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0昂贵的白酒


本站公告

    黄七听到黄小天畏首畏尾的话立刻反驳道:“族长,不管是什么时代,拳头大就是真理永远不会过时。你看看美利坚和苏联还不是天天上蹿下跳的到处找事。”



    “吆喝,没想到啊!七爷爷,你居然还看新闻。”



    黄小天好像发现了新大路一样盯着黄七,很是惊讶地说道。



    “这些内容可不是新闻上说的,而是我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在九龙一个非常热闹的茶馆儿里听到的,据说还是一些询问的人讨论的这个话题。”



    黄七被黄小天奇怪的目光,看着脸都红了,于是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这样,我说呢?



    要知道现在,不管是电视台还是报纸都很少报道国外的新闻。



    不过,就算是这样,黄七的话,黄小天也很难反驳。



    毕竟黄七可是从战争的年代走过来的,拳头大就是真理,这句话已经印在了他的骨子里。



    你给他说法律什么的,他能听进去才怪呢?



    就算这样黄小天也不希望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他可没有这大的可以和政府抗衡的地步。



    因为是他对黄七认真的说道:“七爷爷,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必须经过我的首肯,你才能动手。”



    黄七哈哈的笑了起来,“族长,你不会以为我这把老骨头还可以杀人吧?除非到了生死关头,否则我绝对不会出手的。”



    黄小天对于黄七的话那是一个字都不相信,别的人到了80多岁。可能杀不了人,但是这位爷杀人就像杀只鸡那么简单。



    他可是从小听这黄七的故事长大的,对于他的本事当然非常清楚了。



    这老头真以为自己还像小时候那么好蒙呢!



    “七爷爷,咱们谁不知道谁呀?有必要这么谦虚吗?这可不像你平时的为人。刚刚郭律师,如果选择了相反的答案,恐怕现在你竟命归地府了吧?”



    黄小天语气肯定地说道,刚刚黄七可是连视线都没有离开过郭律师,而且黄七坐在那里用手指不停的敲击自己的膝盖,这可是他动杀机时的习惯。



    黄七没想到黄小天居然这么了解自己,既然这样,那他索性就承认了。



    “不错,如果刚刚郭律师选择了相反的答案,那这个人就绝对不能留。我知道族长你肯定会心软,所以想先把他给杀了再向您请罪。”



    黄七收起笑呵呵的表情,十分冷酷地说道。



    这老头都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这么大了杀心,还好郭律师选择了正确的答案,不然这会可能尸体都凉了。



    “七爷爷,不是我心软,而是时代不同了,我们做什么事情也要学会变通。”



    “就比方说前段时间有几个有钱人有势的家伙想对付我,我就搜集他们的犯罪资料,然后登上报纸再通知廉政公署,现在他们已经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你看这样的结果不是皆大欢喜吗?而且还不用担心麻烦上身。”



    黄小天对黄七苦口婆心地说道。



    “什么?居然有人想对付你,那你怎么不给七爷爷打电话呢?否则哪用的着那么麻烦,香江可是没有死刑的,只是坐牢太便宜他们了。”



    黄七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杀气腾腾地说道。



    得,自己算是白费了那么多的口舌了。



    黄小天看着黄七头疼地说道:“七爷爷,废话我也不说了,你只要记住一点就可以了,就是不管做什么事情必须要有我的首肯。”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不就是杀人吗?弄的那么紧张干什么?”



    黄七很不理解黄小天的想法,如果什么事情都要麻烦政府的话,那还要他们这些蚩尤护卫队的死士干什么?



    “七爷爷,你也别生气了,今天中午咱们爷俩喝两杯?”



    黄小天投其所好,就是怕这位再气出个好歹来。



    “这个可以,不过喝酒归喝酒,你可别再罗里啰嗦的跟我讲什么大道理了。”



    黄七一听喝酒,眼神都亮了。



    虽然说平时他自己也会喝两盅,但是一个人喝闷酒,怎么可能比两个人喝酒热闹。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黄小天黄氏一族的族长,虽然家族已经衰落了,不复以前的辉煌。但是再怎么说黄小天也是族长,身份在那摆着。



    “喝酒就喝酒,还讲什么大道理呀?”这个时候黄小天当然不可能再扫黄七的兴致了,况且黄小天自己想喝两盅。



    这些天他可是为电视台的事情操碎了心,难得清闲下来,怎么着也要喝两杯慰劳一下自己。



    “那就好,酒你来解决,下酒菜,我现在就去弄。”



    说完他就抱起他那只侏儒狼健步如飞的向门外走去,就看这走路的姿势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



    这老头还真是个急性子,不过,这样也好,省得麻烦御厨坊再往黄家村送酒菜了。



    对了,好像这位身体的便宜老爸在世的时候也比较喜欢喝酒,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存货。



    黄小天赶紧去便宜老爸的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酒,翻了半天也没找到。



    打量着房间里的摆设,能成的下酒的地方基本都找过了,难道没有存货了?黄小天纳闷得想道。



    突然看着那张布满了灰尘的床,就床底下没找了,如果在没有那只能让御厨坊派人送过来了。



    黄小天掀开床单,顿时整个房间里灰尘满天飞。



    哇,这是多久没有打扫卫生了,居然有这么多灰尘。



    “呸呸。”



    在黄小天发出惊叹声的时候,灰尘落入了他的嘴巴。



    用手捂着鼻子和嘴巴,黄小天麻利地趴下身子向床底下看去。



    床底下的情形,让黄小天忍不住再次发出了惊叹声。



    只见床底下放满了酒坛,就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酒?



    黄小天赶紧用手去推酒坛,可是酒坛却纹丝不动。



    这下可有酒喝了,粗略估计床底下有十几个酒坛,每个摊子都是十斤装。



    黄小天迫不及待地抱了一坛酒回到客厅,他也没等黄七,找了个毛巾把嘴流潭上的灰尘擦干净,然后打开了酒坛。



    随着酒坛的盖子被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弥漫整个客厅。



    这个酒香可比钟发奎带来的那个五十年份的汾酒的香味还要浓,黄小天也没想到他那便宜老爸居然留下了这么多的美酒。



    就算自己不喝,拿到市场上去卖也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虽然在后世经常看到什么名贵的洋酒多少万多少万,其实这个价格和白酒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



    黄小天清楚地记得自己在21世纪由于好奇所以专门儿在网上查了有关这方面的资料,中国国酒茅台,他们总部有一个酒柜,上面摆放的酒随便一瓶就值一辆跑车。



    由此可见,白酒的昂贵程度了。



    想到这里,黄小天觉得自己恐怕最近要去内地一趟了。



    这个时候内地大白酒市场那可是供大于求,而且价格还非常便宜。



    虽然白酒的这个价格对于黄小天来说不值一提,但是对于月收入只有几十块人民币的内地人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负担了。



    所以黄小天这次去的人地,准备把那些放在仓库里落灰尘的白酒全部买回来。



    这样不仅自己不愁没有酒喝,而且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投资项目。



    当然,黄小天买的白酒根本就没有打算再往外面卖。



    “女儿红的酒香,而且还是百年佳酿。族长,你这是从哪弄来的?”



    只见黄七一手抱着那只侏儒狼,另一只手拎着一个木质的食盒,耸动着鼻子激动的说道。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