大人!我羽翯王顾虑的事情怕是要提前来临了!”



    “什么!”左右大史著作郎,问道:“顾虑的什么事情?”



    “与天道开战!”石夷觉得自己的表述有些不准确,变道:“应该说,圣战或许要提前来临!到时候,我们或许就真的阻止不了这场屠戮之苦!”



    “这倒是!”冶红晓倒挂眉稍,心事重重!



    这时,石夷再哭道:“冶红晓大人!你有所不知!所向门二进二出慁界,不仅炼化了太极雷将……就连……就连……就连我王的长子羽戴都……都惨遭所向门毒手!”



    “什么!”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刚踱步至王廷中央,听石夷说这话的语气并不像是假的,扭过头再三观望石夷,问道:“十三鲎如今已经剩下十一鲎了?现如今是以你为首?”



    石夷脸有愧色,“此事说来话长!本来我十三鲎是以怵惕和双双为首!在五魔同太极雷将追婚轻华公主的时候,不幸遇难了!”沉下脸,说道:“冶红晓大人,在此,我倒想说些题外话……虽然我十三鲎没什么天大的功劳,但是兢兢业业,也算有些苦劳!这雷将太也不把我十三鲎放在眼中,竟然公然在慁界就斩杀了我大哥和二姐……”



    冶红晓见石夷说得声泪俱下,知他所言非虚,竟将前些话语也信任个十之八九……



    石夷声情并茂,的确说出心声道:“这七魔自从女丑和奢比死在罗弋风手上后,总跟我们十三鲎过意不去……他们见不得我们好,竟伙同雷将这个外人,要给我们十三鲎个下马威!哼!可恶之极……可恨之极……”



    又道:“想来,我怵惕大哥和双双二姐定是没少受到他们五魔的挑拨……才有此祸!”



    这时,洛神望向所向门,提醒所向门说道:“看来这十三鲎是把仇恨锁定在七魔身上了!”



    流猿摇摇头说道:“女丑和奢比怎么死在鬼帝手上,我是不知道!但是这十三鲎在北疆如何闹腾……如何大显身手……我可是略有耳闻!”



    所向门扫来探听的眼色,说道:“你想说什么!”



    “所向门!这十三鲎要说起来,也是各个都是能征善战之慁,七魔统领慁界的时代结束了,这石夷可不就要抓牢机会审时度势了么。”流猿猜测道:



    “阁下所言即是!”甘华此时插口,朝所向门一拱手,继续说道,“女丑和奢比的确是命丧鬼帝之手,但是罪魁祸首实则是十三鲎石夷!”



    燚瑶咂舌道:“怎么听你这话的口气,好像是在说……你们七魔跟这十三鲎本来就勾心斗角喽!”



    甘华不置可否,但一想到石夷的卑鄙,便说道:“主人!这石夷修真本事倒在十三鲎里一般般,但是他心肠歹毒,工于心计确实也是世所罕见!”



    花中皇后月季此时仿佛也极为好奇,问道:“怎么个心肠歹毒,工于心计……”



    甘华一侧头,晃见是花中皇后月季在搭茬,脸上尤为现出不自然出来,说道:“轻华公主两次婚配之事都是这石夷出的馊主意!”顿一下,仿佛彻底敞开心扉,说道:“主人!怵惕和双双,我是打心眼佩服的!我绝不会让我的兄弟去害他!只是这石夷一直在向太极雷将阿谀奉承,搬弄是非!才致使他的首领怵惕和双双毙命他手!实则是他石夷想借刀杀人,自己独揽十三鲎!”



    欧阳嫣然柳眉上扬,啐道:“真是一群没心的畜生!不枉他是一个慁!”



    甘华听得很是不顺耳,但在此当口,也不好说什么,仅扭头打量一下欧阳嫣然,接道:“慁精当中自然也有心地善良的!没必要一棒打死!”



    所向门说道:“世上事物,皆不可一概而论!”往欧阳嫣然这瞅来,说道:“女人!我说的对么!”



    欧阳嫣然好似对慁就是打心眼里鄙夷一般,移目他处,不理所向门。



    所向门有些愕然,显然对女人的心理还没把握透彻,正要逼问,被燚瑶岔开话题道:“所向门!要开打么。为了欧阳嫣然姐姐……要开打吗?”



    “小女娃娃!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你以为这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是谁!”流猿笑道: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