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保何冲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保何冲

    胡会山居然来了,这深更半夜的造访府主府,摆明不是来套近乎拉近距离的。

    只是大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更不知道来是为了什么。

    其实有很多人,包括府主以及袁田,他们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冲着何冲来的,但这个念头随即被打消。

    鉴古行会是个什么地方,就算是府主都不敢去折腾的地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比府主还要更强的地方,在他们看来根本就不是何冲能够得着的。

    “有请!”府主不敢得罪,虽然弥罗府的鉴古行会不算什么实力组成,但谁都知道整个大陆的鉴古行会都很团结,而且一旦他们的悬赏令发下去,其他府州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前来攻打自己的。

    其实说是团结,倒不如说是好面儿,鉴古行会自认为很高大上,所以不允许他人驳斥或者压制,而他们又有着先天的优势,那就是鉴古。

    每个府州,无论大小户,那都是有着相当数量的古物,这些古物里都有着足以让他们疯狂变强的秘密。

    如果没有鉴古行会,这些秘密永远无法重见天日,所以没人敢得罪,而鉴古行会如果要悬赏,也只需要轻松的说出免费帮忙鉴定几件古物,便会有无数人蜂拥而至的。

    所以弥罗府的府主也不例外,他壳不想招惹这些人,好在鉴古行会从来也不太为难人,更不会牵扯进各个府州的内部事务来,算是达成了一个平衡。

    “快请!”府主急忙说道。

    听到鉴古行会的人来了,何冲满脸的不屑,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的很对方为啥来。

    袁田有些迷茫,他在府都这么久,唯独鉴古行会的人他无法勾搭的太熟,所以一直是他的心病。

    府主则在不断的思量着对方为何而来。

    很快,胡会山便来到了近前,身后跟着俩人,应该是师弟之类的。

    他们仨象征性的施个礼,随即便挺直腰板,一脸的高傲。

    “胡会长,这深夜造访,不知所为何事?”府主也不好意思继续坐在椅子上了,让手下搀扶着站了起来,笑问。

    “事情很简单,放了何冲何先生!”胡会山直截了当的说道,“一切事由我鉴古行会承担!”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震惊,谁能想到这真的是为何冲来的,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何老弟!”胡会山甚至都不管府主,直接转身,陪笑对着何冲说道,“都怪我,来晚了,千万不要见怪啊!”

    这下众人更是吓的张大嘴,他们那见过胡会山这模样,以前不是没碰过面,但哪一次不是眼高于顶的样子好像欠他几百吊钱似的,这眼前的那副巴结模样是几个意思,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胡会长,这是……”袁田忍不住开口询问。

    “你闭嘴!”胡会山扭头恶狠狠的瞪着他,这家伙变脸比变天都快,“我听说就是你一直跟何先生作对是吗?”

    “我没……”袁田下意识的就想否认。

    “哼,不要狡辩,所有事情我都查的清楚,这账以后再跟你算!”胡会山指着袁田说道,“别人怕你袁大管家,我却不惧,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这真的是有范儿,胡会山一出手,没有敢吭声的,那袁田刚才的气焰也都没了,乖乖的站在旁边硬是不敢吭声。

    毕竟连府主都打怵的组织,他一个小管家更是屁用没有。

    “鱼英纳府主,你放不放人!”胡会长又看向府主,只不过并非跟其他人一样只称呼称号,而是连人家的姓名都叫了出来,摆明是有威胁的意思。

    “哈哈哈,胡会长说笑了。”府主心中暗恼,却又无可奈何,“你来之前何冲的事就已经解决完了,你怕是不知道吧,他为府都解决了一大毒瘤,我们正在嘉奖他呢,现在他已经成为了执法殿的殿丞,这不刚委派上,你就来了,真是巧啊,哈哈哈!”

    这话摆明是在妥协,但好歹是之前的确说过那话,也不至于面子太伤。

    “最好是这样,要是让我知道谁敢为难何先生,鉴古行会都跟他没完!”胡会山说着话,又瞪了一眼袁田。

    而那袁田这时心里都快骂翻天了,可就是一点办法没有,鉴古行会要捏死他就跟捏死一直蚂蚁一样,他不能也不敢作对,虽然心里恼怒可此时只能尴尬恶笑着。

    “等等!”但没想到这时何冲居然开了口,“你们这说一句那说一句的,几个意思?我需要你的搭救吗?跟你有关系吗?我请你来了吗,胡会长?”

    听到这话,众人再度张大嘴,谁能想到何冲居然不知好歹到这个程度竟然敢当众顶撞胡会山。

    而且还是人家来帮忙,他却给顶回去的,这简直是不要命外加不要脸。

    袁田一愣,心中却立即大喜,他知道何冲这次真的是死定了,敢如此得罪鉴古行会的会长,真的是没脑子。

    “何冲,你怎么敢对胡会长这么说话!”袁田知道自己该表现的时候到了,厉声呵斥。

    “管你屁事,闭嘴!”何冲很不耐烦的瞥了他一眼,“怎么哪都有你!”

    “你说什……”袁田一瞪眼,还想再出头。

    “何先生说的没错,你给我闭嘴!”可谁能想到胡会山也转头照着袁田骂了过来,“你算什么东西,何先生说话也轮得着你插嘴吗?”

    这是什么套路,众人再度傻眼,就算是府主也一起张大了嘴,难道现在不应该呵斥何冲嘛,怎么这胡会山反倒骂起了袁田。

    “鱼府主,这就是你的人?这么没礼貌?”胡会山很不满的说道。

    “袁田,退下!”府主赶紧说到。

    袁田真是一肚子委屈,却是没地儿去说,只能老实的闭上嘴,好像被欺负的小媳妇一样难受的要死。

    可是接下来,更加大跌眼镜的事又发生了。

    “何老弟你说的是,我的确擅作主张,但也是怕你出危险。”胡会山摆足了巴结的面孔,对着何冲一脸的谄媚,“我就知道你一定没事的,这么本事,肯定能化险为夷!”

    “你别来这套,我不吃!”何冲真是一点脸都不给,“我告诉你,今儿是你自己来的,所来目的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休想拿这件事让我领情!还有,你别老弟老弟的叫着,我跟你很熟吗?”

    府主府今天怕是最震惊的一次,谁能想到何冲都如此的不给面子了,那胡会山居然还是笑脸相迎。

    “府主!”就在这时,守卫又跑了来,“东余商行的任商主来了,说要求见你!”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