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分魂


本站公告

    “护宗大阵……”北河有些惊讶。而后道:“看来你陇东修域这次的图谋可不小,竟然都将魔爪伸向不公山了,莫非破开护宗大阵之后,陇东修域跟西岛修域的大战就会彻底爆发不成。”

    “这倒不会。”周长老道,“而今我陇东修域的修士还在海域上,短时间可无法深入西岛修域。”

    北河暗自点了点头,他也觉得这不大可能,于是又听他道:“那为何会派你前往不公山,破开护宗大阵呢。”

    “说是破开,倒也不完全正确,而是找到不公山护宗大阵的阵眼,先布置一点手段,到时候不公山开启护宗大阵时,我所布置的手段,就会让此阵失效。”

    “原来如此……”

    北河总算知道这些陇东修域修士的意图了。看来那吴悠悠让他将这位周长老带回天阵殿,根本就是个幌子。只要踏入不公山,这位周长老就会对他下杀手。

    此女应该并非不公山的人,因此绝对不敢跟不公山的高阶修士照面,不然就会暴露。

    一念及此,北河再次想到了吴悠悠此女。

    这吴悠悠应该也是陇东修域的人,这些年来一直潜伏在不公山。

    陇东修域的人当真是下了好大一盘棋,甚至在他看来,多半不只是不公山,天尸门还有万花宗可能也有陇东修域的修士潜伏。

    但随即北河又想起了之前吴悠悠斩杀了那两个白衣女子的事情,就见他看向周长老道:“吴悠悠也是陇东修域的人吧。”

    “既然你都猜到了,又为何明知故问呢。”

    “那为何之前她会斩杀那两个陇东修域的女修呢。”

    “既然她眼下的身份是西岛修域不公山的人,自然要把样子做足了,毕竟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给你们西岛修域的人看的,这样才能获取信任。跟我等图谋的大事想必,那两个化元期修士又算得了什么。”

    闻言,北河倒没有觉得奇怪,因为这种事情他还是有些了解的。就如当年潜伏在岚山宗的严均,虽然说朝廷的奸细,但是为了得到岚山宗的信任,即便是有些时候必须与朝廷为敌,也不得不为之。

    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便是如此。

    这时北河又想到了什么,看向周长老道:“周长老不过一具魂煞之躯,而且只有化元气修为,莫非还能对不公山的护宗大阵动手脚不成,那可是由元婴期老怪亲手布置的大阵。”

    “虽然说出来有些难以置信,不过事实的确是如此。”周长老道。

    对比北河显然有些不信,就听他似笑非笑的开口:“难道眼下的你只是一具分魂,你真正的修为也是元婴期老怪不成。”

    而话音刚刚落下,北河看着前方那只养魂葫,脸上的笑意陡然消失。

    如果眼前这位真是一具分魂,其本尊的真实修为是一位元婴期老怪,那么眼下的这位周长老愿意跟他说这么多,是不是可能在拖延时间。

    一念及此,北河脸色大变。只见他想也不想的将黑色珠子放在了被金金网禁锢的养魂葫前。

    仅此一瞬,从黑色珠子上就爆发出了一股针对神魂的惊人吸扯力。

    而后就看到从葫芦嘴中,一缕缕的黑色烟丝被吸扯了出来,没入了黑色珠子中。

    “该死,你在干什么。”周长老惊怒交加。

    但是听到她的话,北河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从黑色珠子上爆发出来的吸力越发惊人。

    “小辈,住手!”周长老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已经告诉了你。”

    北河对此置若罔闻,现在他已经不打算对此女留活口了。

    周长老之前的神魂之力就被吞噬了大半,因此仅仅是片刻间,从葫芦口中被吸扯出来的黑烟,就变的极为暗淡。

    “我一定要宰了你。”

    当最后一缕黑色烟丝被吞噬后,北河隐隐听到了那位周长老震怒的声音。

    这让北河对于心中的猜测更加肯定。

    北河目光一凝,看向了被金金网禁锢的养魂葫。

    周长老的神魂被吞噬之后,此物就变成了一件死物,不过他自然不可能掉以轻心。

    按照北河的性格,原本是会将此物给扔下跑路的。但是在他看来,那位周长老在养魂葫上动手脚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此女打死也想不到会死在他的手中。

    而且他可不相信,那位周长老仅仅是凭借魂煞之体,就能对不公山的护宗大阵动手脚。

    北河心神一动,当养魂葫掠来,其上的金金网立刻脱离,此物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这时凝神向着葫芦口望去。

    随即北河就看到,葫芦口中黑漆漆的一片。不过他却眉头一皱,因为他从葫芦口中感受到了一股空间波动。

    略一思量后,北河闭上了双眼,眉心的符眼睁开。

    在符眼的注视下,他发现在养魂葫中果然另有乾坤。

    北河符眼一闭,睁开了双眼。接着体内法力鼓动,注入了养魂葫内,随之手臂一震。

    “呼啦!”

    下一息,就见养魂葫中霞光一卷,一物从中席卷而出。

    定神一看,那是一根黑色的小旗。

    北河一眼就认出,此物是一根阵旗。

    于是他法力再次鼓动注入了其中,将养魂葫抓住一甩。

    随着大片霞光席卷,一根根黑色小旗从霞光中洒落在了北河的脚下。

    看着一地的阵旗,北河眼睛微眯。他在阵法一道上有着一定的造诣,所以看出了这些阵旗的品阶全都不低,每一根都散发出了惊人的波动。

    看来之前那位周长老所说的并不错,她潜入不公山的目的,是冲着护宗大阵去的。

    而且他还猜到这些阵旗的用途,就是以阵破阵,专门用来针对不公山的护宗大阵的。

    吴悠悠在不公山潜伏了那么多年,此女还特意选择待在天阵殿,其实是有原因的。

    据闻每一年都有天阵殿的诸多弟子跟长老,检修宗门内的诸多阵法禁制。近水楼台先得月,吴悠悠说不定就可以趁此机会,摸清不公山的护宗大阵。

    这一次更是带着那位周长老,专门潜入不公山,打算对不公山的护宗大阵动手脚。

    原本此女应该是要自己前往不公山的,不过在半路上却是遇到了他,所以才让北河代劳。

    一念及此,北河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眼下要做的是闭关苦修,他可不在乎什么陇东修域跟西岛修域之间的大战,更不想卷入了这股漩涡中。

    “咦!”

    就在这时,他突然一声轻咦,原来在一大堆阵旗中,还有一枚白色的玉简。

    北河一摄之下,将那枚玉简给抓了过来。

    略一思量他就将此物贴在了额头。

    只见“九九隔元阵”五个大字,率先映入了他的脑海。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