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当海盗,会死


本站公告

    六百年前,旧港,夕阳西下。

    郑和船队的数十艘船只,一字排开,停留在港口附近的港湾里。

    接近两年的航行,所有的任务都已经完成,此时已经是最后一站。

    然后就可以回去了。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已经归心似箭,但是郑和却没有立刻启航的打算。

    毕竟此时回国,也有茫茫数月的海路要走,如果不能准备充分,补给充分,那也是一个大麻烦。

    突然,一名士兵来报道:“大人,陈祖义派人求见!”

    “陈祖义?”郑和冷笑,“他又想要说什么?”

    早在一年之前,郑和上次离开此地时,就曾经派人送信给陈祖义,让他好自为之,最好弃恶从善,不要继续劫掠海上的船只,保持海陆的畅通。

    当时陈祖义名义上答应了下来,但是在郑和离开之后,陈祖义立刻故态复萌,再次截断了海上商路,往来的商船苦不堪言。

    而时隔一年,郑和的船队又回来了,陈祖义又慌了。

    赶快又派人来求见。

    郑和看向了身后的副手,道:“王副使,我们就见他的使者一见。”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

    “王副使?”郑和皱眉,然后就看到站在他身后的王景弘正瞪眼看着后面的华小白。

    谷小白也正看着王副使,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王副使!王副使!”郑和又叫了一声,王贯山这才转过头来,道:“哦……是,我知道了,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们去见见陈祖义的使者……”郑和叹口气。

    这几天,王副使也越来越奇怪了,很多时候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这种感觉,就像是华小白变成“钟君”时一样。

    看着两个人走远了,两名身穿将军盔甲的男子,一左一右,出现在了谷小白的身边。

    “那个是他吧。”

    “肯定是他了……不然还能是谁?”

    “老王竟然变成了王副使了……好惨。”

    “是啊,真的好惨……”

    就算是穿越了,或者是在做梦,恐怕也没有哪个男人想要变成太监……

    虽然对方穿越之后地位比他们高,但是两个人,真的是一点也不羡慕。

    不过他们自己也开心不起来就是了。

    虽然穿越成了两名六品的将军,但是这会儿俩人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小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这是真的穿越了?”

    “该不会回不去了吧!”

    谷小白安慰他们道:“放心吧,等我们完成了任务,就可以回去了。”

    完成任务?什么任务?

    其实谷小白也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但是既然他穿越到了这片时空,那很大概率就是剿灭匪首陈祖义了。

    不过,这个任务实在是太没有难度了吧。

    不说别的,陈祖义再怎么牛叉,麾下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和大明最精锐的水师比起来,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更别说,还有他这个钟君坐镇……

    不说别的,光他一个钟君,就可以灭掉几乎所有的海盗了。

    但想想上次完成“海王之国”的任务时,他都没有自己出手,把任务交给了郝凡柏,就直接完成了。

    难度几乎等于零。

    难道这次也是一个观光任务?

    可是这里并没有小蛾子啊,好无聊……

    这么想着,谷小白就看到一名看起来有些抖抖索索的男人,上了船。

    李志勋真的是快吓尿了。

    他只记得,刚才他还在一处渔村的小店里,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来到这个奇怪的时代了。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不然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

    还没等他适应环境,就被派来当使者。

    陈志勋上了船,还没进入船楼之中,就看到坐在甲板上,两名英武将军一左一右侍立的谷小白。

    李志勋瞪大眼,这是谷小白?

    谷小白怎么可能在这里!

    或许是因为受到了谷小白的影响,又或者本就如此,华小白越长越大,神态、长相,越来越像谷小白的本尊了。

    只是没有谷小白本尊那么俊美。

    但是面貌上已经有了七八分的相似。

    这个世界越来越古怪了。

    “看什么看,还不拜见钟君大人!”

    看到李志勋如此不礼貌地盯着谷小白看,他身后一名士兵不爽地推了他一把。

    钟君大人?

    这个名字,更让李志勋感觉古怪。

    那士兵“啪”一声,将他推倒在地。

    李志勋没办法,只能跪在地上,向谷小白大礼参拜。

    他暗地里咬牙,你们等着吧,看我们大王把你们全干掉的!

    李志勋此行而来,是帮陈祖义送糖衣炮弹来的,他带来了一些淡水、补给,以表示自己的诚意。

    并对郑和道:“我家大王已经痛改前非,愿意归顺特使,还请特使恩准……”

    郑和微笑道:“迷途知返,善莫大焉。”

    表示自己已经接受了陈祖义的投降。

    等到他走了,谷小白走到了郑和身边,道:“三宝叔,此人有诈。”

    “嗯,陈祖义贼心不死,不可能如此乖巧,如果他真的想要归顺,这次就该自己来了……”郑和道。

    谷小白正打算告诉郑和,今天晚上陈祖义就可以发动袭击,就又有一名士兵来报。

    “正使大人,本地华商首领施进卿求见!”

    郑和一愣,连忙道:“带他上来!”

    远远就看到,有一个胖子登上了船只,他的身边,还跟着几名随从。

    看到那个胖子,谷小白和身边的两个人对望:“找到了!是和尚!”

    当初,钟君号上被卷入的除了王贯山、鸿总、烈总之外,还有杨和尚。

    不过他们一直都没有找到杨和尚的存在。

    却没想到,原来他没有生在舰队之中,而是成了华商的首领施进卿。

    施进卿向郑和行礼,并介绍自己身边的随从,然后又牵着一名十岁左右,比现在的华小白年龄还小的男孩道:“这是犬子施敬德,德儿,快拜见正使大人!”

    然后他压低了声音,道:“正使大人,我有绝密军情禀报!”

    船上的孩童很少,看到这个年龄的男孩,郑和微笑道:“小白,你看,你有玩伴了!”

    谷小白无奈死了,我只是长的小,又不是真小!

    那边,杨和尚看到谷小白,面色一变。

    虽然谷小白三个人的长相有所差异,但是三个人站在一起,这身份也是呼之欲出了。

    不得不说,杨和尚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面色一变即收,马上就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对谷小白使了个眼色,对身边的小男孩道:“徳儿,你留在这里,不要惹祸,为父马上就出来。”

    那男孩左右看了看,低着头,把玩着手里的一个玩具。

    谷小白看到那玩具,却是一愣。

    那是一艘木质的船只。

    那艘船,让谷小白情不自禁地回忆起了仲兔和他的孙子星儿。

    他本来懒得和小孩子打交道的,此时却凑了上去,道:“你叫德儿?”

    “嗯……”那小孩子抬头看了谷小白一眼,又低下头去。

    “你喜欢船吗?”谷小白又问道。

    “嗯,我喜欢……”

    “那你想不想在这艘船上参观一下?”

    “好啊!”小孩子的眼睛都亮了。

    谷小白带着德儿在船上转悠了一圈,德儿道:“等我长大了,我也想要这么大的一艘船。”

    谷小白微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如果你现在好好学习,长大了就可以……”

    谷小白习惯性的说教还没说完,就听到那小男孩道:“然后我就可以爱抢谁的东西,就抢谁的东西!爱杀什么人,就杀什么人了!”

    谷小白霍然抬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竟然是这个孩子的梦想?

    “你长大了想要当海盗?”

    “嗯,当海盗最威风了!”男孩昂这脸一脸的向往羡慕,“我听人说,当海盗的话,什么都可以做,没有人敢管我们,想要什么都可以直接拿来,然后我就可以想要吃什么就吃什么,想要玩什么就玩什么,还可以娶好多个媳妇……”

    谷小白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我和培培,大红,妞妞都说好了,等我长大了,我当大大王,培培当二大王,大红当三大王,妞妞和她的姐姐妹妹,都当我们的老婆,我们要开着船,抢很多很多的金子……”

    “难道你不想当官兵吗?”谷小白纳闷道。

    孩子们不都喜欢当正义的英雄吗?

    玩警匪游戏,不也抢着当警察吗?谁会去当坏人?

    “不,我就想要当海盗。我们所有人都想当海盗!当海盗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不用辛辛苦苦去捕鱼,也能赚到很多钱,当海盗特别威风!”

    那一瞬间,谷小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从徳儿的身上,他就已经知道,这些本地的华侨,生活在什么样的水深火热之中。

    他们长期受到海盗的压迫,看着那些海盗骑在他们头顶上为所欲为,觉得当海盗就是最威风的事,也难怪孩子们会生出来想要当海盗的梦想。

    然后他就看到德儿抬起头来,看着自己道:“小哥哥,等我当了海盗,你可以来当我的手下,我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谷小白:“……………………”

    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听着小男孩叽叽呱呱说着当海盗的好处,谷小白连插嘴都插不上。

    过了一会儿,施进卿从船舱里出来了。

    他带着德儿离开的时候,谷小白对德儿道:“德儿,当海盗或许有各种好处,但是当海盗有一个最大的坏处。”

    “什么坏处?”

    “当海盗,会死。”

    “不会的,海盗都是大英雄,他们可厉害了!谁也打不过他们!”

    听着自己儿子这么说,就算现在施进卿体内的,其实是杨和尚的灵魂,他也觉得尴尬无比。

    连忙捂着小男孩的嘴巴,拽着他离开了。

    看着德儿跟着施进卿离开了,郑和看看谷小白,再看看远去的几个人,无奈叹息了一声。

    谷小白的眼中,闪烁着某种火光。

    在今天之前,他所想的其实是,完成任务,然后开自己的演唱会。

    什么剿灭海盗,其实都是顺带的。

    但现在,他却想要向这个男孩证明。

    这世界上,邪不压正。

    没有人能够凌驾在正义之上!

    施进卿此行,是来给郑和报信的。

    陈祖义已经决定,今天晚上就偷袭郑和的船队。

    郑和心中,也早就已经有了定计。

    夜晚,月黑风高,十多艘船只,从后方悄悄靠近港口,打算突袭郑和的船队。

    为首的一艘船上,陈祖义努力瞪大双眼,看着前方影影憧憧的船只阴影。

    突然,他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白天时,所有的船只一字排开,似乎没有丝毫的防备,但此时此刻,这些船只的位置……

    突然间,他听到“轰”一声,一枚火炮炸开。

    借着那突如其来的火光,陈祖义猛然看到,此时此刻,数十艘船只,已经摆出了口袋阵,就等着瓮中捉鳖了!

    前方,郑和站在船首上,指挥着火炮轰击。

    后方,几艘船却已经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撤!”陈祖义大手一挥,船只拼命转向。

    “撞过去!”看到那船只挡住自己的退路,陈祖义大声命令。

    就听到“啪”一声枪响,陈祖义的身边,一名海盗胸口绽开血花。

    这声音和火铳的声音完全不同。

    谷小白转过头去,就看到一名士兵正手持一把步枪,站在他身后不远出。

    那名士兵看他看过来,嘿嘿挠头一笑,一脸的不好意思,手忙脚乱地想要把手中的步枪藏在了身后,但看到对面几名海盗还想要顽抗,又把自己手里的步枪举了起来。

    谷小白:“……”

    他身后的鸿将军和烈将军:“……”

    站在一侧的王副使:“……”

    这特么什么情况!

    陈祖义眼睛瞪大,看看自己的手里的长刀,以及准确度垃圾到极点的火铳,再看看对面那把枪,乖乖举起了手来。

    我投降!

    特么的,拿这种冷兵器和步枪打,这要怎么打!

    如果陈祖义身体里的,还是原来的自己,恐怕还会再负隅顽抗一阵,但是现在的陈祖义,身体里却是一个六百年后的海盗头子,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现代武器的威力。

    x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