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金辽使者聚汴梁


本站公告

    密州,徐家庄。



    万岁营的吕望亲自送来消息,说是有一群女真人会从高丽那边,乘船过来。



    如今虽然海面未结冰,但是港口也已经关闭了,等到来年春上再开。



    徐进拿着杨霖的密信,看完之后笑吟吟的说道:“回去之后让少宰放心,这些小事徐某还是可以帮少宰操心的。”



    吕望点了点头,刚想说些客气话,外面一个高佻倩影,抱着一个小婴儿进来,身后还跟着一条小白狗。



    吕望一看,来人虽是个少女,却有着和自己差不多的个头,一袭白绫袄,穿着榴红色的百褶裙,鹿皮虎头靴子脚步细碎,美貌惹火不说,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凡。



    一开口,声音清脆,“爹,快把你儿子抱走,一点都不听话,就知道哭,打他一巴掌都不停。”



    徐进脸色一变,伸手宝贝似的把儿子接过来,唬着脸道:“小孩子又打一巴掌来哄的么?你弟弟好好的在屋内睡觉,你去招惹他做什么,就跟谁让你抱了似的。”



    他虽然心疼,也不会抱孩子,赶紧交给身后的奶娘。



    徐月奴一看房内有人,只当是有客人来了,刚要离开却犹疑了一下,回头一看来人生得英俊魁梧,眉宇间隐有一股剽悍之气,正是自己爱郎身边的亲卫。



    徐月奴神色一喜,轻轻挽了下鬓角,问道:“吕大哥,你怎么来了?”



    吕望赶紧笑道:“某奉少宰之命,前来接姑娘进京,今春大婚当日,迎娶姑娘为平妻。”



    吕望身为杨霖的左右护法之一,平日里几乎是形影不离,当然不会派他来传个信这么简单。



    马上要迎娶郑云瑶为妻,杨霖心里当然没有忘了密州的徐月奴,不给她个名分这小妮子自己可打不过啊。



    徐月奴芳心一甜,却皱着鼻子道:“谁稀罕。”



    徐进赶紧道:“嫁嫁嫁,赶紧出嫁,这个家已经容不下你了。你爹我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以欺负自己弟弟为乐的闺女。”



    有了儿子就忘了闺女的徐进,引起了徐家庄一霸的强烈不满,掐着腰道:“姓徐的,我跟你说,我的嫁妆必须把正妻比下去。”



    徐进哭笑不得,自己以前就这么一个女儿,娇惯坏了,而且只有徐月奴才是正妻所生,苦笑道:“这个你放心,爹什么都没有,钱还是不缺的。”



    吕望在一旁看得热闹,心中暗暗艳羡,这徐家庄本来就是偷偷摸摸地做海商,富得流油,被少宰收服之后,干脆就光明正大走空子了...



    就郑太师那点小家资,估计把宅子卖了,也不如徐进拿出来的嫁妆丰厚。



    徐月奴的笑脸已经藏不住了,满心欢喜地回自己的院子,准备收拾细软启程。



    女真人定都会宁,建元“收国”,完颜阿骨打为金朝皇帝。



    元旦佳节将至,金人派遣使者来到大宋,俨然以契丹的取代者自居。



    金朝使团乘船,经过高丽,来到密州港,正式踏上大宋的土地。



    他们刚刚和渤海国合并,金人具有了一定的航海能力,已经开始派出商船和倭人、高丽人交易。



    密州港前,徐进把他们迎到港内,稍作停留便派人送这些人前去汴梁。



    女真人见识过黄龙府的繁华,已经是远超女真部落几十倍的富丽,此时来到中土才知道世上还有这等所在。



    到了密州府内,完颜吴乞买伸出手来,道:“隆冬季节,这里竟然半点也不冷。”



    使团中的渤海人杨朴,曾经来过中原几次,笑道:“今年已经是最冷的一年了,过不了几天,便要打春,那时候才是半点不冷。”



    “世上还有这么好的地方,为什么俺们女真人,就要在冰天雪地里讨生活,贼老天也不公道。”



    马上就是新春,密州城内到处都是去集市的百姓,这里自从通商以来,每日都有各色各样的番人,百姓们早已见怪不怪。



    反倒是女真人,看着中原百姓,心里暗暗计较。



    这里的人看上去,都不像是能打仗的,将来...



    ---



    与此同时,大辽也派遣使者萧保先从燕京经过河间府,赶来大宋。



    在河间府,他们先是大闹一场,要求宋人归还逃走的辽人。



    宗泽不动声色地置之不理,童贯那边则激进了许多,态度强硬语气傲慢。



    以往契丹强盛时,这些宋人岁币伺候,见了辽使也巴结客气,如今态度转变,让契丹人恨得牙根痒痒。



    气归气,他们还是只能忍气吞声前去汴梁,契丹现在自己有了个大的内乱,女真人和渤海人占据了东北,要和契丹分庭抗礼。



    这就好比当初西夏立国,大宋朝野震怒一样,属于自己的臣民造反,是万万不能容忍。



    尤其是大辽这么多族群,一旦开了这个头,其他人难免会效仿。



    御驾亲征现在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这次亲征之后,若是平定了女真,夷灭其族,到时候再来和这些南人计较。



    萧保先见交涉无果,让大宋放人根本不可能,自己也不能调动大军施压,只得做罢。



    辽使走了之后,童贯便钻进了书房,坐在书桌前,面前摊开笔墨纸砚,久久不动。



    梁师成消息传来,杨霖想要坐取伐燕大功,听到这句话差点让童贯气的昏死过去。



    在他看来,西夏灭亡完全是自己一个人的功劳,你管我是不是运气好,反正西夏的兴庆府,是在我童贯的指挥下攻下来的。



    可是最后,所有的功劳都落到了杨霖的头上,他还借此收服了西军诸将。



    这一切,本来都应该是某童贯的,现在他还不知足,要来夺某伐燕之功...



    当初从扬州一起发迹,如今的杨霖和蔡京都已经在朝中立足,以他们两个手段本事,经营数年,当可稳固。



    可是自己,差点成功时,被自己信任的人给坑了一把。如今要给梁师成回信,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朝中争斗他们这些人一直被蔡京和杨霖牵着鼻子走,这老贼和小贼怎就如此奸猾。



    砰地一声,童贯把笔一扔,溅起许多墨点。



    杨文渊,过河拆桥的小人,某跟你没完。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