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今时前人后时我


本站公告

    听到蜀州以及李姓,赵轻语秀眉不一蹙。



    虽然郭羽也曾听赵轻玄说过李鸿徒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妹妹,但他倒是没想那么多。



    且不说雍国公主不可能大老远地跑到天岚来,他们才与李鸿徒分开没多久,眼下又碰到他的妹妹,这未免太巧了些。



    “听闻雍蜀之地多美人,今一见果然如…”



    话说一半,郭羽一皱眉,转头看向侧的赵轻语:“你老踹我干什么?”



    “本公…本姑娘脚痒痒,不行吗?”赵轻语笑容满面:“小妹有困难,你这当哥哥的不得帮忙吗?”



    “长鸡眼你得找郎中,找我没用。”



    “你才长鸡眼,你全都是鸡眼!”



    “咦…你好恶心…”



    李昕芮两只手撑着下巴,好奇地打量着兀自斗嘴的两人:“你们两个…不是兄妹吧?”



    郭羽歪头避开赵轻语打来的拳头,“姑娘为何会这般说?”



    “因为看你们就像一对欢喜冤家,嘴上满是嫌弃,心中确实喜欢的不得了…”



    赵轻语心里一慌,兀自强硬地说道:“哪个会喜欢这个讨厌鬼!”



    “自然是你啊,难道还能是我不成。”李昕芮笑嘻嘻地说道:“你否认也没用,喜欢这种事,嘴上不承认,眼睛也会流露出来。”



    “胡说什么呢你,我哪有…”



    “我懂的我懂的,外表骄傲,内心柔,对吧,用北宋军神的话讲,叫傲…傲什么来着…”



    “傲。”



    “对对对!就是傲。”李昕芮赞赏地看了郭羽一眼。



    郭羽撇了撇嘴,状似随意地扯开话题:“姑娘,你方才说,这座茶馆里的人都是来听故事的?”



    李昕芮点了点头,正要说话,茶馆里突然响起一阵动,接着就看到一位穿着长衫的中年人径自走到中央的桌子上坐下。



    中年人甫一出现,馆内的人群登时寂静下来,接着男人那十分有特色的嗓音便在茶馆之中响起:“上回书说道,郭仪行军至蜀州…”



    看着郭羽那副满脸诧异的样子,李昕芮笑着解释道:“想必你们也知道,前几北宋军神曾在王宫内现,与赵文奇展开一场惊世决战。而在那之前,有传言称郭仪曾经携九州第一美人在这座茶馆中停留过。”



    李昕芮看了看场中那口若悬河的说书人:“无数人慕名而来,而正巧这茶馆老板雇了一个说书先生,讲的也恰好是那北宋军神的传奇故事。”



    说到这里,郭羽两人也已经明白了这其中是怎么回事。



    郭仪本就在民间声望极高,如今时隔二十年再度现,并且将那天下第一的赵文奇败于枪下。



    此等事迹,如何能不让人心潮澎湃?



    相信再过不久,九州之上,必将再度掀起一阵白马银枪的



    潮。



    郭羽嘴角微微上扬。



    那么大岁数了,还成天出风头。



    三人不再说话,静静倾听着说书人讲述那郭仪的故事。



    虞都一战,赵彻死,宋军北上,祁州之围,以及北宋军神与天下第一那相隔二十年的两次交手…



    郭仪那段dàng)气回肠的传奇经历,就这样在说书人那抑扬顿挫的声音中落下帷幕。



    在座之人皆是有些意犹未尽,眼中满是回味。



    “大丈夫当如是,哪怕是我这女儿家,对于郭仪的经历也不免心生向往。”



    李昕芮道:“都说赵文奇武道境界冠绝古今,是那古往今来第一人,可他郭仪的风采又何尝不是空前绝后?”



    郭羽笑着点点头。



    数遍九州,又有谁的传奇故事能传唱二十年经久不衰。



    自己老爹的最后一战,哪怕再过百年,也必将为人所津津乐道。



    正当众人以为故事就此结束的时候,中央处忽然“啪”地一声响,接着便听那说书人继续说道:



    “北宋军神的传奇虽已结束,可小军神的故事却才刚刚开始!边陲小城七旬老妪为何健步如飞?散城军中数百猛汉又为何着粉裙?是什么让他穿起白袍,引领宋军一步步走向胜利?又是什么让他驾起白马,万军从中救得美人归?而在那一声声狗子救我的背后,究竟又隐藏着何等惊天秘密?!”



    “这一切尽在小军神郭羽之白马银枪世无双。各位看官,明亥时,我们不见不散。”



    “噗!”



    一个控制不住,郭羽的茶水直接喷出,若非李昕芮躲闪及时,险些便被他喷了个狗血淋头。



    “哈哈哈哈哈!!”



    坐在他旁的赵轻语也是捧腹大笑,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



    见得两人如此,李昕芮歪了歪头,不解地问道:“你们这是…”



    “没事…噗…哈哈哈!”



    眼见赵轻语笑得愈加放肆,郭羽没好气地一手捏在她的脸上,接着向满脸疑惑的李昕芮说道:“我只是没想到…那个郭羽竟然也能被编成故事。”



    “这倒也正常,光凭天卫关一战,郭羽对于大宋,即使不说是再造之恩,那也是立下不世之功。”



    李昕芮冲着面带尴尬之色的郭羽笑道:“想来不出五年,郭羽的故事也会如同其父那般,变得家喻户晓。”



    ……



    待郭羽与赵轻语离开后,李昕芮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茶馆中,嘴角带着一抹莫名的笑意。



    “久等了。”



    穿宫装的女子来到她对面坐下,她径自拿起桌上的茶水给自己斟满,“真没想到你也会来天岚。”



    “在宫中实在是待着无聊嘛。”李昕芮晃了晃头:“筠妹妹,你呢,见到你哥哥了吗?”



    女子忽地叹了一口气,“见到



    了,他还是那般执拗。”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毕竟是能跟我王兄相处甚欢之人,又怎会不执着。”



    李昕芮笑了笑:“说起来,我方才遇到那拒绝我王兄九十四…嗯,现在可能是九十五的大宋公主了。”



    她满是幸灾乐祸地说道:“如传言一般,她与那小军神正打得火,看来王兄是没戏了。”



    女子白了她一眼,“你还是那么喜欢关心这种东西。”



    “嘻嘻,因为很有趣嘛。”



    女子也不理她,自顾自地喝起茶来。



    李昕芮又问道:“你兄长不跟你走,那你怎么办,自己回去?”



    “此趟来,本就是为了劝兄长回去,顺便看看那个拯救了北宋国运的家伙是个何等样的人物。”



    女子放下茶杯:“兄长似乎是被北宋那个毒师给摆了一道,眼下正生着闷气,任我如何劝说,都不愿意随我回去。”



    说着说着,女子的美眸不流露出一丝担忧来:“他子本来就很差,如果再不回诸葛家调养,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放心吧,有王兄在呢,他便是亏待了谁也不会亏待他的小明。”



    李昕芮眼珠一转:“诶,你说,他们两个,会不会有一腿啊…”



    见女子颇为怪异看着她,李昕芮道:“真的,正常人哪里可能被拒绝九十五次还不放弃,说不定那个北宋公主只是个幌子而已。”



    “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女子没好气的一手指点在李昕芮的额头上。



    李昕芮嘻嘻一笑。



    女子接着说道:“既然他不走,我也没有办法。而那郭羽我已见过…”



    说到这里,女子眼中流露出些许鄙夷之色:“好色之徒,不过尔尔。”



    李昕芮摇摇头:“这可不一定哦。”



    女子诧异地抬眼看向李昕芮,后者笑而不语。



    “如今我待在天岚已经没了什么意义,不过既然出来了,能帮兄长一点便是一点。”



    女子说道:“接下来我打算去北疆,见见那边远雪国,顺便解决掉蛮人内乱,让北宋无暇南顾,为大雍创造些机会。”



    听得北疆二字,李昕芮眼中登时放出光来:“我也去我也去!”



    女子秀眉微微皱起:“你这么到处跑,雍君真的不管吗?”



    “他脑子里只有白驹小明赵轻语,哪里会顾及到我,我巴不得一辈子都不回去。”



    李昕芮苦恼地挠了挠头:“我可不想嫁给龙翱天那个自大狂。”



    女子默然。



    如果李昕芮一辈子都不回蜀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起家主推衍出的结果,宫装女子低下头,双唇紧紧抿起。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