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新炎街,老子说了算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如秦墨所猜测的不错,食杨街退兵了。

    在这最后的一步,杨浩枫还是选择了放弃。

    如果是他一个人,杨浩枫或许舍了性命也要杀了三位新炎街主。

    但在杨浩枫的背后,有着数百位食杨街的百姓。

    他背负的不仅是作为父亲的职责,同样也背负着杨家大家世族的未来。

    越到了一定地位,做事便越要趋于理性。

    比起做父亲的职责,杨家近千年的岁月发展,才至关重要,至于其他的,都不值一提。

    这是作为大家世族的家长必须要承担的,也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无奈。

    食杨街和新炎街签订了百年的停战协议。

    三位新炎街主,哪怕已成了残废,也保持着该有的理性。

    他们必须要让杨浩枫和他们签订百年的停战协议,才能放心杨浩枫不会再杀回来。

    杨浩枫终归和这些光脚的人玩不起。

    他含恨的看了眼新炎街,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这条残破的街道。

    战后的狼藉,已是难以形容。

    尸骸遍野,残破不堪,已是看不到一丝一毫完好的样子。

    远处的救护车赶了过来,对新炎街的伤员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其中,黎九诚受伤最为严重,他双腿俱断,而且成了太监……

    下半辈子,他就要在轮椅上,度过余生了。

    没有人愿意前往医院,大家都留在新炎街这片废墟上。

    哪怕是黎九诚,也是包扎完惨痛的伤口之后,选择了留在了新炎街。

    战后余生,令人们格外珍惜这片故土,这是两百多位新炎街的百姓,用生命捍卫下来的故土,虽然在天隐市他们可能卑微的如同蝼蚁。

    但在这新炎街内,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三大世家,包括旁系在内,也只剩下几十个人了,若说毫发无伤的,几乎没有,每个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经过两个小时的战后整理,两百多位新炎街的人被安置在坟墓之中。

    丁奉就让人把他们葬在新炎街这片土地之上。

    只是人数太多,根本不好安置,只能通过姓氏分类,挖出三个大坑,将三大世家的亡人,葬于其内。

    丁奉三人坐在废墟上,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三个偌大的坟堆,沉默无声。

    战后久违的安宁,让一切好似变得都不再重要了。

    小世家是消耗不起街道战的。

    这一场消耗,将三大世家打回了百年前的原形,甚至比百年前的状况,还要惨烈许多。

    “还好,我们还能重建家园。”仲金瑞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点燃。

    丁奉同样挤出一丝笑容,“只要我们人还在,再通过几十年的努力,一定能把新炎街变得更加的繁荣。”

    黎九诚笑着看了两人一眼。

    的确,对于现在的三大世家来说,能活着就已是不错了。

    与食杨街签订百年停战协议,是具有天隐市的法律效应的,他们也能高枕无忧百年有余,这一百年的重建,时间谈不上富裕,但也足以让新炎街恢复到曾经的模样。

    “只要我们的性命还在,一切都还未有定数。”

    仲金瑞握紧拳头,看了眼自己断臂的伤口,他冷冷的笑着,“我们迟早有一天,会让食杨街把今日的一切,偿还回来的!”

    听到仲金瑞的话,丁奉和黎九诚都是沉默无声。

    他们心里清楚,这一战过后,本就与周边街道有所差距的新炎街,现在差距就更大了,几乎什么都没留下,更别提复仇的事。

    “去给他们上两炷香吧。”

    沉默良久,丁奉缓缓说。

    三位家主,身后跟着数十位新炎街幸存的百姓,他们站在了三堆土坟前。

    三人接过香火点燃,黎九诚坐在轮椅上已鞠不了躬,就只能低下头,而其他人,尽皆将香火插于废墟上,冲着三堆坟墓,缓缓弯下了腰。

    这些为新炎街付出生命的人。

    或许在很多天隐市人眼中,不过是一堆蝼蚁死了,但对于幸存下来的新炎街人们,这些死去的人,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都值得铭记。

    三位家主就站在坟前,静静的看着。

    今晚注定难以入眠。

    “我来给新炎街亡人上香。”

    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声音,打破了久违的寂静。

    新炎街的人们呆愣的让开道来。

    却见秦墨身穿一身丧服,神色哀戚,缓步走来,他身后还跟着祝小双和黎明。

    黎九诚三人看到秦墨的出现,猛地神色一怔。

    新炎街的人们,也全都愤怒的握紧拳头。

    秦墨此时的出现,更像是一个看笑话的人,他新炎街的家事,还容不得一个外姓的人过来怜悯!

    “都让开!”

    仲金瑞冷冷的呵斥一声。

    那些意欲挡住秦墨道路的人们,全都愤怒的咬了咬牙,让开了一条道。

    秦墨跪于三堆土坟前,三人点燃香火,冲着三堆坟墓微微鞠了一躬,将香火立于地面上。

    然而,秦墨好似并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他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坟堆。

    “秦先生,今日我新炎街悲痛之日,还请你速速离开!”丁奉握紧右拳,咬牙道。

    三位家主,之所以还能在秦墨面前克制的很好,保持着礼貌,也是惧怕秦墨和神家不清不楚的关系罢了。

    跪于地上的秦墨,此时更像是个看热闹的看客。

    而且看热闹还不够,非要过来上香,嘲讽一下新炎街。

    毕竟,新炎街的人怎么对秦墨的,众人心里都清楚,秦墨又怎可能悲痛的过来给新炎街的人上香?

    他不在新炎街放鞭炮庆祝,就算不错的了。

    对于他的出现,众人更多的,觉得是在反讽。

    “我现在很痛苦,你们不信吗?”秦墨淡淡的问道。

    新炎街的人们,都不由发出一声冷哼。

    “是你们,非要把我逼到这步田地呀!”

    “但凡你们给我秦墨一丝活路,也不至于逼得我屠尽你整条新炎街的人。”

    “我看着这些人,死在我的阴谋之中,我都觉得痛苦……”

    听着秦墨的话,黎九诚三人的面色渐渐变得扭曲起来。

    身后新炎街的人们,面色从惊愣,逐渐的转变为愤怒。

    “秦墨!你不得好死!”

    “我要了你的狗命!”

    有两位年轻人,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朝着秦墨就杀了过来。

    秦墨猛地皱起眉头。

    “聒噪!”

    他猛然一声怒喝,捡起地上两颗石子,他头都未转过来,看也不看身后冲来的两位年轻人,就猛地将石子飞了出去。

    啪嗒!

    石子强大的力道,威力不亚于子弹,竟直接穿过了两位年轻人的眉心!

    两位冲来的年轻人,又惯性的跑了两步,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死了。

    两颗石子,瞬息秒杀两位新炎街的人!

    刚才还冲着秦墨愤怒咆哮,说着要把秦墨撕了的新炎街之人,此时此刻全都乖乖的捂住了嘴。

    虽依旧愤怒的盯着秦墨,却俨然不敢再向秦墨造次了。

    直到看到地上两位年轻人的尸体,新炎街的所有人,方才在现在明白过来,强弩之末的三大世家,现在在秦墨面前,已是不堪一提。

    这包括坐着轮椅的黎九诚和断了手臂的仲金瑞和丁奉。

    哪怕此刻,他们三人愤怒的面色扭曲。

    他们盯着秦墨的眼神,如同在盯着一位不共戴天的仇人!

    可他们却不敢乱动。

    不敢再像曾经新炎内战那时,让秦墨跪下,把秦墨掌控在手中。

    数个月的隐忍啊!

    秦墨已不再是刚入天隐市的傻小子。

    而面前这些曾经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新炎街人,也不再是当初那个,能让秦墨低头的大人物了。

    “你杀了我的孩子?”黎九诚冷冷的问。

    “不,是杨嵩杀的,只不过,你孩子和那个女人睡在一起,是我帮他们搭的线。”秦墨淡笑着解释。

    “也是你派她,告诉我黎泰的死因?”

    “没错。”

    “也是你在我走后,给杨嵩补上了最后一刀?”黎九诚渐渐握紧了拳头,他愤怒的声音,都快窒息了。

    秦墨晃了晃手指,淡笑着,“不,不是最后一刀。”

    “是无数刀。”

    将一切告诉他们没什么,反正结局已经定下,其中的诸多隐情,也变得不再重要。

    “秦墨,你真是阴险!”

    三位家主握紧拳头,他们气的身子都在发颤,恨不得当场就把秦墨碎尸万段,可惜他们现在,没这个能力了。

    秦墨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微笑。

    “嗯,我就是阴险。”

    “从你们招惹我秦墨开始,从你们不想让我活下去,想让我死的时候开始……”

    “你们就应该想到这一切。”

    “当初,我的烧烤店被毁了,我被带走了,你们不是笑的很开心吗?”

    “你们现在在笑啊!”

    “你们倒是笑啊!”

    “你们不给我一丝一毫的活路啊!”

    “哪怕给我秦墨一口馒头吃,我秦墨都不会这样。”

    “人……都是被逼的。”

    秦墨缓缓从跪着的地上站了起来。

    他昂着头,看着这些新炎街的人,看着曾经让他跪在地上的三位家主,看着这些曾经对他无比狠毒,无比冷漠的新炎街的百姓!

    秦墨淡然的扫视了他们一眼。

    “从今日起,新炎街,老子说了算!”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