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其实,我还是蛮喜欢你这样的


本站公告

    “真是老狐狸啊——”



    一幢两层的小楼依山傍水,外面是绵延的青山,一条清澈的小溪穿过小园子,清悠的流淌着。



    陈天昊手中拿着的,赫然是《青云诀》的正本,但却只能咬牙大骂孙有才老狐狸。



    这里各色书籍都有,单单没有修行类的书。而且记忆中,那些请来的教习都是凡人,长篇大论不少,说到修行一窍不通。



    结果这本上玄宗的镇宗功法,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摆在陈天昊面前,他却无处下牙。



    翻开细看,很显然,原来的陈天昊也不是傻子,将其中内容背的滚瓜烂熟。可是这什么经脉、什么窍穴,还有那些“升阳”“降阴”之类的词,哪怕翻出三本悄悄做的注释,依然是不明所以。



    更可恨的是,陈天昊根本出不了这片山林之外。



    孙有才的话是,陈少宗主身体虚弱,不便外出。



    但凡能接触到的武人,都是摇头:少宗主你这身体,不可能修行的。



    而陈天昊自己,也在每日的寒冰冻体中煎熬到绝望。



    兄弟,你能挺到现在真不容易啊——



    接收了这具身体,陈天昊对原主人真是满心佩服。



    嗯?《炼器初解》?



    陈天昊将翻阅时掉落的书籍捡起来。记忆中,这炼器类的书也看过几本,但因为连修行都不能,哪还有心思看炼器,便再没动过了。



    一排书架上,更多的是落满灰尘的炼器书籍。



    这上玄宗当初,也就从上宗而来的宗主陈涛有炼器的本事。其他人都是土包子,能修行就烧高香了,还谈什么炼器。所以陈涛死后,这些书都没人看,放在这里,落满尘灰。



    一本本的翻出来,都是炼器。



    你倒是给我本讲修炼的啊,炼器,炼器,炼个炉子啊!



    咦?炼个炉子,我不就是个炉子嘛?



    看着满满两个书架的书,陈天昊有一种被幸福的丹炉砸中额头的昏眩。



    真是缺什么给什么啊。



    “少爷,晚膳时间到了。”



    一个身穿灰白衣衫的,老仆,在书房外轻声道。没有陈天昊所想的贴身婢女。



    老仆满头白发,看上去有些垂暮感,腰背有些弓,但手脚粗大,显然是有功夫的。



    可惜,并没有什么贴身老仆乃是绝世高手的桥段,因为这老仆姓孙。



    厅堂之中,黄花梨小圆桌上摆放着三菜一汤,孙姓老仆和另外两名中年仆从侍立一旁。



    菜色不错,花花绿绿的。



    “少爷,今天你受惊了,老张特地做了这压惊的定神汤。”



    “孙伯等会代我谢谢张叔好意。”



    哪怕是性格孤僻,但饱读诗书的陈天昊在人前一直是一幅彬彬有礼的模样。



    陈天昊又感叹一声,前身真的不容易。才这般年纪,就已经演技一流了。



    看着面前的素菜,陈天昊只能憧憬,明日胖妞能带什么好吃的来。



    因为身体原因,他的饮食被严格控制,不能食用大腥大燥,也不能食用过多油腻。



    这是宗主孙有才亲自过问的,也是通过其他长老同意的。而且这饮食安排,还是特地请教了一位药道大师。



    陈天昊无话可说。



    拿起竹筷,很不情愿的夹起一颗绿油油的青菜。



    口感有点清凉,据说是为了配合体内的千蕴玄冰镇压火气。



    这玩意不会有毒吧?陈天昊不禁腹诽。



    一口青菜入口,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少爷,你,你怎么了?”



    那孙姓老仆和另两个仆从不知所措,这好好的,哭什么?



    用力咀嚼着口中的青菜,用力咽下去。



    轻轻放下竹筷。



    “哎,今日之凶险,没想到我陈天昊还能再吃上这一口白玉青丝。”



    说着,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回房间。



    留下莫名其妙的几人。



    轻轻关上房门,慢步走到窗台去,尽量让自己身上的战栗不那么明显。



    白玉青丝草,有镇静安神之用,服食有微微致幻感,长期食用会使血脉转为寒性,性情癫狂。炼制幻意丹,镇神散……



    后面的内容,陈天昊已经没有在意了。



    青菜入口的刹那,自己怀疑是不是有毒的时候,这些信息全部出现在脑海。



    我还是我,我还是炉子!



    炉子的异能,竟然跟在自己身上!



    伸手,摘下窗台上的一片草叶。



    白璃月华,花开淡白,香气馥郁,有凝神之用。



    若不是门外有人,陈天昊真要长笑三声。



    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畏惧?有我炉子,人生巅峰就在眼前!



    第二日一早,陈天昊吃过早餐,随手从书架上拿起两本书,便去了温泉。



    昨晚,那种冻彻心扉的感觉,让他一夜没合眼。



    躺在温泉中,刚看了几页书,眼皮便重的撑不住。



    什么味道?猪蹄子?对,就是猪蹄子,还是那种小火慢炖的猪蹄子。还有什么?似乎是烧鸡?这么浓的香气,必定用了好的酱料。



    我咬一口,再咬一口,再咬一口!



    “你要吃吗?”



    当然要吃,我全都要吃!



    一声大喊,陈天昊“哗啦”一下,从水中坐起身来,然后便看到一张大饼。不是,是大饼脸。



    “你这么想吃肉吗?”



    这么丢人的心思怎么能被发现?陈天昊刚想否认,却感觉到刚才流口水了……



    “你知道吧,嗯,三岁之后,我就没吃过肉了,吧唧吧唧……”



    作为一个接受过现代文明教育的文化人,如何调动自己的情绪,感动别人的情绪,那是偶像剧里经常看到的啊。



    “这是猪蹄吧?啊呜啊呜,我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你慢点,你慢点,以后我都带给你吃。”



    看着陈天昊的模样,胖妞心里一软。忽然,没来由的想到师父说的话,脸颊又是一红。



    “真羡慕你啊,每天都是大鱼大肉的。”



    一边啃着猪蹄,陈天昊一边感叹。



    “你怎么知道我每天大鱼大肉?”



    “呃……”



    总不能说“我跟着你都有一个月了”吧?



    “不是每天大鱼大肉,你一个姑娘家的,能这么——”



    这贱嘴!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样也蛮好的……“



    呸!这话,怎么都感觉尴尬。



    瞄到胖妞的脸色,陈天昊一咬牙。



    “其实,我还蛮喜欢你这样的……”



    擦!自己在说什么!



    气氛,有些玄妙。



    “我,你,我去炼丹,你吃吧。”



    呼——



    看着转身逃走的胖妞,陈天昊长舒一口气。



    幸好先崩溃的不是我,陈天昊狠狠的将剩下的猪蹄全塞在嘴里。



    呃——



    我要喝水……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