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各人做法


本站公告

    老年修炼协会的众位高层,知道协会里平时提供那种效果还不错的药丸,是苏衍明的女儿提供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众人对苏衍明的女儿有基本的了解。



    对方是个很不错的医生,深受医院的器重。



    但那又能怎样,能跟新进的地灵有半毛钱关系吗。



    李老头看向苏衍明亮着的手机,看到那条灵者会发来的消息,顿时指着苏衍明大笑。



    “小苏啊,你不能因为这位新晋的大人物姓苏,就闭着眼睛跟人攀关系。这牛吹的想笑死我了。”



    李老头这话,顿时让一些人恍然。



    原来苏衍明是看到灵者会有了一位姓苏的新地灵,灵机一动,攀个假关系,先唬住众人。



    众人若是信了这个话,重新倒向苏衍明。那等过几日真相大白,大家就该犹豫还能不能当墙头草,重新支持宁儒了。



    毕竟已经表明过态度的墙头草,那就不再只是墙头草。再想做爬墙的行为,那就是反骨仔了。



    反骨仔遭人讨厌,到时候大家为了以后不被宁儒排斥,捏着鼻子也得支持苏衍明了。



    好算计呀!



    明明已经是败局,差点被苏衍明一两句话扭败为胜。



    几个自以为想明白的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纷纷站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给宁儒看。



    与这些墙头草不同的是,苏衍明的嫡系。



    这些人除了谭爷爷外,剩下的基本都是苏衍明以前在学校或医院的同事。



    学校的人可能还差点,但医院的同事,同时也是苏歌玉的同事,自然知道苏歌玉的全名,和前段时间苏歌玉确实被调往了治愈部的事。



    苏歌玉这个名字不算大众,重名率很低,莫非新近地灵,真的是苏老哥的女儿。



    苏衍明的嫡系们眼睛亮了,在有人的带头下,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稳稳坐着。



    与这些嫡系一样了解苏歌玉的,还有最开始叫的最欢的老严。



    他也是从盛京医院出来的,开始还能安慰自己,可能只是同名巧合。



    可即使是安慰自己,他心里也知道同名的可能性太小,脸色一直不好看。



    现在看苏衍明自信的姿态,老严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彻底确定了刚刚的猜测。



    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巧合?



    原来这位新晋地灵,竟然真的是苏衍明的女儿。



    自己和苏衍明争了小半辈子,没想到最后还是输了。



    不过他输了也就输了,能承受得住,但他的儿子女儿以后还要在医疗体系混呢。



    得罪了总管治愈部的地灵她父亲,以后他的儿女会不会被人秋后算账。



    想到这里,老严的后背瞬间冒出层层的冷汗。



    他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啪的一声把桌子拍得老响。



    众人的注意力瞬间被老严吸引过去。



    李老头正喋喋不休的指着苏衍明的鼻子骂呢,看到老严拍桌子,顿时笑道。



    “看把我们老严气的。有人真是不要脸,连地灵这样的大人物都敢乱攀亲戚。”



    说完,李老头就笑看着老严,等着老严接自己的话继续骂苏衍明。



    可谁曾想,老严却满脸怒容的指着李老头。



    “你敢说谁不要脸?我看你这个老不死的才是真的不要脸!你平时从苏会长手里拿修炼资源时,怎么不见你像今天这般横!”



    李老头呆了呆,咱们是一伙的啊……



    底下有不少人反应很快,明白了些什么,顿时脸色就是一变。



    老严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说完满脸堆笑的看着苏衍明。



    “苏会长,是小严我有眼不识泰山,看在我愿意及时悔过的份上,您能不能大人不计小人过,把我当个屁放了。”



    看老严这个宁儒最忠实的簇拥,都变节了。大家顿时明白,刚刚苏衍明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原来这个新的地灵,竟然真的是苏衍明的女儿。



    天啊!简直像做梦一样不可思议。



    宁儒是孟地灵家的亲家,这种算不上亲戚的亲戚,已经让众人觉得能称得上一句“皇亲国戚”了。



    可苏衍明竟然,直接是地灵的父亲!



    并且孟地灵是排名最末的地灵,而新近地灵是4品中期的第5位地灵。



    苏歌玉虽然是新近地灵,但排名太靠前,整体依然比孟地灵强。恐怕那位孟地灵在苏衍明面前,都要客客气气的叫上一句伯父吧。



    天啊!他们刚刚竟然为了捧一个和地灵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把另一个地灵的亲生父亲给得罪了。



    一时间,没人想反骨仔招不招人讨厌了,以后会不会被宁儒报复?



    被宁儒报复,能有被地灵的亲爹报复可怕吗?



    再说今天过后,宁儒和他那个儿子能混的怎么样还不一定呢。



    几个之前没说过话的墙头草纷纷站了起来,尊敬的叫着苏衍明苏会长,表达自己一定会永远支持苏会长。



    还有几个之前说过风凉话的,甚至是一些明确表过态,但没对苏衍明恶语相向的人,都略一犹豫就站起来认错了。



    刚刚是他们鬼迷心窍,请苏会长大人不计小人过,以后一定永远跟随苏会长。



    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跟谁混以后前途的问题了,而是完全不敢得罪地灵父亲这样的人物,怕以后遭报复。



    所以大家认起怂来毫不犹豫。



    可这就苦了李老头了。



    他刚刚骂苏衍明骂的最欢,算是把苏衍明彻底得罪了,干巴巴的认怂表态根本没有用。



    更让他没有翻身余地的是,还被自己最有利的同盟老严反踩了一脚。



    现在他似乎成了得罪苏衍明得罪的最狠的。



    他恨恨的看着老严一眼。



    要不和老严这个王八蛋撕打一场吧,既能解决心头之恨,又能趁机向苏衍明表个态。



    可随即,他就看到了,坐在老严身边,脸色明暗不定的宁儒。



    不,得罪苏衍明得罪的最狠的,明明是眼前的这位。



    有什么比把宁儒打一顿,更能让苏衍明对自己满意的。



    至于老严那个王八蛋,是私仇,以后再报复回来吧。现在求得苏衍明的原谅最重要。



    你老头握了握拳头,把老骨头摁得咯吱作响。



    只要他这一拳头打下去,绝对比老严临时倒戈,说几句话强。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