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本事不大,口气倒不小


本站公告

    陆明非很得意,非常的得意,从小就很有女人缘的他知道,自己与其他人是不同的。八八读书,..o比如从小学开始,他就发现自己特别受女老师们的喜爱,无论他学习上犯怎样的过错,似乎总是会被原谅。当然这是对女老师而言的,男老师们就没那么好说话了,该怎样的教育并不会带任何差异。



    这种情况一直保持到了高中,陆明非发现自己对女性的吸引力越来越大,他的身上似乎有着一股莫名的魅力,让她们对自己趋之若鹜。这一点让陆明非又惊又喜,在被其他男生羡慕嫉妒的同时,他也非常享受这种被异性环绕的感觉。



    从那时候起,陆明非就有意识地尝试控制自己的“魅力”,结果当然是令他倍感欣慰的,他发现自己的微笑,就仿佛女性的毒药般,能令她们沉陷其中。这也为之后他纵横花海,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此次滨河市举办企业家峰会的晚宴,陆明非主动向父亲luhao覃提出要一同参加,理由当然是为了增长见识,但实则却是想要领略一下滨河市所谓“上层名流”的女子究竟拥有怎样的风韵。



    结果自然没有令他失望,在这里,他真的遇到了很多相当不错的姑娘,令他大呼不虚此行。尤其是眼前这位,虽然才第二次见面,但一袭淡蓝色的雪纺长裙,配上她那白皙精致的脸蛋,果然还是给了他一种非常强烈的冲击,那是一种比上一次见面时所穿的职业ol装更加直刺心间的吸引。



    故作骚包地轻轻晃荡手中的红酒杯,看着里面殷红色的液体顺着杯壁不住地晃荡,陆明非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微笑,两眼微微一眯,放出了极其强烈的“信号”。



    对面的白瑕果然神情一荡,原本看到陆明非后就准备转身离开的她,鬼使神差地停下了脚步,望着对方那张充满魅惑的帅气脸庞,神情微微地迷茫。



    “这位美丽的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陆明非面带着笑容,两眼直视白瑕的面孔。



    “嗯。”白瑕略微犹豫,轻轻点头。



    陆明非见状不由一笑,开门见山道:“我想邀请小姐去一旁坐坐,一同品酒小叙一下,不知道在下有没有这个荣幸一览小姐风华?”



    陆明非说完等待着白瑕的反应,按照经验,他知道对方最后肯定会答应的。八八读书,..o只是陆明非没有注意到的是,在白瑕还没有回答的时候,一旁一道白红色的身影却已经气势汹汹地朝他逼近了。



    一手牵住白瑕的手,白潇站在了白瑕和陆明非的中间,凌厉的眼神看向陆明非。一时间,一道无形的气场自白潇的周身散发出来。



    陆明非吓了一跳,恍惚间被白潇的气势所震。而等他反应过来,发现来人竟然拥有一张比白瑕更加精致的面孔时,不由愣了一下。随即露出笑容,一脸绅士道:“这位美丽的小姐……”



    话还没说完,白潇的脸蛋忽然放大,陆明非瞳孔微缩,身体朝后退了一步,手中的红酒也不由洒出了一点。



    反应过来,他悠然一笑,故作淡定地用手掸了掸溅洒到肩头的红酒,笑着道:“想不到小姐你如此有野性。”



    “野性你个头!”白潇眉头微皱,对眼前这个故作优雅的骚包感到反感。



    陆明非哑然,然后轻轻摇头,看了眼所剩无几的红酒,他昂起头一饮而尽,随即将酒杯往边上的台面上一放,双手向后梳了下油腻的大背头,声音低沉道:“是匹野马,我喜欢。”说着,目光与白潇对视。



    那是一双深邃而迷人的目光,白潇在看到他的双眼后,神情微微地一愣。



    在这一刹那,她忽然觉得面前这个骚包似乎没有之前那么令人讨厌了,而且仔细看的话,这张面孔竟然还有些帅气,难怪能吸引到那么多女孩子。不过转瞬,一阵厌恶之感席卷而来,仿佛嗅到了浓浓的恶臭味般,白潇眉毛挑了一下,发自内心的有一种想要作呕的感觉。



    体内冰玉球疯狂的旋转起来,一股冰凉的气息席卷全身,在令她精神一阵清明的同时,那股作呕的感觉也同时被压制了下来。



    “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白潇嘴角一动,不屑的目光看着陆明非。



    陆明非惊咦了声,在看到白潇那清澈明亮的眼眸时,心里猛地一颤。



    “你居然……”他不可思议地惊呼。



    “很奇怪我没有被你的魅力降服是不是?”白潇冷声道。



    陆明非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很显然,他心里正是这么想的。



    因为他实在搞不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自己屡试不爽的魅力,居然在这个漂亮的女子面前失效了?



    这个时候白瑕已经完全从他的影响当中恢复了过来,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白潇,她心有余悸地舒了口气,“潇潇……”



    “小姑,这里交给我,你先去其它地方转转。”白潇回过头,洋溢笑容地说道。



    这个时候韩迎也追了过来,看了眼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陆明非,又看了眼浑身仿佛炸毛的白潇,作势就要护在前面。白潇朝他摇头,然后让他与白瑕一起到一旁看着。



    如果几个人聚在一起,目标就显得太过醒目了,为了不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白瑕和韩迎最好离开一下。



    白瑕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毕竟是峰会晚宴的现场,不宜做出过激的反应。但她没有选择离开,而是顺势朝韩迎使了使眼色,接着两个人转过身,故作聊天的模样。不过注意力却集中在白潇和陆明非的身上。



    “原来你叫潇潇,而且你叫白小姐为小姑,看来你也姓白,白潇潇……不错的名字,有意思!”



    陆明非忽然对这个名叫白潇潇的漂亮女子非常感兴趣。从一开始对她容貌的惊艳,到她无视自己的魅力、对自己冷言相待,这些都让陆明非感到了另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



    对于从来没有在异性手中吃过憋的陆明非来说,此时白潇的冷言相待,对他而言便不啻于一杯鸩酒,因为从未体验过,所以有着近乎病态的吸引。



    有一句话说得好,人都是犯贱的!你越是对他她好,他她反倒越不懂得珍惜,以为是理所当然,最后只有在彻底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而冷言相向,恶语相击,加上不错的姿色,却反倒能够引起对方的兴趣,激起荷尔蒙的分泌,产生另类的向往。



    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它也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舔狗舔到一无所有”的含义——越是对心仪的对象任劳任怨、百般讨好,其实越是无法得到对方的回应。因为爱情是相互的,自降人格,永远换不来对方的尊重,反而会越发鄙夷、轻视。所以舔狗,一般都逃不过备胎的命运。一朝幸福降临,也极有可能只是做了接盘侠。



    当然,白潇对于陆明非的吸引,绝不仅仅因为没有吃过憋的新鲜感,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颜值,倘若白潇颜值一般,那么即便再没有体验过,陆明非也绝无可能对她产生半点好感。



    人就是这么现实的!



    ……



    对于陆明非的反应,白潇看在眼里,这个骚包,怕是个弱智。



    明知道自己的“魅力”对她无效,还故作玛丽苏小说里男主角那副“眼高于顶”的姿态,是谁给他的信心?



    对于这样的人,若非场合不对,白潇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似乎发现自己的言语刺激对白潇一点作用都没有,陆明非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认识一下,我叫陆明非。”他伸出一只手,准备换一种方式。



    白潇看了他一眼,没准备搭理他。



    “知道,陆明非,江南理工大学毕业,人称人形自走炮。”



    说到“人形自走炮”的时候,白潇的鄙夷表情展露无遗。



    陆明非轻咳了声,将手收回来:“想不到你还听说过这个,讹传,坊间讹传而已。”



    “是不是讹传,我心里清楚,若非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白潇淡淡地道,“另外奉劝你一句,只有耕不坏的田,没有累不死的牛,还请你且行且珍惜。”



    陆明非面色一变,随即恢复正常:“不知道白小姐可否让我一试,用实际行动验证一下这句话是否正确?”



    白瑕目光一凝,深深地看了眼陆明非,嗤笑道:“我这块地很结实,就怕你拉断了犁、累死了牛,也无法开垦出一二。”



    “未必,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呢?”



    话音还未落下,陆明非忽然眼睛瞪大,脸部表情一下子扭曲了起来。



    只见白潇身影忽的靠近,然后再次分开,接着不理会陆明非双腿夹拢、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白潇兴趣索然地“啧”了一声,然后转头离去,一边走还一边嘀咕道:“本事不大,口气倒不小。”1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