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把你嫁给阎王爷


本站公告

    方青重重摔地,一动不动,任映景心咯噔一下,仿佛方青不是摔在地上,而是摔在她心头。



    玄阴宗宗主冷笑,汇溪境终究只是汇溪境。她走向方青,却见方青撑地而起,现出身下道道裂缝,如蛛网般的地面。



    方青揉了揉肋骨,扭动脖颈,擦去嘴角血渍,直视玄阴宗宗主,眼中战意盈沸。



    “没死?”



    玄阴宗宗主眼睛一眯,道:“我倒要看你能撑几回。”



    言罢双掌探出,屈指往后一提,欲隔空将方青摄向自己,方青运起神龙缠山,双脚死死擒地,抵抗这股吸力,衣袂发丝往前飞扬,可方青却牢牢站在地上,并未脱飞出去。



    华池境虽可以元气外放,隔空摄物,但毕竟只是初窥门径,并不是绛宫境或者紫府境,运用元气的范围并不会太远,玄阴宗宗和方青距离较远,元气衰竭,加之方青的神龙缠山,她一时间奈何不得方青。



    “过来吧!”



    玄阴宗宗主主动跃向方青,随着距离陡然缩小,吸力变大,方青再也抵挡不住,被迫向其飞去。



    玄阴宗宗主凌空单手握拳,元气四溢,包裹拳锋,前方空气被压缩成墙的同时,又被凝结成冰,形成冰墙,横在方青和玄阴宗宗主之间。方青避无可避,鼓荡全身元气于拳锋,一拳轰向眼前的冰墙!



    砰!



    冰墙轰然碎裂,漫天冰屑中,方青再次如弓倒飞,微微一个踉跄的玄阴宗宗主眼神阴狠,伸出手掌,飞扬的冰屑顿时朝她掌心汇聚,化作一雪剑,身形一晃,执剑直刺方青而去。



    这时,岩达醒来,晃晃脑袋,看着方青虽然挡开玄阴宗宗主的冰剑,却被一脚踩在地上,一道道裂缝从方青身下溢出,蔓延出去很远,鲜血从方青口中喷出,玄阴宗宗主一剑刺下。



    “方青!”



    任映景大喊,可她被禁锢住,根本做不了什么。



    岩达忽然从方青身后地底窜出,拖着方青后移,躲开这一剑,他飞身扑去,双掌一错,将冰剑崩断,却被玄阴宗宗主一拳打飞,他不是方青,玄阴宗宗主击飞他根本不废力气,不比拍苍蝇难多少。



    方青再次起身,扶着单膝跪地,鲜血从唇滴落下来。



    玄阴宗宗主慢慢走向方青。



    “老贼婆!”



    任映景吼道:“你若杀他我一定自尽!你放了他!我会心甘情愿委身于金蚕老人!”



    玄阴宗宗主回头看向任映景,笑了笑,若任映景真肯认命嫁给金蚕老人,好好伺候,放过方青倒也无妨。



    岩达也看向正看着方青的任映景。



    从她眼中看到了心疼、慌张、无助、绝望......种种情绪交织,又化作泪水流下。



    真好看啊。



    岩达心里这般想着,又看向方青。



    真羡慕啊。



    岩达一笑,再次看向任映景,自语道:“就让我在你眼里,高大一次吧。”



    岩达笑容大亮,仰头闭眼,张开双臂,用力握拳,仿佛要把什么抓在手中。



    “嗯?”



    玄阴宗宗主猛地看向岩达,她能感觉到岩达的气息正在上升,忽然想起一个有关矮人族的传说,她脸色一变。



    “你要将小景嫁给金蚕老人对吧。”



    岩达睁开眼,慢慢走向玄阴宗宗主,道:“那我就送你下地府,嫁给阎王爷!”



    爷字陡然升调,岩达猛地飞向玄阴宗宗主,眨眼欺身近前,一拳轰出。



    玄阴宗宗主一掌相迎,相碰瞬间,仿佛于无声处起惊雷,一团无形劲气炸开,仿佛龙卷般席卷周围,岩达和玄阴宗主各自倒飞出去。岩达先落地,在地上踩出两个深深脚印,再次弹起,冲向玄阴宗宗主。



    任映景和方青全都愣住,怎么岩达忽然变得这么强?



    玄阴宗宗主一脸凝重,心想那个传言果然是真的,再也不敢大意,双手交叠拨舞,一团白色寒气凝于双掌之间,她手掌猛地一分,寒气陡然膨胀,被她推向岩达。



    岩达朝地面屈掌,地面泥土节节隆起高飞,他手掌画圆,这些泥土顿时旋转汇聚,凝成一条土黄色龙卷,随着岩达一挥手,撞向前去。



    “这是……”



    任映景美眸大睁,岩达竟然能隔空驭物,这分明已经是华池境界。



    土龙撞散寒气,本身也散作漫天泥尘,玄阴宗宗主环顾四周,却发现不见岩达身影。



    忽然,她感觉到什么,往脚下一看,一道黑影从下方地面窜出,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抓住双脚,顿时感觉仿佛有千斤重物缀在脚上,被拖入地面。



    方青和任映景视线中,地面高低起伏,仿佛有一条地龙在下方游走,那是岩达和玄阴宗宗主在地底交手的动静。



    片刻后,一团泥石在远处炸开,岩达和玄阴宗宗主飞出地面,玄阴宗宗主头发凌乱,狼狈不堪,岩达也好不到哪去,嘴角噙血,衣衫破裂。可两人眼中的情绪完全不同,玄阴宗宗主眼中再无自信和淡定,反而满是惊恐,而岩达眼中只有决绝,再无其它。



    一人一往无前,一人慌乱不定,高下立判,一阵拳脚如雨后,玄阴宗宗主被岩达一拳击飞,岩达脚踩脚背,电射追去,玄阴宗宗主一手捂胸,一手连连拨动,在空中留下一堵冰墙,试图阻挡岩达,好让自己有喘息的机会。



    可岩达仿佛一柄箭,直直洞穿这堵冰墙,双掌成刀,插入玄阴宗宗主胸口,就像平日里他挖掘岩石一般。



    玄阴宗宗主脸色大变,眼神惊恐,下一秒,岩达双手一分,强大有力的双手直接将玄阴宗宗主撕成两半,哗啦啦一滩血落下,两截尸体分坠两边。



    呸!



    岩达落地,朝地上吐一口唾沫,道:“本就又老又丑,现在又变成这副鬼样,看来阎王爷是不会娶你了。”



    他带着笑容,走到方青和任映景身边,为任映景化掉身上冰丝,嘿嘿一笑,道:“我厉害吧?”



    “厉害。”任映景道:“但你是怎么……”



    “这是我们矮人族的秘密噢。”



    岩达笑了笑,道:“对了,也不知道那老妪有没有帮手,你们还是快离开吧。我也马上要回去,去见一见我那王叔。”



    他又看向方青,正色道:“照顾好小景。”



    方青点点头。



    岩达转身离去。



    他很舍不得任映景,可他没有回头,因为他的七窍开始流血。



    如果被看到,那就不威风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