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初次交锋


本站公告

    如果是以前,周丰他们肯定不会相信郭淡,别说你暗示,你哪怕就是明示,对天发誓,也不可能会相信郭淡的,毕竟他们只是一些小商人,他们怎么可能认为郭淡能够斗得过大臣。

    这是不可能的。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屡屡错失良机,当初郭淡几番让他们投资,他们都因为朝廷的关系,而选择退却,导致好处都被郭淡给占了。

    有了这么多回教训,这一回郭淡仅仅是暗示,他们也都相信了郭淡。

    可是这枕边人对此却感到非常担心,等到周丰他们离开之后,寇涴便来到办公室,面带忧虑道:“夫君,你真的有把握吗?我听说这一回朝廷动用了所有能够动用得手段来对付你。”

    虽然他知道柳宗成与郭淡的联盟,但是她没有想到会闹得这么大。

    郭淡道:“夫人,如果你这个问题传出去,那对我们的伤害,胜过对方一切的手段,这股份制最害怕得就是你的这种担忧,我们必须展露出强大自信来,决不能有一丝丝胆怯。”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以实力来对比,我们是不可能取胜的。但是这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时候比得是决心,比得是勇气,比得是意志,实力只是存在于表面,谁将坚持到最后,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寇涴纱困惑道:“如此说来,夫君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既然如此,为何夫君还要这么做?”

    郭淡道:“这是因为卫辉府太依赖进出口,如果不由我亲自来主导此事,那么等到我们进一步强大之后,他们肯定也会利用这一点来针对卫辉府,那时候情况将会更加糟糕。这是一场硬仗,也是我们必打的一战,当然,如果能够打赢,我们将会得到巨大的利润,即便是利益和风险来考虑,这一仗也值得打。”

    寇涴纱稍稍点头,从未有商人做到这种地步,遇到困难自然也是前所未有,躲过去是不可能的,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郭淡笑道:“当然是跟朝廷打嘴仗,这是我们的优势之一,毕竟朝廷的名声连骗子都不如。”

    ......

    与此同时,郊外一匹匹快马从京城出发,赶往各州县。

    因为朝中许多大臣与地方官员是有着密切关系的,可以说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就好比大名府的程归时就是申时行的人。

    大臣们赶紧得跟地方官员取得联系,向他们解释这一切,我们知道新关税对你们也是有伤害的,但是他们千万别阳奉阴违,我们这是要对付郭淡,等郭淡这个外人倒下之后,咱们内部一切都好商量。

    郭淡要不倒下,咱们就都不好过。

    如果不解释清楚这一点的话,新关税也难以执行到位,因为这番变法,事先并没有与地方上通气,直接是由中央决定的,而王家屏、王锡爵都不具备无上权力,必须还要借助郭淡的威胁来促使改革。

    而朝廷之所以急于推进新法,都不愿花时间与地方上沟通一下,首先,是因为在对付郭淡这个层面上,大家都有默契,大臣们都认为地方上肯定是支持的。其次,就是因为他们希望赶在五条枪股份制之前,颁布新法,以此来重创郭淡,取得首战的胜利。

    在新法通过万历的批准之后,大臣们也学着郭淡之前的套路,慢慢的开始往外放消息。

    一个一个的放。

    持续给郭淡施压。

    而且他们是两面夹击,朝廷颁布政策,从伟光正的角度去阐述新法。

    我们没有针对谁,新法是要帮助商人,造福百姓,提升国家实力。

    这富人的商品,我们就进行加税,与普通百姓有关得商品,我们就减税。

    其实并没有减,还是维持三十税一的基础税,只不过是把苛捐杂税全部省去。

    而士林就在民间吹风,告诉百姓,这些政策将会对卫辉府造成怎样的影响。

    这舆论攻势如同惊涛骇浪一般,涌向一诺牙行。

    而郭淡也对此进行反击,他也散播舆论,他让人将那天在东阁交流,全部放出去。

    什么郭淡说了,朝廷这次变法肯定失败。

    三十税一那么简单的商税,他们都搞得是一团糟,这复杂的关税,他们怎么可能能够完成。

    别说他们,商人都变得难以计算出成本来。

    商人也对此表示,郭淡说得非常对,这可真是太复杂了。

    很多奢侈品都是没法估价的,朝廷会不会故意按高价来征税,这谁知道呀!

    而这时候柳宗成代表朝廷站出来,表示大家不需要担忧,柳家牙行断价向来是非常准确的,绝不会估高或者估低。

    这时,郭淡又放出一个劲爆消息,就是明年将会投入十万两来扩大运输团队。

    这是要干什么?

    朝廷限制贸易,你却要扩大运输。

    但是很快就有人明白,这哪是要扩大运输,郭淡是在准备接管商税。

    这关税都还没有开始执行,两边就已经是针尖对麦芒。

    可真是太刺激了!

    也乐死了那些毫无关系,又非常无聊的吃瓜群众们。

    ......

    醉霄楼!

    “哟!稀客!稀客呀!周兄今儿怎么有功夫上我这来逛逛?”

    曹达一脸诧异地朝着刚刚来到醉霄楼的周丰拱拱手。

    周丰二话不说,拽着曹达的衣袖,就来到边上的角落里面,小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曹达错愕道:“什么情况?”

    周丰啧了一声:“当然是关于新关税的事,你这里的顾客都是怎么议论的?”

    曹达纳闷道:“周兄,你也是开酒楼的,你为何跑来问我?”

    周丰叹道:“我的客户,那都是朝中大臣,士大夫,不像你这里......!”

    曹达怒道:“我这里就都是乞丐?”

    周丰微微一愣,道:“老弟,这时候你就别跟我较劲了,我可没说你的客户都是乞丐,只不过你想想,那朝中大臣能说一诺牙行的好话么?不瞒你说,你要在我那里待上一个时辰,估计你就会把手中的股份都卖了。”

    曹达见周丰确实没有羞辱自己的意思,左右看了看,才低声道:“其实我这里也差不多,不少都人认为这会郭淡遇到麻烦了。”

    “是吗?”

    周丰大吃一惊。

    曹达点点头。

    周丰记得是手背拍手心,“这可如何是好,五条枪马上就要股份制,我们的牙行也要增股、拆股,要不,咱们再去牙行问问?”

    曹达道:“这事问也没用,郭淡的消息比咱们还要灵通,他能不知道吗?咱们再等等看,看郭淡是否会推迟股份制。”

    ......

    他们紧张,内阁方面也紧张。

    这回郭淡输不起,他们也输不起啊!

    如果能够打压股价,那对于士气有着极大的提升。

    所以王锡爵将宋景升、李植叫来东阁,询问情况,“宋侍郎,李御史,如今民间的情况怎么样?”

    宋景升激动道:“王大人还请放心,这回朝廷志在造福百姓,而且新关税本也对百姓有利,所以许多百姓都是支持朝廷的。”

    王锡爵有些不太敢相信,道:“真的吗?”

    李植道:“是的,我们还特地派人去各个酒楼、茶肆打听过,许多人都不看好一诺牙行。”

    正当这时,一个小宦官快步入得屋内,在王锡爵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王锡爵神色一变,然后点点头,道:“多谢!”

    那小宦官弯了下腰,然后便退了出去。

    王锡爵又向宋景升和李植道:“情况或许没有那么乐观。”

    ......

    一诺牙行。

    “夫君,好像外面的舆论对我们不是很有利,不仅仅士林,关键许多百姓也都不看好我们。”

    寇涴纱面色凝重道。

    郭淡笑道:“夫人,这消息是分上和下的。”

    “上和下?”

    寇涴纱疑惑道。

    郭淡点点头,道:“漂浮在上面的消息,其实没有什么价值,那都只是一些嘴炮而已,毕竟咱们家大业大,赚得又多,不少人妒忌咱们,这种穷富的心态,是人之常情。

    但是这种消息,对我们影响不是很大,因为能够买股份人,不会被这些人的言论得所影响,他们都会根据真实的消息和自己的经验去判断,我们主要是要知道这部分人是怎么想的,这才是沉在底下,价值非常高的消息。”

    说话间,他拿出一份报告递给寇涴纱,道:“这是我委托信行打探来的消息,光这一份报告可就花了我近三千两,朝廷就派几个小吏去茶肆、酒楼打听,呵呵,这又不是听书。”

    寇涴纱满怀好奇的拿起那份报告,一目看去,无不透着专业的氛围。

    一共两千人,上面有着询问对象的身份、年龄、从事什么职业,住在什么地方,等等。

    都是商人、地主,以及一些贵族公子。

    不管是职业,还是居住地,甚至于年龄,都非常平均。

    郭淡微微笑道:“从这一份报告来看,四十岁以上的大地主,有着近八成不看好我们,但是中小地主,刚好相反,而年轻一代不管是地主家的儿子,还是权贵家的儿子,也有七成对我们的股份感兴趣,商人更是达到八成。

    那些老地主,其实平时也不看好我们,因为他们迷恋土地,迷恋银子,他们不可能拿钱出来买一堆纸,朝廷的政策对他们影响并不大。而中小地主,因为土地已经固化,他们想要继续兼并土地,已经是非常困难,他们要另谋出路,我们股份对他们非常有吸引力。

    商人就不用多说,购买我们的股份,不但可以增加他们的财富,而且还能够取得人脉关系,以及一个大平台。至于年轻人,五条枪对他们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夫人,你为何这么看着我?”

    说完,郭淡突然发现寇涴纱失去总裁风范,不是一边看报告,一边听分析,而是呆呆地看着他。

    “没什么,我只是在听你说。”

    寇涴纱微微一怔,螓首轻摇,两颊微微透着一丝红晕。

    郭淡瞅着她脸都红了,道:“夫人,你这是暗示晚上要搞活动么?”

    寇涴纱愣了下,旋即啐道:“下流。”

    原来郭淡最吸引她的,不是郭淡的甜言蜜语,更加不是他的嬉皮笑脸,甚至于他的关心,而是他认真工作的时候。u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