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抬人上门


本站公告

    屈大夫脸颊上的两撇白胡子,不受控制地抖了抖,一脸严肃地点点头。

    “当晚,老夫朝世子借了一枚磁石,已经发现了银针的位置,可惜老夫不善疡科无法动刀,不过令人意外的是,今晨那银针已经......移位了!”

    周恒忍住笑,今天早晨针移位了?

    眨眨眼稍微思索了一番,带着疑惑抬起头,看向屈大夫。

    “你探查脉象,感知到不同是吧?”

    屈大夫点点头,“是的,可是解释不通啊,按理说他此刻无法移动,那银针应该固定在原处,可今晨却已经无法探查到银针了。”

    周恒清清嗓子,见所有人看向自己,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朝着刘秀儿和苏晓晓摆摆手。

    “你们二人先出去。”

    苏晓晓一脸的鄙夷,梗着脖子反对道:

    “为何不让我们听?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男人真是的.....”

    未等她牢骚完,刘秀儿已经一脸赤红地拽着苏晓晓出去了,还贴心地将门关严实。

    周恒这才看向屈大夫,“屈大夫可是在腹部用磁石探查的银针?”

    屈大夫点点头,“正是,就是在下腹部探查到银针的,我猜想上次救助世子,你就施针,这次会不会还是故伎重施?”

    周恒环顾了一下,房内就剩下刘仁礼、屈大夫和薛老大,并没有外人,这才说道。

    “当时事发紧急,想要阻止案子的审理,我别无他法,可惜双手被俘,无法正常做什么,好在发现衣领下别着一枚折断的银针,这才用银针吹到孟孝友的身上,他当时匍匐在地,能对着我的只有......臀部,所以......所以你懂得吧......”

    屈大夫怔了怔,随即瞬间恍悟,脸上的表情转换了好几次,最后仰头大笑,朝着周恒抱拳道:

    “周大夫对医术真的是研究得透彻,如若是这个位置,真的没有更好的选择,我当时还差异,怎么一根银针在腹部,能达到如此效果?原来您直接刺入会y穴,这就可以解释了。”

    周恒顿了顿,脸上稍显尴尬。

    “其实当时确实想刺入那里,不过毕竟隔着诸多衣衫,我也很久未曾练习吹针技法,位置稍有偏颇,稍有偏颇。”

    屈大夫脸上的胡子跳了跳,抬手捻着下颌的胡须陷入沉思,片刻眼睛锃亮地看向周恒。

    “歪了?歪的好啊,这针刺的神奇,哈哈哈现在一切都解释通了。”

    刘仁礼的目光不断在二人身上交替,越听越是糊涂。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薛老大碰了刘仁礼肩膀一下,目光落在刘仁礼的两腿之间。

    “这都不明白,大夫都是将荤话说得有学问些,那银针扎到孟孝友的蛋上了,然后钻入肚子,所以才会屎尿横流,不过就是扎了一针,咋还跟黄掌柜似的,直接口不能言了?”

    周恒没想到薛老大能听明白,这还是让他很意外的,还能提出如此高深的问题,不过这回不用周恒解释,屈大夫已经笑着说道:

    “这口眼歪斜,口不能言,与针刺有关也无关,想来他当时情绪非常的激动,心血聚集于头顶,人还是趴在地上,如此突然以刺激,血流逆行瞬间就会造成血瘀,这属于痰症,迷了心窍。”

    周恒看看屈大夫,别说白发白须一本正经说瞎话的本事,这个自己要好好学习。

    啥痰症,不过就是高血压,突然外力刺激,直接就脑出血。

    屈大夫看向周恒,说道:

    “如若此刻取出银针,虽然痰症会有所缓解,可要痊愈恐怕也不行了,周大夫要不您出手将银针取了?”

    周恒眨眨眼,这玩意上赶着不是买卖,哪有主动去施救的。

    “寿和堂此刻最不想见到的恐怕就是我,我主动去的话,岂不是被人疑虑是否要害人?不去。”

    屈大夫想了一下,确实如此,“不过那银针如若不取出,我怕有心人在其死后会做什么文章。”

    刘仁礼和薛老大都看向周恒,薛老大抓抓头。

    “要不等到夜里,我带你偷偷潜入寿和堂,我们将银针取回来如何?”

    还未等周恒他们回答,一号病房的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德胜的声音。

    “师尊,寿和堂的孟老板被抬进来了,您看是接诊还是不接?”

    “来了?”

    屈大夫惊讶得不行,薛老大却是第一个想明白的,一脸不在乎地说道。

    “不来这儿他也没办法医治,这清平县城内,除了他们寿和堂的彭大夫,如若说佩服的就剩下屈大夫。彭大夫被押送京城,而屈大夫去了两次,人也没啥改观,这会儿想到我家公子回来了,肯定来这里找,毕竟众目睽睽,他也知晓咱不能干啥,哼心思蛮多的。”

    周恒白了薛老大一眼。

    “就你话多,行了叫张安康过来照顾大哥,我和屈大夫下去看看,你就留在楼上吧,免得口无遮拦。”

    薛老大抿紧唇,他也知道自己有时候控制不住想要吐槽,在楼上也挺好,想到这赶紧出去叫张安康。

    周恒朝着屈大夫一伸手,“屈大夫,拿着磁石我们一起去看看孟孝友吧。”

    二人跟随德胜下楼,诊堂挤满了人,大部分是排队的病患,还有一些是看到寿和堂抬着人过来,跟着看热闹的。

    这个时代也没啥娱乐消遣,但凡有点儿什么热闹都凑上来。

    见二人下楼,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赶紧上前,跪伏在屈大夫面前,一脸的惊慌。

    “屈大夫求您让周大夫给看看吧,我父亲此刻似乎不大好了。”

    周恒脸色沉了下来,呵真会说。

    当着自己的面,在这里求屈大夫,反倒忽略自己,屈大夫求了如若自己答应,是屈大夫给他们面子,不同意是自己没素质,这是道德绑架啊。

    屈大夫微微一笑,周恒能想明白的,他有什么不明白,瞥了一眼身侧的周恒,赶紧朝着周恒抱拳,随即看向地上的那小子。

    “孟德亮老夫只是周大夫的一个药童,十日前才跟着周大夫学习疫病诊治之术,连徒弟都不算,如若想求周大夫就在眼前,为何你不自己求呢?”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孟德亮的身上,是啊人就在眼前,这小子怎么不求周大夫?

    不知是谁,在后面突然来了一嗓子。

    “真不要脸,前脚陷害人家周大夫,这会儿又上门找人治病,还想托着屈大夫开口求人,太不要脸了!”

    “就是,原本以为开医馆的都是大善人,谁承想还有这样的主儿,害死那么多人,还活啥?”

    “几个意思,这是要出来害周大夫?”

    “呸......”

    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孟德亮脸上羞红,瞬间进退两难。

    周恒抬手向下压压,诊堂内的人这才安静下来,周恒看向孟德亮。

    “人我可以看一下,救不救得了,或者能救到什么程度不好说,毕竟已经两天了,耽搁的时间有些长,如若你认可那就签署承诺书,如若不认可那就将人抬出去。”

    孟德亮侧身看看身边几个寿和堂的人,几人都没了主意,毕竟来这里就是想着,治好更好,治不好至少找个人讹一下,这作伪证的事儿也能搪塞过去。

    不过看着周恒不按套路出牌,他们也慌了神儿。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