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一刀断青丝


本站公告

    刀来。



    吴栋左手抓住刀鞘,右手握紧刀柄,咔吧轻推卡簧,缓缓抽出寒光闪耀的钢刀,仔细端详刀身纹路、刀背厚薄、刀刃锋利程度,随即挥刀虚劈数下,感受钢刀的重心分布及破空时的阻力,一丝不苟。



    他自幼苦练刀术,至今超过十六载,欠缺的只是一个领悟刀法精髓的契机。单论刀术基本功,他绝不弱于同龄人。今夜与蜀山弟子一战,将是他证明自己的最好场合。



    若胜,一战成名!若败,血溅五步!



    众人不知不觉屏息以待,院子里针落可闻。



    聂倩倩目光清澈如水,没有半点的催促不耐。她难得下山历练,自然是希望遇到的对手越强越好,有益于磨砺剑术。如果对手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那拔剑有什么意义?



    仓啷!吴栋重新回刀入鞘,抬眼望向那美丽宁静的少女:“聂姑娘,丑话说在前头,我的刀尚未达到收放自如的地步,万一失手误伤了你,望祈恕罪。”



    聂倩倩兰心蕙质,闻言失笑道:“吴师兄攻心之计的痕迹太明显了吧?刀剑无眼,死伤莫论。”



    吴栋笑道:“好!”



    聂倩倩见他笑对生死,不禁高看了一眼,拔剑在手,施礼道:“请师兄赐教!”



    吴栋目光转冷,遥遥锁定远处气定神闲的少女,迈开双腿,如出击的豹子般冲了过去。刀未出鞘,一股精纯的刀气已冲天而起!他不需要刻意展露,瞬间进入人刀合一之境,随着脚底加速前冲,刀气越来越浓烈,透出无坚不摧的意味。



    “咦!”孟白衣身体陡然挺直,表情变得严肃。



    高雪疆双目霍然瞪圆,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的事情,神色变幻不定,显示出内心掀起无数波澜。



    聂倩倩身处在刀气冲击的中心,感受更为强烈,犹如被劲风吹拂,衣发向后猎猎飘扬,肌肤隐隐传来刺痛感。恍惚中,竟似乎有一柄巨大的人形钢刀正面劈来!脑海中警兆狂响,提醒着她危险降临。如果任由吴栋将刀气催发至极限,那一刀劈出必是天地失色!



    聂倩倩凝神守心,一声清啸如九天凤鸣,举剑一划,夺目的白虹破开夜空,抢先飞刺对手。



    气机纠缠,吴栋避无可避,几乎是同一时刻拔刀怒斩,耀眼的刀光撞向白虹。



    当!光芒炸裂,剑气、刀气冲突尖啸,许多人被迫捂住双耳。



    聂倩倩人随剑走,纵跃如飞,空中绽开一朵朵雪亮的剑花,铺天盖地般飘落下来,每一朵剑花背后都暗藏杀机,剑气吞吐,落地有声。她已施展出真传的蜀山剑法,没有任何留手的意思,长剑转折如意,挥洒莫测,招式之迅捷凌厉令人胆寒。



    这是蜀山弟子的真正实力。



    遇强则强,超凡脱俗。



    吴栋钢刀绕体回旋,舞动得水泼不进。他的感官格外敏锐,总能从虚实莫测的剑影中分辨出敌剑的本体,或挡或闪,将聂倩倩潮水般的攻势一一化解。



    但见刀剑交错,人影腾挪,星星点点的火光忽闪忽灭,似乎下一刻就会分出胜败生死。



    熟悉吴栋的人均目瞪口呆——难道大家都看走了眼,这吴家浪荡子平时隐藏了实力?否则如何解释他此刻逆天的表现?但见吴栋运刀如使臂指,神、意、眼、身、步、刀宛如一体,几乎是无隙可乘,纵然是跟蜀山剑法对抗,依然有板有眼不乱分寸。



    高洛琳又是欢喜又是气恼,纤纤玉指绞紧,一颗芳心紧张得要蹦出嗓子眼。



    如高洛威等则妒恨交织,还有几分惊惧害怕。过完今夜,吴栋势必会一举跃升为洛阳道上的红人,前途不可限量。而他们过往可没少欺负吴栋,结下不少梁子,若翻起旧账,谁会有好果子吃?



    众人心头涌起百般滋味,竟无人鼓掌喝彩。



    聂倩倩连续强攻无果,对吴栋密不透风的防御也颇感头疼,有心采取引蛇出洞的策略寻找其破绽。当下虚晃一招,倏地飘身退后两丈多远,按剑笑道:“吴师兄为何只守不攻呢?”



    吴栋沉声道:“初次交手,岂能抢尽聂姑娘的风头?我的刀不攻则已,一动斩人头颅。”



    聂倩倩嘴角上翘:“是吗?我不信!”



    吴栋双目泛红,精气神贯注于钢刀之上,蓦地张口暴喝:“杀!”刀光如惊鸿掠起,循着妙不可言的轨迹劈去。



    刀意滚滚,势如闪电。



    这一刀的出手速度太快,饶是聂倩倩凝神应对,眼前刀光一闪,刺骨的刀意已直迫眉睫,笼罩住她上身要害,以她的感知居然都捕捉不到敌刀的攻击落点!



    如果换做旁人,可能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退却。但是聂倩倩心里知道,不退的话还可以奋力一搏,一旦退让,任由敌人的杀气攀至巅峰,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与其指望吴栋刀下留情,不如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争取生机。



    聂倩倩不退反进,手上刹时爆发出千百道银蛇般的剑光,交织成密密麻麻的的光网,罩向空中那道似梦似幻的刀光。



    说时迟那时快,人影骤合即分。



    当啷!咔嚓!



    三寸多长的一截剑尖掉落在地,一缕青丝在空中随风飘荡。



    聂倩倩双唇紧抿,颈侧细瓷般的白色肌肤上多出一道淡淡的血痕,在火光映衬下格外妖艳醒目。若是刀气再多延伸半分,这美丽空灵的少女便魂飞魄散了。



    吴栋伸出刀鞘托住那缕青丝,淡淡道:“聂姑娘,你的头发断了!”



    聂倩倩抬起手指触了触颈侧的血痕,眼神如熔岩般燃烧起来,肃容道:“吴师兄,敢问是这是哪一门刀法?”



    吴栋朗声道:“洛阳吴家惊鸿刀法!”



    聂倩倩点点头,忽的展颜一笑:“我的头发你先留着。待我有朝一日击败了你,再问你讨要回来。”



    “嗯?!”



    孟白衣深深凝望了吴栋一眼,起身大笑道:“洛阳城中有男儿,此行不虚啊!凡事果然不能强求十全十美,适可而止最好。告辞了!”白衣飘飘,领着一众蜀山弟子出门而去,没有丝毫的眷恋。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