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西方来客


本站公告

    “今日多谢道友相救!敢问道友如何称呼?”哪吒躬身问道。



    “在下冯远!”冯远还礼说道。



    “冯远!”哪吒一惊,抬头看向冯远。



    冯远也看向了哪吒,从其眼中看出一丝忌惮与敌意,灵珠子转世的哪吒不是已经死了么?冯远心中生疑。



    先前大战,并未仔细,如今细看之下,这个哪吒与之前认识的哪吒也是少有不同,虽然有七八分相似,但更加秀气,冯远打了个冷战,不会通天教主将哪吒复活的时候,顺便给变了个性吧?



    “怎么?你听过的我名字?”



    “没,没有!”哪吒矢口否认。



    冯远苦笑说道:“你听过也不奇怪,我现在的名声,就和那过街老鼠一般,得罪了截教的闻仲,又得罪了你的师父,这截、阐教如今都容不下我了。”



    “得罪我师父?”哪吒皱眉望向冯远。



    “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冯远摇头说道。



    “你是如何得罪师尊的?”



    “当年我下山游历,碰到一只白色大鸟,长得十分好看,而且感觉其修为也是不低,便想收服,用来做个脚力,但未成想那大鸟也是倔强的很,誓死不从……”



    “最后呢?你把它打死了?”



    “那怎么可能,我从来不杀生的,只是那鸟被我打成了重伤,看着它那样,我也不好再强鸟所难了,就放弃了。”



    “这与得罪我师尊有何关系?”



    “后来才知道,那个大鸟就是你师父的坐骑,被我打坏了一只翅膀……”



    “我说师尊出去时,怎么都用遁术,从来不乘仙鹤呢。”



    靠!不是吧?这都能蒙上?冯远一愣。



    “那有一只鸟!”冯远指着空中说道。



    哪吒嘟个小嘴,心中暗想:师父说过,此人擅蛊人心,此话不可全信!



    流银百炼锤飞射而出,打中了天上飞过的大鸟。



    “你不是从不杀生?这是作何?”哪吒问道。



    “这不叫杀生,是超度!”冯远说道。



    “超度?”



    “恩,就是帮助他早日登上东方青华极乐世界!”冯远说着,将那大鸟简单处理一翻,取出雷云赤火棍开始烤了起来。



    不多时,阵阵香气扑鼻。



    哪吒初次醒来,便是上仙境修为,早可辟谷,故而并未享过口舌之福,见了冯远手中之肉,早忘了师父的叮嘱。



    “来一块?”冯远看着流着口水的哪吒问道。



    哪吒的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般,冯远一笑,撕下一大块肉递给了哪吒。



    接过了肉,哪吒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慢点,别噎着了!”冯远摇头苦笑。



    “你是个好人!”哪吒含糊不清地说道。



    上一位说我是好人的那老头,已经被我骗到西岐去了。冯远心中暗想。



    二人吃了半晌,将一整只大鸟吃个精光。



    冯远问道:“如今黄将军等人皆入了西岐,你有何打算?”



    “师父叫我送黄飞虎等人过了汜水关,就立即反身回乾元山,免得惹了杀劫上身!”



    冯远点头:“没错,那你还是早早回山吧。”



    哪吒刚要离去,忽然见西方一道华光飞来,二人神情一凛,哪吒也止住了去势。



    华光落下,显出一人,那人慈眉善目,脸上带着微笑,双耳垂肩。



    “二位道友安好!”那人打了个稽首。



    “道友安好,恕在下冒昧,请问道友尊姓何名?”冯远躬身问道。



    “我来自西方,名为琉璃道人,也被称为药师。”那人笑着说道。



    “在下冯远。”冯远点头说道。



    “在下哪吒!”哪吒也煞有其事地自己介绍起来。



    琉璃道人看着哪吒,叹道:“好少年!”随后单手一番,出现一法宝。又说道:“你我也算有缘,此物名为降魔杵,今日就赠与你罢!”



    “这……”哪吒一愣,未想到天上还能掉下宝贝。



    “还不快谢过道人!”冯远提醒道。



    “谢……谢过道人!”哪吒说道。



    琉璃道人一笑,说道:“无妨,无妨!”



    “在下有师命在身,还需早日回去禀告师尊。”哪吒躬身说道。



    琉璃道人点了点头,哪吒唤出风火轮,向南而去。



    “这位道友看着面善,与我也是有……”



    “在下也有师命在身,请容告罪离去。”冯远躬身说道。



    冯远突然想起封神中三句最要命的话:道友请留步,宝贝请转身,你与我西方有缘!



    看着这人打扮,冯远便想起了封神中的西方教,虽然只出现了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但冯远知道,自己所在的封神,并没有完全按照剧本走,或者说,自己的出现改变了封神的发展。



    冯远生怕这是西方教派来的先行官,先拉几个人入伙西方教,他还有心心念念的石矶,而且在大商这地界,只要有实力,什么都有,去了西方,再怎么厉害,也是穷的叮当响。



    他可没有杨任那么看的开,实在不行就投了西方教,冯远坚定地要做一个大商的良民。



    琉璃道人听了冯远的话,也不恼,依旧是笑吟吟地说道:“敢问道友的师父是谁?”



    “骷髅山,白骨洞,石矶仙子是也!”冯远说道,本来想说是石矶娘娘的,后来感觉还是仙子比较恰当。



    “原来如此啊,可惜,可惜了。”琉璃道人摇头说道。



    冯远好像看到了老神棍一般,直接单手掐诀,就要离去。



    “道友!你就不好奇我说可惜是何意么?”



    “你都说可惜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听了也是徒增烦恼,倒不如不听为上!”冯远笑着说道。



    “道友此言差矣,所谓否极泰来,坏事也能变成好事!”



    冯远看着琉璃道人,心中坚信了,这就是一个神棍,而且是摆地摊算卦,不准不要钱的那种。



    “请问道友有何高见?”冯远还是打算听听这琉璃道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可知红尘杀劫?”



    “知道!”



    “你可知有封神之榜?”



    “知道!”



    “你可知……”



    “知道,封神榜上有我师尊之名,你还想说什么?”冯远问道。



    “道友如何知道?”琉璃道人一脸疑惑。



    “此乃天机,我且问你,你能改这封神榜么?”



    “不能!”



    “告辞!”



    “道友且慢,在下知道何人有改榜只能!”琉璃道人急忙说道。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