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社会学方面已经无法用保守开放来形容


本站公告

    “……方叶家的一帮子人啊,噗哈哈,撒楞子的……这么一想背后没有伍德黎安说不过去,太巧了太巧了啊……本宗就一直感觉啊,他们一帮子方叶对外不行,对内却玩得一溜一溜的!”



    语气里充满了不屑……老祖宗看起来,是对于当年签投降条约的人都不爽。



    “所以让家族里玩装甲无限,尤其是通天塔世界版本的人都退出来吧,以后也别再梦旅人制作组的产品了。”



    “哟,绕了一圈原来是目的在这里啊,本宗都没想到这一条呢!但退出来嘛……要不先让他们亲口跟你说说里面的情况?”



    “……也好。”



    白莫邪本来想拒绝来着,因为有成千上万的游戏主播正在直播着通天塔世界,还有成万上亿的网友实时关注讨论着,对于游戏里的情况其实并不缺乏,加上自己反反复复关注26次之多了,对于游戏到底是个状况,恐怕比现在还没下线的玩家还清楚。



    然而又转念一想,既然重生了解了那么多三方情报,不就是只差第一视角亲历者的说词了吗。



    之后又聊了聊通天塔世界的话题,对于白莫邪在却虚拟NPC老婆的事情,白蔻芳华表现反而十分开明大度……也可以说是白莫邪,在臆测对方应该反对跟虚拟纸片人谈恋爱一事,然而实际上虚拟偶像、信息人、网络居民,未来世界早就接纳跟人工智能组建家庭一事了。



    或者应该说,未来世界反而更接受这种感情模式,因为是纯得不能纯,不含一丝杂质的“柏拉图”了,是精神高于肉体的哲学观的完美展现。



    只能说,在这方面,白莫邪反而是超级保守的老古董老迂腐,毕竟他没有经历人类数万年社会演变的那个过程,直接穿越跳到了现在,现在社会上“保守”、“开放”的概念,早已经不是他那个时代的那一套了,翻来覆去变了多少个来回了都。



    而相对于素食主义、动物保护这些,精神恋爱、柏拉图主义爱情观的历史更加悠久……有些理念,要么在一穷二白的上古,要么就只能在物质极大丰富的未来,才有实现的基础。



    如果不是人类本源、族群物理上延续的需求,在根源上是无法根绝的话,持这一观点的激进组织,会更被大众所接受,也不会只是一批小众公益人群了——



    就跟当年白莫邪地球时代的“素食人士”、“环保组织”一样,未来世界叫嚷着“精神才是爱情的本质,才是人类的实质”的个人、组织、团体,在积极提倡他们的那套“健康人生观念”,要求所有人按照他们的那套生活……



    感觉之前白蔻芳华突然对“素食主义”、“爱狗人士”发脾气,其实并不是针对具体什么组织,而是在对这种现象“脑阔疼”,肯定是作为这片星域的领导,被各种推销理念的找上门,给烦的不行。



    “……嚯,所以目前跟你经历过婚礼,有正式名分的家庭成员,就只有妮芙琪?”



    白蔻芳华身后拖着一条黑丝地毯一般前进着,波波球让控制着发丝,离地10毫米的程度漂浮,看起来黑水溪流一般。



    “法理上,还有三个女儿,白玲玲、奈琪露娜、奈琪露蒂,算是家庭成员。”



    白莫邪跟奈琪姐妹,是皇帝羲俞昊见证的领养关系,但当初白莫邪刚穿越,老古董的他受不了“喜当爹”这个只存在于他记忆里,在未来早已经淹没在时代浪潮之中的说法。



    所以,领养是必须走“领养流程”的,毕竟现代法治社会没办法,自己成年,奈琪姐妹之前一直作为小小恐怖分子在活动,没有社会积累,只能算是儿童……法理上虽如此,但私底下,白莫邪就要求她们俩必须叫自己“哥哥”。



    而且羲俞昊还是奈琪姐妹的义父,虽然帝国自古自己的规矩,不承认所有皇帝直系三代的皇族成员,但她们俩可以私自在社交信息栏里写上“帝国公主”头衔,民间、地方政府都会承认这种没有任何实质利害关系的虚衔,而且还挺欢迎的……大家都一个样的话,这个世界没差异,岂不是就没乐子了吗?



    所以个人社交信息,一般人都会做成一个巨大的“博物馆”,供想深入了解他的人参观,目的就是个性化,要差异……像白莫邪他们几,这种填填名字什么的,法定必须填满的资料栏填满完事儿的主,少之又少。



    至于为什么就接受跟白玲玲父女相称了,自然是由于经历了桑都司的人生,心理上成熟了——时间回溯是让人成长,但那是多方面的,包括各种技战术经验,战场血腥味儿。儿在经历过桑都司的完整的人生之后,白莫邪就开始内敛,真正成熟起来。



    总之,现在家里三个女儿,两个叫哥哥,一个叫耙耙,也算是差异性吧……



    “不准备把她们放出去,分家的?”



    “当然!”白莫邪想都没想秒答,“必须留在身边,想抢走我女儿,先问过我的舰队!”



    说这话的时候斩钉截铁,路都不走了,直接一幅指天发誓的模样。



    白蔻芳华点点头,表示认同:“确实不能放,三个超脑,其中一个还是独立的星际文明……让她们独立出去对组织结构影响不小。”



    她是从比公司“合伙人”更紧密的“家族”观念出发来讲的……宇宙的本质是荒芜的,白莫邪组织的性质,注定让他们处于拥有健全社会的文明系统之外,要以类似海盗一样的方式生存,说白了就是军阀,而剖开科技的外皮之后,看下面的人事结构,就是古代军事贵族、封建领主的模式,这个模式中最牢靠不变的核心统治系统,自然就是家族——作为过来人的白蔻芳华,充分理解白无双存在的意义,所以从头到尾,在她支走白囡囡的时候起,她就没有一句话,说过要阻止这门亲上亲,家族内部联盟的意思……



    至于现在两人的位置,在聊完妮芙琪的话题后,就离开亭子,往连楼后面走去了,看起来是午饭准备得差不多了……现代风格的建筑白莫邪还是第一次见到,所以还是挺感兴趣的。



    未来世界真正讲生活的居住处,根本不是科幻、朋克影视游戏作品里的那个模样,应该说作品里面都为了强调“未来”,而太夸张,太多想象了,为了“未来”而“未来”,而其实真正的未来,相比之下更加朴实无华……毕竟是要真正住人生活的,装潢搞得太夸张,人住着就不舒服了……



    白莫邪想了想自己在蜜莉忒斯号生态区里,建造的希腊罗马神殿群——太夸张了。



    转过一间廊道月牙门房间,白莫邪落后半步让门,白蔻芳华的长发真是如同黑水河一样湍急过弯,夸张异常,等了半天头发才过完,白莫邪才能抬脚过门,追上在房外开阔处等待的老祖宗……



    “是不是觉得本宗的头发很夸张?”



    “不,没,不说星薙娅,改装身体的康蛇我也见多了,头发长而已,还好……”



    “其实这是历史记忆。”白蔻芳华一撩脑后的发根,抖起一阵波涛,“咱们投降了多少年,这头发就留了多少年,只不过后来越长越慢了,本来以为能环绕这城一圈来着……”



    白莫邪除了笑两下外,还能怎么办……这句话算是终结话题了,之后直到餐厅里,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雪城的餐厅很有特色,是一个中间有个圆形大理石舞台的小露天广场——看起来平时应该是戏台,并不是真正日常用餐的地方。



    白莫邪跟白蔻芳华到的时候,在场已经有五、六十人先一步在座了……由于未来动不动就是几万上亿的规模,所以对十位数,白莫邪渐渐失去了感觉,现在这边七八张大桌子,十来人围坐一桌,把小广场一圈占据得满满当当,莫名就有了过去婚礼酒宴场面的感觉。



    当年作为学霸,白莫邪就是爸妈的“小红花”,带在身边走到那里都倍有面子——省市级别各种模拟考第一名的名字可都是网上可查的,不是教育部门网站,就是学校自己的网站,总之白莫邪的名字是必然会被挂的——然后父母熟人圈子里,自己自然就火了,各种庆典场合,每每自己出场,就像是国家领导到场一样热闹,父母那自然是比自己更高兴。



    过去如此,而现在也是如此,随着自己两人登场,已未入席,闲坐姿态闲聊着的人们全体起身,不少人直接离座上前热烈迎接……



    白莫邪挂上营业的笑容,跟迎面而来的人们打招呼,然后想问一问自己要坐那里。



    然而左右一看,却发现白蔻芳华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后了半步,隐隐变成以自己为主了,同样的,宾客们也都先跟自己打过了招呼,然后才跟白蔻芳华问好——一如铸剑山庄晚宴那会儿一样,但跟那时不一样。



    当时在场的,都是铸剑家,白氏这一分支家族成员……然而现在却是整个儒米蔻星,乃至白色旗帜星域白姓的代表人物——不少人是连夜从星域各处赶过来的,所为何事不言而喻。



    白莫邪扫过他们的社交信息,只看他们主要的履历,每个人不是各自家族里掌权之人,作为族长的存在,就是有大成就的家族成员,积累了巨额GC的社会人物。



    一圈看下来就只有铸剑家代表最弱——白囡囡、白无双,她们俩在一圈大佬之中看起来真是卑微又渺小,老老实实待在跟白莫邪打招呼的人群最后面,看起来既乖巧又可怜兮兮。



    虽说看着她们如此低调内敛,成熟起来后就不喜欢出风头的白莫邪看着暗暗心喜,然而他心里也清楚,她们如此表现,缩在人群最后看不到人影,并不是在刻意讨自己欢心。



    她们的表现,只是在正常遵守社会规则、内部秩序罢了,就是白莫邪一直作为行事标准的,“给予别人尊重,自己才能获得尊重”……



    白囡囡、白无双遵守文化规矩没有错,所谓漫长岁月演变出来的文明,不说那些虚的,直接说实实在在的具体事情上来,就是吃饭前洗手,不随地大小便,长幼尊卑要有序等等——这就是人类一步步发展演变出来的社会“文明”,并不是狭义上,只指“生产力”“科技文化水平”的那种“文明”。



    其实她们现在仗着直系亲戚站到最前面来迎接,是没人敢跟她们挤的,然而既然她们微动作、表情上,表明了自己要靠后站,旁的过来当客的亲戚们,也就顺水推舟上前站,这样双方都留有余地,面子上都好看——



    古老的中华人际关系学问,一切可以尽在不言中完成,而当付诸于口舌之间时,就是在下定论了……这就跟其它文明交流方式,有着明显的差异。



    当年地球上就有八大文明体系,而现在更是百花齐放万家争鸣,来白莫邪比较熟悉的所谓“西方文明”,这个15世纪左右文艺复兴之后,才算正式诞生的文明来举例,他们连“面子”这个概念都没有,语言词汇直来直去,直接交流正面碰撞,没有了缓冲的感觉,少了一层“暧昧”,就会出现很奇妙的“翻译腔”……



    白莫邪做的英语考试阅读理解,完形填空什么的,当时没感觉,现在回头看来,不用汉语思维“润色”一下,直接翻译就会十分古怪,例如“哦,伙计,我说要用我的靴子去踢约翰的屁股”,润色后更符合汉语文化圈的翻译应该是“哦,伙计,听我说约翰的做法让我想打人”。



    这里面“我的靴子”、“踢屁股”之类,其实就相当于白家这边“干楞子”、“克生”之类的俚语,只是口头语言中的“冗余”成分,并不用强行逐字翻译,根据前后对话,将其意译就可以了,并不需要想书面文件翻译那样,讲究严格翻译……



    白莫邪现在的语言习惯就属于十分正式的,可以说是“官话”,尤其在发音方面,跟本地差距极大,之前他就意识到了,而之后他还要面对一点因为这个而带来的小麻烦。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