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急转弯?!


本站公告

    灰白的天,云层浓厚杂乱,望不见一丝蔚蓝,天空下是墨绿色



    的连绵高山。巍峨下是大片深绿色的树林,再近处,就是深黄、



    浅黄、草绿和各色花朵夹杂的大片草原。



    离开古德拜城,似乎嗅到了家乡的气息,朱丝一路上开心像只莺



    雀,蓝澈和飞鸭也受到了感染,三人有说有笑,忘却了赶路的疲惫。



    孤傲的石楠花在成群的凤尾草中抢占了一席之地,松柏泼墨般将群山渲染成墨绿色,不计其数的灌木杂生其间。



    朱丝轻盈一跃,跨过脚下一朵含苞待放的小黄花,转头笑盈盈的问道:“对了,飞鸭,为什么你没有训练技能啊?”



    飞鸭一愣,苦涩的挠了挠头:“我不会……”



    “什么不会,那是没人教她,飞鸭可聪明了,对吧朱丝!”蓝澈打抱不平的嘟囔着,时不时摘两朵野花塞进嘴里吧唧着。



    朱丝无语的白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她是你们国家的人,真是的!”



    “对哦……”蓝澈尴尬的挠了挠头,赶忙问道:“朱丝,那你们学院有精灵在修炼么?”



    “当然有!洛娜学院虽然以魔法著名,但旁系职业也有很多,就是不知道飞鸭的根是什么,不过她可以去试试哦!”朱丝淡然一笑。



    “什么?!我也可以试试?”飞鸭吃惊的看着她。



    “成,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啊!回头学费我给你补上!”蓝澈摸了摸口袋那几枚羞涩的金币。



    “嘻嘻,学院一旦录用,是免学费的,当然,前提是得有这个实力才行!”虽然嘴上这么说,朱丝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在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学什么就可以变成某个职业,而是先要看看你有没有“根”。没有“根”,你再怎么努力都只是个老百姓,加强训练也不过让你身体的素质变好,释放不出技能还是一无是用。



    所以,在这个大陆,“根”决定了一切!



    好比飞鸭,如果她有“根”,并且是“魔根”,那么她将成为一个精灵魔法师,根据魔根的属性在划分成“火法”、“冰法”、“光法”等等。



    如果是“魂根”,那就和修斯一样,可以训练成一个精灵剑士,如果在习得一些强大的武技,配合精灵族的先天优势,在黑夜中作战的恐怖可想而知!



    反之,如果没有“根”,一切都是纸上谈兵,飞鸭永远都只是个普通的精灵,一个被宠爱的仆人,仅此而已。



    蓝澈嚼着嘴里的野花,心里感慨万千,这世界,真的很不公平啊,然而自己的“根”又是什么?或许,这辈子也就只是个凡人罢了……



    正忧郁着,视野尽头出现了一家客栈,在弥漫的荒谷中显得有些突兀,客栈不远处有个巨大的天然湖泊。清澈的湖水亮起无数斑点,触目所及只有天空下的濯濯栾山沟壑纵横,湖边那些恣肆生长的植被正畅饮雨露。



    蓝澈手搭凉棚,铅灰色的云层掠过山顶,地平线群山环绕,茫无天际,脚下百草丰茂,这客栈简直是人间仙境中的一个农家乐?



    他兴奋的挥挥手:“走!朱丝,飞鸭,今儿咱就去那过夜!”



    客栈是典型的中原风格,门外生长着几颗巨大的榕树,天然间形成了一个凉棚,凉棚下摆了几张桌子,桌上放着几个碗,行者驻脚的人可以再次休憩。



    透过茂密的枝条,蓝澈抬头看到了一个古老的牌子——云上武天。



    “呦,真是个有意境的名字,进去瞧瞧。”



    和印象中的客舍没什么区别,偌大的房间摆满了桌椅,正前方是个长长的柜台,大厅内三三两两的做了几桌正在吃饭的人,对于蓝澈的进入,也只是草草的憋了一眼,二三楼应该是提供休息的客房。



    带上朱丝和飞鸭来到一处桌前,刚坐下,就见到一个肩搭抹布的少年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笑盈盈的弯下腰:“远道而来的贵客,是吃饭还是住店啊?”



    蓝澈淡淡的憋了眼这人,却突然心感一丝奇怪?这人长得白白净净,俊俏的脸颊如精心修饰过一般,声音听着也很舒服,可唯独那身布满油渍的衣服显得格格不入,尤其是那双手,修长儿白嫩,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干活的人。



    “哦,我们先吃饭,晚上也在这过夜。”蓝澈收回目光没再多想。



    “得嘞!三位吃点什么?”



    蓝澈毫不犹豫开口:“大盘鸡,多来点土豆。”



    “啊……?!”小二脸一呆:“勇士,没……没听说过有这菜啊。”



    “这都不知道?!”蓝澈一脸嫌弃嘟着嘴:“你们这招牌菜是啥?”



    “给您三位来碗面如何?”小二试探着问道。



    “飞鸭和朱丝的意思呢?”



    “我们都可以,麻烦您了。”朱丝礼貌的点头道。



    小二看了眼朱丝,瞬间目光被定住了一样,拉都拉不回来。



    “喂喂喂~看啥呢?!赶紧煮面去!”蓝澈没好气的瞪了一眼。



    “哦……哦!”小二摸了摸鼻头,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转身前还不忘再多看一眼。



    “哎~朱丝,你说你,长这么漂亮呆在身边多危险。”蓝澈闷闷的叹了口气。



    朱丝害羞的没理他,侧过身子与飞鸭聊起天来。



    可能是人不多,三碗面不到五分钟便煮好了。



    蓝澈看了眼绿油油的面,皱着眉又闻了闻,忐忑不安的吃了一口,顿时两眼冒光,心里啧啧称奇。



    乍眼一瞧和普通的蔬菜面没什么区别,可是不同之处在于它绿油油的外表下充满了劲道,嚼起来竟然有点像牛蹄筋?汤汁是纯天然的蔬菜和植物熬合成的,喝下去,清香外溢,满嘴幸福,整个人仿佛置身于春意盎然的大自然中。



    在如此美味面前,蓝澈将吃相抛于千里之外,端起碗开始狼吞虎咽的吸溜起来,两口下去,舔了个精光。



    一抹嘴,大喝:“小二!来碗加面!”



    朱丝和飞鸭惊讶的看着他,又看了看四周那些异样的目光,瞬间脸上布满羞涩。



    小二收拾完隔壁的桌子颠了过来,似乎没听懂,他侧了侧脑袋:“勇士,加面是什么?”



    蓝澈一愣:“加面都不知道?就是再来一碗!只要面,不要汤,完了加面不要钱!”



    小二脑子一转:“勇士,这一碗面才三银币,两银币都是面钱,哪有再给您免费吃碗面的道理?”



    “哎呦我去!你这是黑店吧,你把你老板叫来——”



    “好了好了,麻烦小哥再上碗面吧,真是太好吃了,我朋友都没吃饱。”朱丝赶忙打圆场。



    小二一瞧,这美女不光长得漂亮,还那么有礼貌,真是——



    “哎哎哎~看啥呢!?煮面去!”



    “哼……”



    吃过饭,在二楼定了两间房,蓝澈陪朱丝和飞鸭聊了会天便回屋睡觉了,这里的时间过得是真的慢,一觉醒来天才蒙蒙黑。



    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推开门一瞧,嚯~~整个大厅已经坐满了人,有些甚至还站在一旁等位子,可不知都是些什么职业,总之一眼望去,形形色色,像进了动物园一样热闹。



    蓝澈摸了摸肚皮,还不算饿,便琢磨着出去透透气。



    出门走了约莫二十分钟,来到了客栈旁的那个天然湖泊,蓝澈张开双臂来了几个深呼吸,一阵凉爽的风让他感到浑身无比舒畅。



    说心里话,这些天过来,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不是那些离奇曲折的故事,也不是那震撼人心的魔法,而是这片大陆的美景。随便抠一块放在地球,那都称得上是人间仙境,到时候端个小板凳,光收门票都够花好几辈子了。



    正美滋滋的想着,忽然蓝澈发现湖泊的边缘竟然有条小河,两边生长着茂密的榕树,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原来这清凉的湖水就是从那流进来了。



    蓝澈顿时来了兴趣,一路晃了过去。



    碧清的小河在群山中蜿蜒而流,一眼望去竟看不到尽头。两侧茂密的树荫形成一个天然的遮阴棚,挡住烈日的炙热,加上清凉的湖水,这简直就是个避暑圣地啊!



    正望着,突然,河中冒起了一股水花?



    一副绝美的画面赫然出现在蓝澈面前——一个女子从河中站了起来,乌黑的长发湿漉漉披在香肩,美玉般的脸颊上点点晶莹,灵动的双眼下乌黑的睫毛闪闪动人,挺直的秀鼻,红润的小嘴微微颤动,出水芙蓉般清丽脱俗。



    再向下,蓝澈只感到鼻腔一热……



    突然,耳边一声兮梭!像某个猫科动物在狩猎靠近时缓慢的脚步声。



    蓝澈心一紧,连忙弯下身子猫进了草丛里。



    一侧是冰清玉洁的美女,一侧是伺机待发的野兽!



    美女与野兽……蓝澈百感交集。



    河水的美女似乎根本没有察觉,依旧自顾自的沐浴着。



    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蓝澈急的直冒汗,发现自己根本忙不过来,他又要储存一些图片,又要寻找一只隐匿在丛林中的野兽。



    在万分纠结中,忽然,河边的树林里窜出一个黑影?



    蓝澈心里一惊,脑海瞬间爆炸,萌生出无数种假设——英雄救美?感动啼淋?投怀送抱?你侬我侬?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却只见黑影鬼鬼祟祟的摸到一棵榕树下,像在翻找着什么东西?



    蓝澈屏住呼吸朝前悄悄的猫了两步,瞪眼一瞧——靠!竟然是个人?他在偷东西?!



    榕树下放着几件女人的服饰,很明显,是湖里那货的。



    蓝澈心里不禁暗骂,妈了个巴子的,你特娘是瞎么!旁边这么大个东西你丫的看不到么?大老远跑过来就为了偷东西?追求吧我曹!



    纠结了最后五秒,感觉脑海中的E盘已经存的差不多了,一股浓郁的正义之感暴涌而出,蓝澈猛地站起身,指着河边大吼:“狗日的!你给老子过来!”



    他为何没选择直接过去按住,因为他菜。



    与此同时,河里的女孩看到了蓝澈,那双灵动的大眼瞬间流露出无限惊恐,一声尖叫破口而出:“啊!救命啊!流氓!”



    蓝澈一愣,啥……啥情况?我靠!该不会那种老掉牙的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吧!?他赶忙扭头,却发现黑影早已跑远,只能依稀的望见体型轮廓,还有腰间挂着的那个极不协调的抹布?



    这个世界的贼就已经这么专业了么?做完案还带擦指纹的?



    “啊!救命啊!”女孩的呼救声越来越大,毫无疑问,蓝澈是个浑蛋、色狼的罪名板上钉钉了。



    就在此时,一股巨大的气浪从河中扩散而出,只见曼妙的身躯如同灵燕般飞舞而起,落在岸上的同时,玉手一勾,飞快的将衣衫套在了身上。



    蓝澈一咯噔,你特娘这么强还吼个球啊!



    一阵不详的预感,他知道这个看起来美丽又清纯的女孩绝对是个高手,起码比他要强,果然,更怕的事来了。



    十余个矫健的身影从树林、山顶、四面八方如飞而来,只觉得空中一阵波动,眼前一片光华,巨大的榕树下凝聚出一个淡蓝色的光罩,女孩被保护在其中,十几个人就势围成了一个圈,警觉的观察着四周。



    过了片刻,一个身桌黑甲的人冲着屏障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单手一挥,光罩便消失了。



    同时出现了一张羞涩而愤怒的脸:“去把他给我杀了,快!”



    这尼玛……



    蓝澈连忙摆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给你解释。”说完,他自己都觉得这句台词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闭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去杀了他!!”



    蓝澈一惊,看不出这美艳绝伦的女孩竟特娘是个狠角色,小脸布满了杀机,恨不得立刻将他大卸八块。



    还犹豫啥?赶紧跑啊!



    蓝澈一咬牙,脚一蹬,转身的瞬间,听到后背一声冷哼:“冰龙枪!”



    话音刚落,空中一阵能量波动,水面哗啦一响,一条两米长的水龙凝结成冰,自湖面升腾而起,直冲蓝澈袭来!



    化水为冰,化形为龙!竟然是个法师!



    你特么一个法师大热天的不穿袍子,穿毛盔甲啊!



    蓝澈拔腿就跑,屁股仿佛按了个涡轮增压,可背后的水龙速度极快,安装了跟踪导弹一般,蓝澈往哪拐,它就往哪走,而且越来越近,已经能感受到那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怎么办!根本躲不掉啊!!



    电光火石间,只感觉贴在身上的骨骼一阵发力,双腿肌肉撕裂般的抽痛,骨骼间神经被拉扯到了极限,巨大的疼痛让蓝澈感到大脑一片空白,于此同时,身后一声爆炸!



    蓝澈整个人瘫软的趴在地上,肌肉还在不断抽搐着,他心有余悸的喘着粗气,去发现自己已出现在了二十米外的地方,而那里,被冰龙轰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啧啧…你这身板怎么和老头一样僵,差点弄死你。”修斯淡淡的嘲讽道。



    “废话真多,没看这帮畜生是真要弄死我嘛!”蓝澈揉了揉酸痛的腿,连滚带爬的朝客栈跑去。



    “公主,他已经……咦?不对!他怎么在那里?!快追!”黑甲男双眸明显闪过一丝诧异,旋即带人马不停蹄追了过去。



    “一定要抓住他!我要亲手杀了他!”美女蹙着眉,不停的跺着脚。



    蓝澈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了客栈,一把推开门,顾不得满屋子的诧异眼光,耷着脑袋就往楼上窜。



    刚爬上楼,只听一阵风风火火的脚步声,抬头的刹那,与来人撞了个满天星!



    “哎呦我靠!”蓝澈脑袋“嗡”的一声,眼睛飞出了麻雀,他捂着酸痛的鼻子,一股怒火“噌”的蹿了上来,正要开骂,忽然发现那人一身黑色衣服,腰间还挂了块抹布?此刻也正痛的吱哇乱叫。



    蓝澈连忙爬了起来,仔细一瞧——小二?



    妈的,里面还穿的那件油渍布衣,好你个狗日的,原来是个贼啊!



    “你给我站住!”蓝澈是豁出去了,外面那几个他肯定是打不过,把这个货按住一切就能解释清楚了,说完便跑了上去。



    小二一瞧,电打般翻了个身,扭头就跑,速度极快!一边跑着,一边把手塞进兜里,随手一扔,甩出一个挂坠般的物件。接着一口气跑到窗前,纵身一跃,消失不见。



    蓝澈顺势接住空中的挂坠,冲到窗户口一望,哪还有人啊?!他狠狠的拍了一巴掌窗框,与此同时,客栈的大门被一把推开!



    一行身穿胃甲的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其中就有刚才的那个释放冰龙的黑甲男,美女则是最后进来的。



    她一进门便看到二楼的蓝澈,一脸呆呆的表情,手里还拿着一个?



    嘶!



    美女连忙下意识的摸了摸脖颈,小脸气的几乎要喷出火来:“想不到你不但是个色狼,还是个小偷!快!给我抓住他,我要把他千刀万剐!”



    蓝澈望着手里的挂坠,欲哭无泪,妈了个巴子的,老子这是被仙人跳了啊?!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