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我捡的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我捡的

    定雨门跟碎雨门的一众人等也都对化雨门非常厌恶,却因为化雨门的实力最强而且都是同宗,再加上雨凌宗的规矩,让他们敢怒却无法言语。

    平时都是冬意封带着他门下的弟子耀武扬威的好不得意,所以其他人根本没法去说什么。

    但哪想到何冲这个初来乍到的人物,居然稳妥妥的让那个老家伙吃了这么大一亏。

    不仅得当着面道歉认错,更得把手底下大弟子的仙兵送过来给何冲,这可比打脸要狠多了,又这么能让他们不痛快呢。

    何冲这就等于是狠狠的帮着那些人出了一口恶气,憋了这么多年的不痛快,突然被一个最让人瞧不上的家伙给宣泄出来了,也难怪他们会欢呼。

    这欢呼声和掌声不小,化雨门的肯定听见了,虽然很恨,可没办法,只能权当不知道憋在心里。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谢克冯拉着脸呵斥众人无理,吓的那些人马上闭了嘴。

    他毕竟是掌门,也不好太过于偏袒,但其实谢克冯心里也是非常爽的。

    本来这一等奖是要给何冲的,但何冲很明确的表示那都是耿博的功劳,居然一点都不要。

    这就让谢克冯有点难办了,后来在商议之后,决定他俩公得第一,至于那储物玉器的事就让他俩自己分配去吧。

    何冲当然没话说了,当场就让给了耿博,惹得众人对他又是高看了一眼。

    不过说实在的,那储物玉器实在是差的不成样子了,玉质比石头好不到哪去,里面的空间也小,何冲看着都觉得寒碜,再看看耿博那欣喜若狂的样子,他直翻白眼。

    虽然储物玉器是送人了,但苍武阁那何冲倒是能进,毕竟是共同奖励。

    至于剩下的,第二名是宇文弦,第三名是吕鹏云,他俩也只是进入苍武阁的机会而已。

    只不过他两人也都把机会让给了其他师弟了,毕竟他们早年就进去过,这次的狩猎不过是给同门之人增加学习的机会罢了。

    至于储物玉器也是如此,只可惜被何冲抢了去。

    那些灵兽晶都被收走了,何冲总觉得谢克冯拿走这些东西是有什么用,但又说不清楚。

    他现在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提前用神之中指查看一下,搞的现在好奇的要死。

    不过这也都是小事,何冲要真就想去查,随时都能进山去找点灵兽晶回来,那个 地方对他来说反倒比在宗门里安全了许多。

    狩猎虽然结束了,而且何冲跟耿博两人也都成了风云人物,尤其是耿博,那简直就是受到万人敬仰。

    要知道何冲最后可以说把功劳都归结在他身上了,所有一切都是他做的,自己也是他保护的,那家伙简直就成了大英雄。

    就算是吕鹏云这个一直都不苟言笑的家伙也凑上来搭讪了几句,倒是有点意思。

    但是,事情却还没有结束,待得他们各种客套完,谢克冯直接告知何冲,让他跟耿博俩人到宗门正殿去一趟。

    这正殿何冲也只来过一次,就是第一次到雨凌宗的时候,那次真的是一个个都跟什么似的,全都瞧不起他,也就谢克冯还凑合。

    赵帘昂看着他就和看弱智差不多个感觉,反正不是看正常人的架势。

    这次也是他们三个在场,只不过还多加了一个巩斯。

    自从跟何冲扯上了关系,这巩斯出来招摇的时候明显多了许多,以前的他可是只管炼丹种药,其他的看都不看。

    可现在不一样了,何冲怎么也算是他名义上的弟子,怎么着都得出面。

    冬意封虽然被臭的脸都快没了,但还是出息了,谢克冯也知道不能少人,否则还不知道能传出什么话来。

    “这些灵兽晶……你们是怎么得来的?”谢克冯待得人都到齐,直接单刀直入的问道,“真的是你们狩猎来的吗?”

    这话问的很对,何冲以及耿博展现的境界不过就是融灵境的初期和中期,怎么可能搞到五六品的灵兽晶,甚至还有四品的。

    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能有七品的一两个就已经是烧高香了,怎么可能这么多。

    那冬意封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本来都不想再纠缠什么了,但一听这话又来了精神,可也谨慎许多,没有马上回话。

    “不是……”何冲很直白,“我们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些品级的灵兽。”

    “这些是假的?”谢克冯一指旁边那些高品级的灵兽晶,有些震怒的表情,但还在隐忍的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这些当然是真的,只不过我们取巧罢了。”何冲不慌不忙的回答,“打,我们是肯定打不过那些灵兽,但架不住我们能捡啊,这些就都是我们捡来的。”

    “简直一派胡言!”冬意封终于忍不住开口,“灵兽难道是死的不成,还能让你们剖开心脏拿着灵兽晶?”

    “那你可真是说对了。”何冲嘿嘿一笑,“这些灵兽就是死的,而且是自相残杀致死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谢克冯感觉自己脑袋有点不够用了,“还有,据我所知,在结界内事没有六品以上的灵兽,就算七品都极少,你们究竟去了哪?”

    “当然是结界外了,不过是因为我好奇才闯了过去,耿师侄为了保护我无奈下才跟出去的。”何冲将责任尽数揽到自己身上,“但很奇怪的是,结界外一个灵兽都没有,我俩好奇的朝着山上走去,却发现有大批的灵兽在一处小空地自相残杀,然后我俩等到它们打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那几只也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这才下手把灵兽晶捡回来的。”

    “简直胡说,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冬意封哼道。

    “不信你们去查嘛,我给你提供地址。”何冲撇嘴,“包括结界内也有一批灵兽自相残杀,你们都可以去查。”

    “是的,何师叔没有说谎。”耿博出声道,“的确就是这样,只是不知道它们为何要自相残杀。”

    耿博也不算说谎,他的确不知道。

    “如果此事是真的,那你们就是作弊。”冬意封可算是找到理由了,拍案而起,“成绩不能作数!”

    “凭啥不能作数?”何冲看着他哼道,“我是偷了还是抢了?我占你们化雨门的光了?那些灵兽是你们杀得?你还要脸不?”

    这连番的四问,硬是给冬意封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气的瞪眼。

    “没错,宗门向来只规定狩猎灵兽晶,禁止争夺盗取,却从未听说过还不让捡的,便是我当年也捡过,当时的宗主也知道这事,却没有责怪一样算在成绩里,现在怎么就不行了?”巩斯这会儿也发了话,“谢克冯,你说呢?”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