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截教自当鼎力相助(2更)


本站公告

    “这……天数已定,应不会有变吧!而且娘娘不是曾言也亲自推演过,亦是重叠吗?”地皇神农有些不解的看着女娲娘娘,搞不懂她到底想要说什么。

    “战乱将起,风云突变,只是苦了天下苍生!”伏羲叹息一声,幽幽的说道。

    “罢了!”女娲娘娘叹息一声,没再去多言。

    她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将她推演的结果告知三圣皇,以免他们多心。

    当然天数难测,到底未来究竟如何?谁都不知,一切都演变成了未知,女娲娘娘原本还想置身事外,即便是被算计她亦暂时不会多做什么。

    可是现在随着事情的推进,尤其是帝辛那些匪夷所思的行为,让她发现有些事情需要重新审时度势,毕竟未来一切未知!

    女娲娘娘起身与三圣皇告辞离开。

    三圣皇未再言语,他们相信女娲娘娘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们也用不着替她担心。

    不过三圣皇唯独对女娲娘娘后面那句问话搞得有些懵,他们不知道女娲娘娘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也不清楚女娲娘娘为何会这般问话!

    他们此刻都不自觉的生出了一丝疑惑,待女娲娘娘离开,三人对视一眼,一时都摇摇头。

    碧游宫内。

    “教主现在总该相信孤了吧?”

    帝辛待姜瑶镜銮驾离开娲皇山后,当即转向通天教主,淡淡的说道。

    通天教主深呼口气。

    一切都已经很明显了!

    正如帝辛所言,今日娲皇宫这一切都是他二师兄元始天尊在幕后推动。

    那一阵妖风也是元始天尊动的手脚,通天教主这点还是可以肯定的。

    虽然元始天尊隐藏的很好,但通天教主和女娲娘娘毕竟是混元圣人,且都因帝辛事先提前提醒,早已将神识留于大殿,密切的关注着这一切,元始天尊那一丝气息是无法逃过他们的感知的。

    “罢了!”通天教主叹息一声。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此便是事实,无法改变的事实。

    元始天尊确实是在幕后做一些手脚,在推动封神之战的进程。

    “若是三教先前推演天机未曾有变,吾成汤一脉或将气数已尽,此亦是事实,阐教没必要去多做什么!而现在阐教之所以掺和进来,暗地里做着这些勾当,甚至连同为混元圣人的女娲娘娘都算计进来,无非就是想要借助此次封神之战,所谓的商亡周兴之际,将截教算计进来,彻底的颠覆。”

    “商亡周兴,实则便是截亡阐兴!”帝辛看着通天教主,淡淡的将真正的内幕道破。

    其实帝辛相信通天教主已然明白这个事实。

    但是帝辛还是不放心,他需要帮通天教主再几把火,让通天教主早早下定决心。

    通天教主深吸口气,微微颔首。

    “女娲娘娘绝对不能被阐教拉拢走,否则待日后四圣会诛仙的时候,教主万万不是其对手,孤必须要将女娲娘娘争取到我们这一方,不然此次封神之战,我们没有半点胜算。”帝辛深吸口气,看着通天教主,将心中的想法道出。

    “可现在女娲娘娘那边恐怕……”

    通天教主看着帝辛,想到了姜瑶镜刚刚在娲皇宫的粉壁上的题诗,就一阵恶寒。

    当然此事或许与帝辛确实没有关系,但是女娲娘娘应该也不会与帝辛算完的,更别提答应与帝辛联手。

    尤其是此事牵扯到圣人间的争斗,女娲娘娘不会这么容易就站队的。

    “教主放心,孤自有办法!”帝辛明白通天教主想要表达什么,不由开口说道。

    “好!”通天教主点点头。“大王日后如有所需,截教自当鼎力相助!”

    帝辛闻言猛地起身,继而郑重的朝通天教主稽首行礼。

    “孤代成汤百姓谢过教主厚恩!”帝辛此时此刻深深的吸口气,脸上的表情透着坚定。

    帝辛知道,在这一刻,截教彻底的与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尤其是通天教主,也在这一刻与元始天尊彻底的决裂!

    由通天教主在隐于幕后,帝辛将再也无所顾忌,该是时候放手一搏!

    通天教主不由起身,将帝辛扶住。

    “若说谢该是本尊谢大王才是,若非大王告知此事,揭穿阐教的阴谋,或本尊尚被蒙在鼓里,甚至如大王所言,整个截教都或因此而栽个大跟头!”

    “有教主此言,孤信心倍增!”

    帝辛闻听通天教主此言,不由大大的松口气,同时朝通天教主保证道。

    “教主尽管放心,孤自当尽全力扭转战局,让成汤一脉延续,让截教气运亨通!”

    “善!”

    通天教主微微颔首,未再多言,不知为何,他竟对帝辛有着莫名的自信。

    “一切有劳大王。”

    “如此孤就此告辞,这就前往娲皇宫拜见女娲娘娘,请求女娲娘娘谅解,并趁此时机说服女娲娘娘!”帝辛没有多余的废话,当即朝通天教主开口。

    “大王这是要去娲皇宫?”通天教主一愣,他没想到帝辛居然还敢上娲皇宫。

    在通天教主看来,女娲娘娘现在正在气头上,帝辛现在前去无疑是找气受,且甚至会彻底激怒女娲娘娘,那到时候恐怕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帝辛微微一笑,点点头。

    “大王现在去恐怕不妥,即便是大王占了理,女娲娘娘或许也清楚大王是受害者。但那首诗确实是有些过了,当然此诗并非是大王,也非王后内心的情绪波动,但诗已成事实,女娲娘娘定在气头上,大王此刻前往恐要遭到诸多刁难,何不改日待娘娘气消了再登门谢罪。”

    通天教主对女娲娘娘的脾气还是熟悉的,知道她现在应该怒气冲天,帝辛现在这时候去绝对是占不到半点好处的。

    “谢罪趁早,若是错过了今日,恐怕女娲娘娘的心思会有所变,甚至是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到时候哪怕降下一丝一毫的惩戒,都非孤所无法承受的,孤现在必须要登门。”帝辛叹息一声,语气透着坚定。

    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