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渡金丹劫终冥河老祖的赐予


本站公告

    李钧的目光,在冥河老祖身后,那高悬的两柄剑上凝视。

    那就是冥河老祖自血海中诞生时,怀抱的两柄先天杀伐之剑,元屠,阿鼻!

    整个洪荒大宇宙,能够杀人不沾因果的宝物,只有两种。

    一种是功德至宝!如天地玄黄玲珑塔,乃是开天功德凝聚而成,杀人不沾因果;还有便是金刚琢,三宝玉如意等,都是圣人的成道之器,或是沾染立教功德,也是杀人不沾因果的。

    第二种则是先天杀戮之宝!这一类的宝物,太过于稀少,整个洪荒出世的也就是元屠,阿鼻两剑了。

    李钧的剑器,因为心魔劫,他用了道家的炼剑之法,将用剑器斩杀内外杀念,而使得剑器自身开始凝聚杀戮之气。

    既然这剑器踏上杀戮之道,那么李钧就要成全它。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在元屠,阿鼻两柄先天杀戮之剑上!

    他在观摩这两柄剑器的每一处细节,散发而出的每一缕气息,他要尽可能的在心中烙印和刻录关于这两柄剑的一切。

    就在李钧观摩这剑的时候,远在无数重宇宙之外的洪荒大宇宙。

    冥河老祖盘坐在十二品业火红莲之上,借助业火焚烧自己身上的业力。

    尽管他已经很少再出血海,但是当年未成道时,他可是造了不少的杀戮,又跟鲲鹏联手,抢夺红云的成圣之基,结下滔天的因果!

    加上,后来创造出阿修罗一族后,因为佛门入侵幽冥界,占据阴山并侵吞六道,他带着阿修罗一族跟佛教斗了无数次,使得因果更深。

    冥河老祖早已悟出,若想成圣,就要脱离血海的束缚。是血海成就了“血海不枯,冥河不死”的冥河老祖,那么何时他可以跟血海完全的脱离,就能借助那一道成圣之基成就圣位!

    高悬在冥河老祖背后的元屠,阿鼻剑,突然间一颤,伴随冥河老祖无数岁月,他们早已诞生些微的灵智,如同是活物。

    元屠,阿鼻的变化,惊动冥河老祖,他一伸手,两柄剑落在他的手上。

    手在剑身之上拂过,他顿时知晓元屠,阿鼻的异动由来。

    “连世界之蝶都开始布局了吗?”冥河老祖呢喃一声,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看看你的棋子,能否在棋盘上走出一路!”

    冥河老祖伸手在元屠,阿鼻的剑身上一抓,抓出两团红色的光芒,他将两团光芒揉成一团,目光落在一处宫殿内,正在熟睡的一个女阿修罗的身上。

    他将红色的光芒一塞,那光芒便从女阿修罗的眉心融入他的意识之中。

    而此刻,在三十三天外的太清境大赤天大罗山玄都洞八景宫中,太清圣人紧闭的眼睛睁了开来。

    他的目光扫视三十三重天,四大部洲地界,九幽地府之中,顿时将洪荒中的角角落落观看了一遍。

    他看到冥河老祖的动作后,手中便是先天神算用处,推演出一些真相。

    他自然无法隔着重重宇宙,推演李钧的事情,但是他从冥河老祖还有那个女阿修罗入手,却是推演到了有域外之人得了他的一些传承。

    在通过这些传承,推演到了李钧的头上。

    他的眼中没有意外,冥河老祖都知晓世界之蝶,他自然更知晓。

    甚至,他曾在混沌中跟世界之蝶交谈论道。

    “也罢,既然你得我部分传承,那么我便成全你,那一方世界我选定的传人没有开创玄门道教,传我道统,希望你能做到吧!”

    太清圣人伸手一挥,便有一道金光飞出太清境大赤天,消失在无尽的混沌之中。

    玉蝴蝶中的灵力,终于消耗殆尽,李钧有些遗憾,时间太短,他并没有将元屠,阿鼻的外形全部的记下。

    他无奈的返回自己的识海,然而,他陡然发现,竟然有一道红光,随着他返回。

    李钧的意识,在识海中清醒,他低头看向自己的神魂之手,右手之上是剑器,而左手之上,则是一团红光。

    那红光中,仿佛是蕴含着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一种极致到让人惊恐的杀戮之气,几乎要从红光中飞出。

    这红光一现,李钧看到,整个识海中的血海,顿时便是无尽的波涛汹涌,那血海中蕴含的天道杀气,疯狂的涌向李钧手中的光团。

    而那光团,则是来者不拒,任由那些天道杀气如何的汹涌可怕,尽数都给吸收。

    李钧看的有些呆了,这一团红光,是怎么来的?

    “难道是冥河老祖给的?”李钧的心中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可随机他就苦了脸。

    “冥河老祖这等人物,岂会这么好心,愿意成全后辈?还是说,他在觊觎我身上的某些东西?”

    李钧陷入嫉妒的矛盾之中,他已经看出,那团红光中,很可能是跟杀戮有关的东西,极有可能就是从元屠,阿鼻剑中提取出的一些本源气息。

    但是,涉及到这位有在洪荒中有赫赫凶名,还有跟鲲鹏联手截杀红云的前科,李钧不敢要。

    就在此时,仿佛是感应到李钧的矛盾和纠结,太白剑阁中的剑碑中,飞出一道信息。

    “安全,可融合剑器。”

    这一下,李钧看向太白剑阁,他更加的有些纠结了。

    啥时候,自己的识海成了公交车,谁想上就上了。

    不过,他也只是郁闷和纠结,并没有感到害怕。之前的经历告诉他,如果有什么在他的识海中对他有敌意,只会成为隐藏在识海深处的世界之蝶的零食。

    “不过,这剑碑出现的太突然,必须要找裂天聊聊。”李钧心中打定主意,他看着手中的红光,心想:“在确定剑碑的情况前,先将这团红光收起来。”

    当血海中所有的天道杀气都被红光吞噬,那虚幻的血海变得清澈无比。

    而这清澈的海水,则是不断的汇聚,同时也从虚幻变得真实。

    因为这红光的出现,李钧的心魔劫悄然渡过。而这被吞噬了天道杀气的血海之水,则是李钧渡过心魔劫的奖励!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