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4章、得窥神功


本站公告

    武则天道:“没错,当时哀家也在场,哀家也觉得李司空所说有理,于是也曾建议先帝采纳李司空的建议。”



    丘神绩继续说道:“这件事之后,黑齿常之一直对李勣感恩戴德,曾当众说过,李勣对他有救命大恩,有朝一日愿意以死相报!黑齿常之,我说得不错吧?”



    魏元忠、铁破城等人闻言,在一旁不断暗示他不要承认。



    黑齿常之却视若无睹,虽然知道只要承认,便对自己极为不利,但还是不愿昧着良心,于是便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丘神绩道:“所以当时你被任命为江南道大总管,奉命南下平叛之时,就诸多推搪,希望置身事外,以免到时候与徐敬业兵戎相见之时,觉得为难。然而,陛下还是认为助李将军平叛非你莫属,圣命难违之下,你才带着黑甲军南下平叛。



    本来当时李孝逸将军已将攻下楚州,徐敬业困守润州孤城,必败无疑,按照你平常的行军作风,绝不会如此昼夜兼程,要赶到江南,然而你打探到徐敬业班师扬州途中,被困下阿溪河畔,你生怕徐敬业会死在李孝逸将军手下,于是便昼夜兼程,在李将军赶到之前,赶到熊掌岭,然后找借口与徐敬业单打独斗,暗中与徐敬业密谋,让徐敬业在兵败被围之际,挟持你做人质,然后逃出生天。”



    丘神绩续道:“然后你再有意拖延时间,等徐敬业跑远了,到明天早上,才派小股部队假意搜索,之后又找来一具尸体代替徐敬业,而这种掉包计,只怕也是你与徐敬业商量好的,以为这样便想瞒天过海,殊不知我丘神绩通晓唇语之术,早已将你的密谋听得一清二楚。”



    黑齿常之听丘神绩如此冤枉自己,气得满脸通红,二话不说,挣脱按着他的两个侍卫,向丘神绩扑去。



    黑齿常之自然伤不到丘神绩分毫,丘神绩轻轻一闪避过,笑道:“现在被我揭穿了你的阴谋,你恼羞成怒了,想杀我灭口是不是?”



    铁破城闻言,怒道:“黑齿将军是气愤你冤枉他,所以才想将你大卸八块,并非想杀人灭口,丘神绩,你血口喷人,诬陷忠良,会得到报应的。”



    丘神绩并不理会铁破城的谩骂,转而对武则天道:“如今事实俱在,黑齿常之对我所说并没有否认,相反反应极为激烈,这就足以证明我所说的是事实,再加上之前的物证,黑齿常之通敌谋反,已经铁证如山,还请陛下秉公处置。”



    魏元忠道:“太后,此事定有内情,丘神绩所说仅仅是他个人的推测而已,并不能证明黑齿将军有罪。请太后不要草率决断,以免造成冤假错案。更令心怀不轨之徒阴谋得逞!”



    武则天之所以迟迟不做出判决,是因为担忧武氏兄弟是否安全,丘神绩看穿武则天的心思,急忙吩咐来俊臣去将武三思、武承嗣带到上阳宫来。



    洪太医虽然已经为黑齿常之检查过一次,但那次没有诊断出来,是以这两天来,夜不能寐,一心在琢磨黑齿常之突然患哑症的原因。



    没想到这次检查的结果,与上次一样,全身气脉正常,根本没有中毒的迹象,于是便据实已报道:“启禀太后,黑齿将军并无中毒迹象,微臣敢断定黑齿将军并不是被人毒哑的,不过……”



    就在这时候,周兴连忙打断洪太医的话,说道:“陛下,现在洪太医也说黑齿将军并没有中毒,就说明黑齿将军的哑症与我们无关!”



    武则天道:“没错,既然并非被人毒哑,自然与你等无关。”



    只听魏元忠道:“太后,先问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黑齿将军不能说话,再做决断不迟。”



    武则天道:“此言有理,洪太医,你断症无数,你说说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黑齿将军不能说话呢?”



    洪太医道:“黑齿将军脉象一切正常,至于口不能言的原因,只怕是蒙冤入狱,打击太大导致。”



    魏元忠急忙问道:“那有没有可能治好?”



    洪太医道:“我尽量开些药给他吃,不过也不见得见效,能不能治愈,要看他自己了。”



    魏元忠道:“启禀太后,黑齿将军口不能言,不如等他病好之后,再审理此案。”



    武则天道:“此案证据确凿,哀家见他曾有战功,故而才给你们三日时间查找证据,现在你们现在找不到证据,现在还想拖延,此事万万不行。黑齿将军虽是百济人,但来中土多年,识文断墨,现在口不能言,可以把心中想说的话写出来,同样不妨碍审理此案。”



    上官婉儿闻言,连忙找来纸笔,摆放在黑齿常之面前,黑齿常之提起笔,正准备在纸上写字,突然手腕奇痛无比,平日提起百斤大刀都不在话下,现在却连一支笔都握不住,掉落在地。



    原来周兴等人早知道就算使用高明的点穴手法,让他口不能言,但手依旧可以写,于是暗中使了手段,让黑齿常之不能握笔。



    没想到黑齿常之有苦不能诉,明知握笔必然会让经脉有如断裂一般疼痛,但还是强忍着痛苦,一把握住掉落的毛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冤”字,写完汗珠涔涔,谁都看得出他有多么痛苦。



    魏元忠见状,连忙拿起黑齿常之所写的字,呈给武则天道:“启禀太后,黑齿将军手不能握笔,是因为疼痛,但还是强忍着写了这个冤字,就说明这其中必然有莫大的冤情。还请太后明察!”



    丘神绩冷笑道:“所有的犯人都会喊冤,区区一个冤字又能代表什么?魏监军,你说我的话只是一面之词,我这几天又找到别的证据证明黑齿常之,绝对有理由通敌谋反。”



    魏元忠道:“什么证据?快拿出来,我看你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丘神绩道:“黑齿常之,我知道你现在口不能言,但我问你什么,你若是觉得我说的话对就点头,不对就摇头,你要是同意就点头。”黑齿常之闻言,点头应承。



    只听丘神绩问道:“黑齿将军,当年你归顺我大唐之前屠杀我大唐将士无数,可有此事?”黑齿常之心想,此事众所周知,我黑齿常之为什么不敢承认,于是便点了一下头。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