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白赚把仙兵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白赚把仙兵

    认怂了,冬意封居然认怂了,这绝对是雨凌宗破天荒的事情,甚至所有人都因为他的这一公然举动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冬意封居然会认怂,而且还是对这个刚到不久的飞升者何冲认的怂。

    虽然何冲辈分跟他是一样的,但谁都知道这个辈分水分太大了,完全比不得谢克冯跟赵帘昂他俩。

    而且就算是谢克冯这位宗主,也从来没见过冬意封认怂的时候,平时那种看似的尊重不过就是顾及到宗主的地位罢了,否则冬意封早就翻了八百次脸了。

    但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跟何冲认怂,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赤果果的认怂,这可绝对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其实冬意封也很无奈,他也不想这么做,但不这么做根本不行,毕竟之前他门下的弟子把事情做的太绝了,而且他也把话说的太绝了。

    虽然大多是问题都被何冲披露了,但那充其量不过是门下弟子的所作所为罢了,怎么算都到不了他冬意封的头上。

    而且何冲显然也不打算再继续深入的讲下去,虽然冬意封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眼前的情况来看,的确就是不想讲了。

    其实他不知道,何冲也有自己的难处,之所以没加重的深究王瑜等人拦截想要杀死他俩的事,完全是不想暴露自己可以操控灵兽的问题。

    故而虽然那王瑜曾说去追何冲两人,但何冲却根本没接这个话茬,而是只是他们污蔑而已。

    可惜冬意封不知道这一点,他甚至只是以为何冲在留着一个把柄,要挟自己就范罢了。

    如果真要把这事给牵出来,就算也说是车绵鄂他们自己搞出来的事情,冬意封也一样难逃干系。

    毕竟是他门下的弟子,刺杀长辈跟污蔑长辈可又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罪名了,他冬意封担不起,同样没有人能担得起。

    所以他得认怂,确切的说不得不认怂,这才向何冲低头,这才说出了那番话来。

    “这样啊。”何冲挑着眉毛看了看他,却对耿博问道,“耿师侄,你说这事咋办呢?”

    “这个……”耿博虽然胆子大了不少,但面对自己的师伯还是没那么大的胆子敢说不,只能尴尬笑道,“要不就这样吧。”

    “就这样?”何冲似乎早就料到,双眉高高的挑起来,“我被污蔑成这样了,居然只能这样?连个赔偿都没有?”

    雨凌宗挺穷的,他们几个位置高的人也都没啥好玩意,甚至他们所有人的家什拿出来恐怕大批没有何冲的贵重,给什么能让他满意了。

    “这样吧。”何冲挠了挠鼻子,“我瞅着那谁……车绵鄂的那剑不错,正好我还没有趁手的仙兵,要不就给我了吧,勉强算是饶了这一回。”

    “这……”冬意封听到这话还真是犹豫了,要知道车绵鄂的长剑可是他给的,而且也的确是把品质上乘的好仙兵。

    耿博在旁边听的好奇,开口就想问‘你不是有把短剑吗’,还好何冲及时发觉他的意图,一瞪眼让他给憋了回去,这才不至于露馅。

    “不愿意啊?”何冲看向冬意封,嘴角一歪,“那成,让他等着倒霉吧,这事我没完!”

    “不不不,师弟,你别误会。”冬意封赶忙找补,“绵鄂只这一把仙兵,你看是不是……”

    “就一把啊?”何冲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那成,把你的给我吧,我这人不挑食,只要好用就成。”

    没想到居然得要冬意封的仙兵,何冲摆明就是要给他们点厉害的教训了,不满足就不算完。

    “何师弟,要不这事咱们以后再商量定论吧。”谢克冯此时出面打着圆场。

    “那不行,他们污蔑我的时候怎么没说以后再污蔑?”何冲重重的哼道,“就现在,答应了怎么都好说,否则我也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咱们对簿公堂,看看谁更占理!”

    这话就是说给冬意封听的了,那意思就是你如果不老实点交出来,那就别怪老子把真实情况抖出来。

    到时候真要一查到底,你也别向好过了,看看究竟是仙兵重要还是你以后的命运重要。

    这根本就是个送分题,冬意封知道自己没别的办法。

    谢克冯见何冲如此坚决,再加上巩斯在旁边朝自己直瞪眼,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能叹气去劝冬意封。

    “冬师兄,去让人把车绵鄂的仙兵送来。”谢克冯皱眉很不耐烦的说道,“既然做错了事,就要认罚!”

    谢克冯既然这么说了,那冬意封也知道没办法在说下去了,否则要么就是把自己的仙兵拿出来,要么就是大家刨根究底一下。

    这两个结果,冬意封都很不想看见。

    车绵鄂的确是他的大弟子,但又不是亲儿子,对冬意封来说所有人都只是利用关系罢了,什么亲密无间完全是不存在的。

    而且车绵鄂的仙兵虽然好,但比起他的来说却还是差了一些,所以也只能把车绵鄂的仙兵交出去才行。

    至于何冲之所以会要这东西,倒不是说车绵鄂的那把剑就是好到哪去,而是他纯属想恶心一下对方。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鱼肠剑太招眼了,此时没人认出来那是以为他不常在其他人面前展示出来。

    真要是被人给认了出来,到时候他可就别想清净了,估计有的是人来争抢拼夺。

    所以得弄把仙兵回来,可一般的何冲也不愿意要啊,就得弄个好点的。

    以前从耿博嘴里打听过这些事,知道那种好的仙兵早就被瓜分了,雨凌宗所处的位置又很匮乏,要啥啥没有,吃啥啥没够的。

    所以想要找到好的仙兵,那就得从这些各门的大弟子身上下手。

    宇文弦跟吕鹏云自然是不行了,首先无冤无仇的,而且前者也帮了好几次,何冲不是个不知道好歹的人。

    所以就剩一个车绵鄂,而且也就得是他,何冲算计他是完全没有半点的心理压力。

    确切的事这家伙自己送上门来了,不收拾他还能收拾谁呢。

    “成吧,既然冬师兄答应了,我暂时也就不追究了。”也不等冬意封开口,何冲直接说道,“以后让你这些弟子长长脑子,跟我较劲,他们有这能耐吗?”

    “知道了。”冬意封气的牙都快咬碎了,可又不能说,只能拱拱手,转身离开。

    冬意封走了,化雨门的人自然也就留不住,待得他们所有人都走了,场内忽然暴起震天的掌声还有欢呼声,那家伙真是排山倒海,跟过年了似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