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彼之善恶,我之恶善(求订阅)


本站公告

    林溪陷入了深思。

    “抛开你本身就是天魔这件事,站在物质界生灵的角度,你再想想,大家对天魔的形容,你或许会有所得。”虚秉似乎很喜欢打哑谜,并不总是,一口就道出事情的结果。

    林溪迅速开始归纳。

    “化身万千,无处不在,百劫不死,如影随形,无孔不入?”林溪说道。

    以上特性,天魔确实具备。

    却又不是那么的···‘完整’。

    以前,林溪以为是因为物质界生灵出于恐惧,放大了天魔的特性。

    如今看来,或许还有更深层次的缘由?

    “不错,但是终归而言,却归于一个字···化!变化万千,且真实不破。假如你变成一朵花,你便真的一一朵花,你若是一滴水,便真的是一滴水,你是一个物质界的生灵,便真的是物质界生灵,那还有什么能找到你,挖出你,甚至彻底的杀死你?”虚秉的一系列反问,让林溪突然茅塞顿开。

    当然知道归一回事。

    林溪却也明白,想要能做到有多难。

    天魔身上,有一股特定的,源自混沌潮汐中的味道,这味道对于那些灵魂修行有成的修士而言,就像是一股弥漫悠长的臭味,很容易便察觉到了。

    而且天魔进入物质界,还得有一定的‘缘由’,不是说进来就进来的。

    进来之后,俯身降临在哪个生灵身上,也有一些讲究。

    当然,修为强的天魔,强行降临在修为低的修士身上,这难度不高。

    但是要做的真的化什么,像什么···有点理想化了。至少现在的林溪,他就做不到。

    他依仗的,是自己作为人时,遗留下来的演技,而不是真正的,源自天魔的‘本领’。

    “真仙···有些世界也唤作天仙,他们的灵魂与天地合一,包含着几乎一切物质界里的‘道理’。当天魔吃掉他们的灵魂,便真正的了解了物质界,真正的获得了物质界的气息,彻底的掩盖···甚至洗涤了身上混沌潮汐的味道。”

    “从那个时候开始,物质界···也一样是天魔的主场。在物质界里,天魔都将无往不利。”虚秉的声音里饱含着一种蛊惑和疯狂的味道。

    林溪不由心生向往。

    “那我究竟该怎么才能成为魔圣境呢?真仙之魂···如何吞之?”林溪又问出了这最核心的问题。

    真仙之魂,无论是质量还是总量上,都超过寻常魔魂境天魔甚多。

    即便是有真仙放开了灵魂,任由天魔去吞,有些天魔都未必吞的下去,反而可能会导致自我的崩溃。

    虚秉闻言,神情冷冽,言辞锋利,带着疯狂和恐怖:“寻一界,以天地为盘,以众生为子,引杀伐之气,混沌之理,生死之恐怖,世界破灭之凶险,步步紧逼,使其魂不守心,意不安神,炁不入海,如堕地狱,如坠苦海,生不如死,只求陨灭。”

    “杀天!杀地!杀众生!灭尽浮屠,天心归寂。”

    “到那时,你便可吞其魂,夺其志,领其功,代其位。入得三千界,自有天庇佑,肆掠行诸天,无有顾忌者。”

    林溪闻言,倒吸冷气。

    依照虚秉这意思。

    就是找一个有真仙的世界,以天地为棋盘,以天下生灵为筹码,覆灭生灵,屠尽一切,逼得那真仙也心灵受损,然后才将其一口吞下,完成蜕变。

    “敢问若是如此,功成几何?”林溪问道。

    虚秉哈哈笑道:“若真如此,自然是功满十成。”

    林溪闻言,不由的口干舌燥···虽然他并没有真正的肉身。

    和之前卢生说的那些法子比起来,此刻虚秉若无虚言,那么这个法子当真是···妙极。

    但是···!

    想到必须要做到那等凶狠的程度,林溪有些犹豫。

    “怎么?做不到?”虚秉问道。

    林溪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有些东西,根本掩饰不住,也没有必要掩饰。

    虽然这样的‘仁慈’,在天魔看来,或许是耻辱。

    “你为什么做不到?你是天魔,你诞生的本意,就是掠夺还有···摧毁和杀戮。”

    “这就像狼吃羊,羊吃草,再正常不过的循环。”虚秉的语气里,带着一点莫名的东西,像是在质问,却又并不含有任何鄙视。

    林溪道:“没有道理,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或是因为,我有一颗心?”

    林溪说到这里,微微苦笑。

    “物质界是宇宙的尘埃,而那些物质界的修行者,他们就是强壮的细菌。而我们···就是宇宙,这个完整体的杀毒系统,清除···对于一个世界而言,是残忍的。但是对于整个宇宙而言,却是公平,而又必然的。”虚秉语气中带着坚定,带着一种···凛然的正气。

    说话之间,他张开了双臂。

    然后只见混沌虚空之中,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

    一个骑着天马的骑士,穿过了混沌,降临在了他的面前。

    在这骑士的身上,弥漫着各种世间最值得称颂的美德。

    他的强大,更是毋庸置疑。

    虽然和修仙者的气息不同,但是林溪可以确定,这一定是一位仙神级别的强者。

    “他曾经是一个世界,唯一的光明大骑士,也是圣级大骑士。他身上,包容着这世间,可以寻得的一切美德和真理。但是在我的操控下,他成为了世界公敌,受整个世界,所有民众的敌对和讨伐。最终···他被我吞掉了灵魂。”

    “而现在,由我执掌着他的肉身,我一样可以挥动最坚强的矛,最正义的剑,伸出最慈悲的手,绽放最温暖的光···你要问为什么,因为我从未做错。我依旧正义,我依旧慈悲,只是我的慈悲与正义,与一界一域之正义、慈悲,背道而驰。”虚秉说着话的同时,那骑士也在虚空之中,绽放着无穷的光芒。

    林溪猜测,这个骑士,就是曾经卢生口中,曾经与虚秉决斗的那个强者。

    当然,回过头来看,一切都是一个局。

    听闻虚秉之言,林溪回首再看‘耶’的天魔法,又有了全新的感悟。

    或许那仿佛逗比的快乐斩一类的手段,其实一开始,就是他理解错了方向?

    杀戮是快乐的!

    毁灭是正义的!

    消亡是道德的!

    吞噬是仁慈的?

    “我的善是你口中十恶不赦之罪,你的恶,是我梦寐以求的光明之花···。”林溪低声暗语。

    虚秉却继续口出狂言,道出林溪的某些隐秘。

    “你练的,是‘耶’留下的天魔法吧!这么看来···你也算是他的传人。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再告诉你一点。你可知道‘耶’还有其它的身份吗?”

    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