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宁要佛像不要美人


本站公告

    蜀山剑门出乎意料的败了最后一阵,虎头蛇尾般匆匆离去,余下众人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鼓掌声叫好声如潮轰响。假如今夜十战十败,洛阳武者定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一辈子别想抬起头来。所幸吴栋大发神威击败了聂倩倩,替大宋武林挣回了颜面。



    “吴家千里驹,大宋好儿郎!”“吴氏快刀,洛阳第一绝!”



    吴栋忙道:“各位叔伯兄长谬赞了,小子如何担当得起?”



    高雪疆满面红光,指着吴栋笑道:“好贤侄,你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呀!你狠狠打击了蜀人的嚣张气焰,简直是大快人心,比三伏天喝一碗冰镇酸梅汤还痛快十倍!”



    旁边立时有人阿谀道:“全亏高兄有识人之明,用人之智。”“高兄乃当今伯乐,善于栽培晚辈啊!”



    高雪疆笑得合不拢嘴:“哪里哪里!”全然忘记了自己曾说过的话语,好像力挽狂澜的功劳大半要记到他头上。



    吴栋暗暗鄙夷,大声提醒道:“高伯父,你答应过如小侄胜了这一阵,就满足我的一个要求。”



    高雪疆点头道:“不错!当着大伙儿的面,你但说无妨!”



    吴栋道:“不论我想要什么都可以吗?”



    高雪疆大手一挥,慨然道:“只要我高家有的,你看中什么尽管开口,哪怕是要娶我的女儿也没问题!”



    众人哄堂大笑,纷纷瞥向面若火烧的高洛琳,气氛热烈。洛阳城里能有什么秘密?吴栋钟情于高洛琳一事人尽皆知,原本没人看好这段恋情,不料峰回路转,吴栋眼看要抱得美人归了。



    吴栋如何听不出高雪疆的暗示?心脏狂跳数下,犹豫片刻,缓缓道:“多谢伯父!小侄身为宋人,今夜出战是尽了本分,如何敢厚颜索要酬劳?我前日因手头拮据,把一尊祖传的观音大士雕像暂押在洛信处,还望伯父应允,让我请回这尊佛像,免除我不敬菩萨的罪过。”



    “什么?!”“佛像?!”院子里炸锅一般响起惊诧议论声,满头雾水的人们完全猜不透吴栋的心思。高家财势雄厚,高洛琳活色生香,只要吴栋张口便能人财两得,但他偏偏讨要一尊冷冰冰的雕像!全天下还有比这更愚蠢的决定吗?



    噗!高洛信差点被口水呛死,神色古怪,周身恶寒。



    高洛琳俏脸苍白如雪,下唇咬出血印,娇躯摇摇欲坠。



    高雪疆一愣随即大怒,这小子给脸不要脸,竟然敢当众婉拒自己的招揽示好,真以为翅膀够硬了么?沉着脸道:“吴栋,你想清楚了,宁愿要回佛像也不要别的?”



    吴栋躬身道:“物归原主足矣。请伯父成全!”



    高雪疆冷冷道:“佛门慈悲,我成全你!”



    喧嚣声消散,各路宾客归去,曾欢闹一时的宅院恢复了平静。高府后门悄然打开,一辆轻便马车驶出,沿着冷寂幽深的街道而行。



    白影一闪,一位俏丽的女子从浓重的阴影中现身,眸如寒星,若有情若无情。



    “吁!”乔晖勒紧缰绳。



    吴栋暗自苦笑,轻轻跃下马车,注视着面前哀怨愤怒的高洛琳,讪讪道:“洛琳,你……”



    高洛琳咬牙道:“吴栋,你今日当着洛阳群雄羞辱我高家,让所有人看我的笑话,解气了吗?痛快了吗?到了明天,整个洛阳城都会知道我是个没人要的丑八怪!”



    吴栋急忙分辨道:“洛琳,天地可鉴,神魔在上,我绝没有半点羞辱你的意思!”



    高洛琳冷冰冰道:“莫非你听不出我爹话语中的结亲之意?你就是在存心报复我,羞辱我!”



    吴栋叹道:“洛琳,这尊佛像是我祖父留给后人的遗物,对吴家极为重要。我必须要拿回去!”



    高洛琳惨笑道:“所以在你心目中,我高洛琳还不如一尊雕像重要,对吗?哈哈,是我自作多情,是我瞎了眼,是我养了头白眼狼!”



    吴栋走上两步去拉她的手:“洛琳,你静下心听我解释……”



    啪!高洛琳一巴掌打掉他的胳膊,柳眉倒竖,恨声道:“你又想编造什么理由搪塞我?我不听,我不听!吴栋,你若是个男人,现在就回头求见我爹爹,求他答应你我的婚事!”



    吴栋挠头道:“婚姻大事,岂可私自做主?且容我回家禀报我爹,明日再请媒人上门提亲可好?”



    高洛琳的期翼顿时变成失望,眼眶里泛起一层晶莹的泪花,幽幽道:“男人啊,果然都是喜新厌旧的货色!”



    吴栋愕然道:“你这是何意?”



    高洛琳冷笑道:“我说错你了吗?那姓聂的蜀山妖女娇艳可人,跟你眉来眼去不清不楚——别当我没看见!”



    吴栋不禁额头冒汗,女人生气时都是这么不可理喻吗?低声下气解释道:“我和聂姑娘萍水相逢匆匆一会,哪里会有什么私情?何况人家乃蜀山高徒,眼高于顶,又怎可能在意我这号凡人?”



    高洛琳怒道:“休要狡辩!你是不是贴身收藏了人家的一缕头发?假如你没有私心,为什么不一刀斩断她的头颅?”



    吴栋喃喃道:“比武切磋而已,如何上升到杀人斩首的地步?而且孟白衣就坐镇场边,岂会任凭我轻松斩杀蜀山弟子?”



    高洛琳一边听一边摇头,泪水如断线珍珠般划过脸颊,嘶声道:“你不是杀不了她,你是不忍心杀她!吴栋,你虚伪,你无耻!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吴栋抓耳挠腮,恨不得剖开胸膛把心掏出来,急道:“洛琳你冷静冷静,不要激动好不好?”



    高洛琳移步后退,嗖的拔身跃起没入夜色:“吴栋,我跟你从此恩断义绝!临走奉劝你一句,不想死的话别回吴家!”



    吴栋伸出手臂试图抓住什么,抓到的只有空荡荡的虚影,那甘甜芬芳的处子幽香随风飘散,越来越淡,终于消失不闻。他凝望着幽黑如墨的夜空,如一尊石头雕刻的人像,说不出的萧索落寞。



    落花流水,痴男怨女,谁又能跳出这难解难分的情爱纠葛?



    任你如何英雄盖世,也免不了儿女情长啊!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