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扑朔迷离


本站公告

    孟聪明连忙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虽然上了几次街,却没有发现,京城是气魄大哈,这街这么宽,楼这么高,皇宫这么巍峨。连人穿的衣服都不一样。”



    肖纵突然就转了思路:“所以我觉得我在这里的生意大有可为啊!”



    孟聪明笑道:“就是,都成皇商了!”



    他随即对肖纵道:“邵震威分明并不十分相信我。但我也不指望他现在就能查出在卧虎帮卧底的人。我感觉他养尊处优时间太久,说不好卧虎帮已经被渗透得很厉害了。”



    肖纵若有所思道:“京城之重要,自然很多人觊觎,但杀手团的幕后人物,一直很怕过早暴露,所以在卧虎帮中的卧底数量不会太多。而且必是让他们长期蛰伏,以便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孟聪明点头:“你的身体结构真是天生十分适合探案!”



    肖给哭笑不得地道:“是大脑结构好吧”



    他们却发现,夜拾好像有些沉默。



    孟聪明给肖纵使了个眼色,两人开始聊别的。



    孟聪故做不满地道:“你是不是光忙着做生意呀!连卧虎帮都没有搞定!”



    肖纵笑道:“你没看出来吗,他不太相信你。”



    他给了夜拾一块银子:“去买点最烈的烧酒,我和孟大侠要去前边那家小店奇味居喝两杯。他家酒太温。”



    夜拾拿着银子飞也似的去了。



    孟聪明斜眼看着他:“夜拾是杀手团逃出来的,你倒不怕他遇到危险。”



    肖纵道:“杀手团不会四处惹事,他们出现都是迫不得已,夜拾安全得很。”



    孟聪明哼了一声:“不要在神探面前显摆自己的智商!”



    肖纵停下,认真地道:“我让夜拾离开,是要告诉你,卧虎帮被各种势力渗透非常严重。但是,你还是必须依仗邵震威,这几年他懒了,但他在京城的势力和他本人的能力强大,你必须依靠他。只是,”



    他耸了耸肩,突然停住不说了。



    孟聪明又哼了一声:“干什么不说了?你让夜拾离开,不就是有话要说吗”



    肖纵歪歪嘴,一副不得已的样子:“以你的资历,邵震威不可能一见面就信任你。而且韦都知道你来京城了,国相大人也对一毛钱神探不以为然,说他不认为孟噩的儿子能有什么出息。而且我也听说,韦都本人十分欣赏柯云。他每次骂自己七虎一狐的时候,都要拿柯云出来对比。意思自己生八个,不如柯搏虎生一个。”



    孟聪明停住脚步。



    这些年,有些事一直困扰着他。当年,柯搏虎仗义亲自前往皇宫参加姐姐的大婚仪式,父亲却不敢得罪韦都,甚至不顾这是姐姐一生最重要的时刻,和母亲一起去了国相府。虽然是不得已而为之,但父亲之后却心情郁郁,早逝不知和此事是否有关系。



    孟聪明不用想象,也知道在国朝的权力层,不仅父辈,就是后辈也都被打上了各种标签。自己在黄山学艺,柯云在边关征战,都是满朝尽人皆知的事情。他并不需要其他什么人来证明,但作为敌人的韦都如此,尤其他还是柯灵的……令他心中难免感到刺痛。



    孟聪明冷笑一声:“韦都大人权倾朝野,他不相信我,岂不很正常。反正我是个江湖人,做出的也都是些鸡零狗碎的事迹。”



    肖纵微笑道:“我要说的,就是你说的这句。不被人关注,目前才是件好事。”



    “不过,韦都手里也掌握着一些秘密,多年来都没有人能知晓。他虽然掌国朝大权之后横征暴敛,弄得民不聊生。但这一切,也是为了加固他的权力统治,所以他内里的秘密,也是为了在关键时刻,通过掌握他的权力,稳固他对国朝的统治。”



    孟聪明道:“我们江湖人,对于朝堂上的事情,一不了解,二也不愿介入。但国家大事,却是每一个江湖人都关心的。身在其中,不可能脱离其外。”



    肖纵道:“江胡之外,还有个更大的江湖,那就是江山。国朝的运势走向……”



    孟聪明翻了一眼睛:“知道了!”



    他敏感地觉得,自己已经被一种不可知的巨大力量推入了国朝未来命运的振荡当中。



    江湖,江山。



    每个人在国家剧变的大潮中,都会不自觉地推着向前走,有的人便会滑向不可知的黑暗深渊。



    柯搏虎为何十多年前就送他去黄山。



    师父为什么在他下山之后便不再认他。



    他如此聪明,不能不想到这后边有着巨大的不可测的原因。



    他们刚走到奇味居,夜拾已经飞跑过来。



    “你那里捡的这么好的小兄弟?小兄弟,给我买卖帮忙好不好?我给你多加工钱。”



    夜拾大眼睛翻了一下肖纵:“我跟着我哥!”



    肖纵忍不住哈哈笑了。



    孟聪明道:“对了,公主怎么样啊?”



    肖纵似乎不在意地道:“大概焦急地等待韩杰来袭击你吧,我不是忙着收购铺子吗?并没有很多时间关注她。”



    孟聪明哼了一声:“还是要多关注,不要让她在京城街上抛头露面,她的北燕身份,很容易露馅儿的。我再抓紧些,估计杀手团就该出现了。”



    夜拾突然哆嗦了一下,肖纵没有注意,孟聪明却感觉到了,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



    不一时,来到肖纵的铺子,果然是一连铺的十几个铺面,都被他买下,他就住在铺子后面的豪阔宅子里。



    他们几个一进门,孟聪明便打发夜拾去帮着店伙理货。



    夜拾很高兴地去了。



    从铺面穿到后面的院落,似乎听到他们的声音,若莎跑了出来。



    她穿得国朝服装,好在她也会说国朝话。



    最多被当成外地口音的国朝女子。



    她紧张地对肖纵道:“我看到了他们!”



    肖纵和孟聪明也紧张起来:“谁?韩杰?”



    若莎点点头。



    肖纵道:“在哪里?”



    若莎道:“没有看到他们人,是在街上。但我闻到了他们的味道!”



    孟聪明简直无语了:“公主殿下,您能不能说得确切一点,韩杰进京城,是很严重的事情!”



    他当然记得今天在卧虎帮出的事情。但那个标记,一定不是韩杰留下的。



    若莎眨巴着大眼睛,现在她最怕的就是孟聪明:“我一定没有说错!”她的表达还不很国朝,“一定是他们!他,一定感觉到了我!”



    孟聪明和肖纵交换了一下眼色。



    孟聪明道:“韩杰感觉到了你,他没有跟着你发现这个地方?”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