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优秀的猎犬(4000字+)


本站公告

    刘安恰好赶在城门关闭的时候出了城门,听到后面关闭城门的声音,刘安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



    相比在城外的救护所,在城内更加难受,开始的时候没人,心里烦躁。



    后来人多的忙不过来,而且法会那边,是不会宵静的,所以这几天刘安感觉很是疲劳。



    “刘大同?”刘安开口喊道。



    “大师,刘大头好像没有出来。”赶马车的人开口说道。



    刘大同被人喊刘大头,是因为刘大同什么都想管一下,被人戏称头儿。



    刘安也没有在意,刚才出城门的时候人不少,走散了就走散了,也就不长一段路。



    城门外是护城河,还有吊桥,吊桥一般不用拉起来,除非是维修保养,战争的时候。



    过了吊桥,就是一片宽几里地的平坦地面,这里是平时的骡马市场。



    这里曾经是战场,也是为了防止敌人偷袭准备的,毕竟视野很开阔。



    在这平坦的地面,是纵横的壕沟一类的东西,这是以前防止骑兵偷袭的最佳方案。



    因为曾经在历史上,有人就用三千轻骑兵奇袭长风城,差点让长风城陷落,因为别人跑的比你情报传递的都要快。



    这里除开几个骡马市场,其余的并未有人,因为这里死过很多人。



    在远处的一个山丘上,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看不清是什么人,在这人的面前,是一个小鼎,五足。



    这人眼睛里面有一点绿光,在这人的眼睛里面,眼前的小鼎里面冒着绿光。



    这一点点的绿光在小鼎里面不断翻腾。



    “终于来了,差点耽误了时间。”这人看着刚刚露出的月牙,不满的嘀咕。



    之间这人手上也冒着绿光,拿着一撮头发,把这一撮头发放在一个铃铛下面。



    诡异的是,这头发就悬浮在铃铛下面。



    摇晃铃铛,这头发就破碎成无数的粉末。



    这人伸出另外一绿光的手一点,小鼎里面的绿光就飞了起来。



    被这人送到铃铛下面,与粉碎的头发粉末融合。



    “去!”这人一甩铃铛,那一点绿光就朝远处的道路上飞了出去。



    这人看着绿光没入马车里面,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刘安正在迷糊之间,忽然听到噗的一声。



    被吓了一跳的刘安,外面的车夫也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车轴断了?”车夫立即下车查看。



    刘安则惊呆了,灰灰菜的下面两片叶子正压着一个闪耀着绿光的东西,然后这灰灰菜的无数根须,一下子就把这绿光包裹起来。



    “大师,您没事吧?”车夫拿着灯笼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东西,开口问道,难道自己听错了。



    “没事,怎么了?”现在马车里面已经是黑暗无比了,刚才的绿光彻底被灰灰菜根须包裹了。



    摸了摸铜壶盖子,发现又变形了,这灰灰菜的力量太大了。



    “莫非是精怪?”刘安心里嘀咕,但是刘安根本不相信,因为这世界就这样,哪里有什么精怪?



    车夫以为是其他马车压到什么东西了,就继续赶路。



    刘安把蜷缩成一个球的灰灰菜放在铜壶里面,然后就塞上铜壶盖子,继续打瞌睡。



    “居然吃萤火虫。”迷迷糊糊之间,刘安心里嘀咕。



    刘安进了救护所,果然有一个摔断手臂的樵夫,这樵夫看到刘安进来,很是惊讶。



    “大师,救命啊。”随后这樵夫立即叫~了起来。



    手臂断了,骨头都叉出来了。



    刘安什么话也不说,直接银针释放出去,然后用酒精清洗。



    酒精清洗的时候,这人疼的满头大汗的,然后是开刀,缝合。



    当刘安掀开盖在这人身上的白布,主要是有人看到给自己动手术,做噩梦,所以后来有遮掩的白布。



    发现这人居然晕厥过去了,并且脸色通红。



    “危险了。”刘安看到这人,以为发烧,心里嘀咕。



    退烧的药给这人灌下去,然后送到病房观察。



    “怎么可能?”救护所对面的客栈二楼,漆黑的房间里面,刚才那个释放绿光的人看到刘安打开窗户,释放一些烟雾,估计是熏蚊子的东西,整个人都好好的,根本没有事情一样。



    咚咚!



    有人敲门,这人还没有去打开门,外面就进来人了。



    “怎么回事?”来人一身平民打扮,语气不善的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情报不对?”披头之人皱眉问道。



    “你自己也去看过了,对方什么也没有。”来人开口问道。



    “我会解决的,你们等着吧,我绿头陀还从未失手过。”绿头陀蛮横的说道。



    “那就快点,不然清风观的那些博士回来了,就有你好受的。”来人不耐烦的说道。



    “哼,一群凡夫俗子!”绿头陀哼了一声。



    刘安在对面熏了一下房间,房间里面有蚊子之类的,用药粉熏一下。



    药粉有毒,打开窗户散一下。



    “咦!”刘安忽然发现对面的窗户打开了,房间里面有绿光出现。



    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不过这绿光有些奇怪。



    绿光要说应该把周围的房间都照耀的发绿,但是没有。



    对方还用一个铃铛摇晃着,还嘀嘀咕咕的。



    这救护所就是在官道旁边,官道才多宽,况且对面街道上二楼还凸出来的。



    对面客栈是后来附近的人建造的,主要就是看到救护所这边人来人往的。



    对面那披头散发的人手里的铃铛吸起一团绿光,然后铃铛朝自己这边一扬!



    对面批头散发的人这才看到刘安看着自己。



    噗!



    刘安看到一团绿光朝自己飞过来,以为是什么其他东西,手里的手弩一下子就朝对方发射了出去。



    对面的人没想到刘安居然会看到绿光,惊愕不已差点没有躲开,被击中了肩膀。



    那一团绿光仿佛也失去了指引,然后乱窜,最后朝刘安飞了过来。



    “来人啊,对面二楼有贼人!”刘安被吓了一跳,一嗓子就喊了起来。



    “什么!”



    “什么!”



    救护所这边现在人多,听到这话,轰轰轰的就一群人冲了过去。



    就连客栈的伙计都拎着擀面杖朝自己的二楼爬上去。



    “来人啊,有贼人!”一名伙计上二楼,就看到披头散发的人,大声喊道。



    手里的擀面杖就砸了出去。



    “看劳资的菜刀!”后面的一名伙计两把菜刀就飞了出去。



    “这边!”刚才接头的汉子开门喝道。



    “有两个贼人,朝后面去了。”两名伙计大声喊道。



    当当当!



    当当当!



    铜锣被敲起来了。



    周围的村子的人听到铜锣声,纷纷的打着火把起来了,也敲锣。



    汪汪汪!



    汪汪汪!



    村子里面的狗成群结队的冲出了村子。



    农村的土狗一起就是一群,十几二十只,一般的贼人还真不敢进这些村里面。



    村里面的土狗认人,如果是某家的亲戚,只要来过,其中这家的土狗就会记得,然后屁颠屁颠跑过去,其他的狗看到这样,就不会太叫~了。



    不然就等着被一群土狗围攻吧。



    刘安关上窗户,就地一滚,怕对方有什么暗器。



    对方没有进来,那一团绿光居然透过窗户进来了。



    “鬼……。”刘安看到这一幕,哆嗦的都没有喊出来。



    噗!



    就在这绿光冲进来的瞬间,铜壶盖子再次飞了出去。



    多多也是弓着身体,看着这绿光。



    刘安捂住嘴巴,赶紧的过去把灰灰菜抓在手里,就像抓苍蝇拍一样。



    一下!



    丢过去!



    这灰灰菜就直接与这一团绿光撞击在了一起,灰灰菜的下面两片叶子一下子就膨~胀的像是两片大荷叶一样,一下子就把这一团绿光包裹着。



    喔!



    刘安惊呆了。



    “这……这……这货还会变大!”刘安结巴不已。



    很快这灰灰菜就把这绿光包裹起来,然后根部伸进了这叶子里面,随后蜷缩在一起。



    形成一个球形的样子。



    咚咚!



    “大师!”



    “大师!”外面有人敲门。



    刘安一把把这灰灰菜拿起来,然后丢在一个皮箱子里面,盖上盖子。



    “贼人抓~住了吗?”刘安把门打开一个缝隙,然后一副怕怕的样子问道。



    “没有,不过对方跑不了,这附近住的可都是老兵后代,还有不少达官贵人,我看到对面几个客栈的老板的伙计都带着那种弩追上去了。”徐明开口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进来陪陪我吧。”刘安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打开门之后,徐明与吴亮进来了。



    吴亮开口说道:“大师,其他人都追上去了,包括居住在那边的巡检司的人。”



    没错,因为这里人多,所以官府在这边新设立了一个巡检司,就是那种武装巡逻一样。



    绿头陀被弩箭击中之后,直接拔~出弩箭,然后跟接头人从客栈后面二楼窗户一跃而下。



    后面就是农田,不过现在刚刚种下禾苗,还很浅。



    嘣!



    后面响起一声嘣的声音。



    有弩!两人一阵激灵,然后飞快的朝农田里面跑了出去。



    “放猎狗!”



    “狗~日的,居然敢来我们这边撒野!”



    客栈老板一身皮甲,手里还有一把弩,开口喝道。



    几个伙计手里也是弩,这些都是老兵的后代,手里的武器也是祖上传下来的,平时也就打打猎什么的,没有不开眼的贼人,现在居然有贼人。



    汪汪汪!



    “哈哈,胡老二,这次看看咱们谁先抓到猎物,没想到你的客栈居然有贼人,哈哈!”隔壁客栈老板也一身皮甲,身边几个伙计也牵着猎狗,哈哈大笑。



    “王三麻子,比就比!”



    “还有我,胡二哥,王三哥。”



    “哈哈,还有我!”



    放狗!



    一瞬间,十几二十条猎狗就冲了出去。



    汪汪汪!



    这就是黑夜里面最好的指引,而远处的村子里面的狗听到叫声,也纷纷的叫~了起来。



    村子里面的人也开始动了,火龙开始移动。



    这边客栈几位老板不但是带人,还骑马,这几位并未紧追上去,而是慢慢的在后面。



    附近几个村子的人都起来了,火把,还有狗!



    优秀的猎犬,不止一只,弩!长枪!弓箭!



    晚上,所有人都远远的,一切交给优秀的猎犬



    嗷!!



    一只猎犬发出惨呼声!



    呜呜呜!



    呜呜呜!



    猎犬本身就是一群的。



    接头的人手里一把刀,直接砍向了后面的猎犬,后面的猎犬本身一个避让,但是无奈旁边还有猎犬,于是这一只被砍上了。



    其他猎犬一下子退开。



    嘣!



    一声弓弦声,从黑夜里面发出来。



    噗!



    听到声音接头人一闪身,恰好就被击中了。



    “快走!”接头人大喊一声。



    嘣!



    嘣!嘣!



    黑夜里面,接二连三的弓弩的声音响起来。



    噗!



    绿头陀被再次被击中,就是这么倒霉。



    其实优秀的猎人完全可以凭借狗狗围攻的方位进行攻击,不过晚上就是碰运气。



    但是这边猎人不止一个。



    啊!



    绿头陀一身本事不在厮杀方面,都在暗算人方面。



    “有煞气!”绿头陀感觉这弩箭就像高温的铁在肉里面燃烧一样。



    “说对了,这箭头在蛮人战场上杀了两个蛮人,我家的田就是用这把弩挣下的。”胡老老二喊道。



    “投降吧!”王麻子也开口喊道。



    啊!



    不知道是那一只狗,黑漆漆的直接过去,就下口了,接头人被咬了之后手里的刀一下子就砍了下去,但是这狗受到伤害,脑袋不断摇晃着,直接把这人拉到在地。



    周围的狗一拥而上。



    起码有数十条狗,一下子子就冲了上去。



    啊!



    啊!



    啊!



    黑夜里面响起两人的哀嚎声,然后很快没有了声息。



    等到那边拿着火把的人把狗赶走,两个人已经~血肉模糊了。



    仔细查看两人的身份牌,发现是假的,在场的人就放心了。



    尸体被人带走了,东西也看了一下,一个小香炉,铃铛,还有一些其他的瓷瓶什么的,一看就是道士用的东西。



    “这些肯定是刘大师的,我在刘大师那边看到过有不少的瓷瓶。”胡老二开口说道。



    “对。”王麻子也点头。



    于是大半个时辰之后,还带着血的铃铛,五个足的小鼎,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都给刘安送回来了。



    刘安看着小鼎里面绿油油的东西,这绿油油的东西通过没有盖好的盖子缝隙可以看到。



    但是这些人好像视而不见。



    “这里面东西没少吧?”刘安开口问道。



    “大师,冤枉啊,我们拿到的时候,这里面都是空的。”王麻子立即叫屈道。



    “噢。”刘安大着胆子打开小鼎,可以看到里面点点绿光在里面游动,而王麻子,徐明等人就是视而不见,反而是箱子那边有动静了。



    刘安直接把小鼎盖上,然后说道:“里面是一些沉香而已,丢就丢了,不过我不希望大家知道我这边有沉香。”



    “明白,沉香价格堪比黄金,这两个肯定是江洋大盗。”王麻子看了箱子上的多多一眼,然后点头。



    “嗯,那就劳烦两位送到官府去了,我就不去了,人小胆也小啊。”刘安开口说道。



    “那就多谢刘大师了。”两人也是十分高兴,毕竟两个没有身份的人,抓~住造假身份牌的人,啧啧,操作空间很大啊。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