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吃飞醋


本站公告

    初八这天,小厂正式开工的日子。

    早晨七点,小厂的所有员工全部到齐了。不但员工到齐了,崴后的高跷队也跟着来了。

    员工们都穿上了整齐的工作服,但没有进入车间,因为开业的时间还没到。

    节能网和打火机厂的开业时间是8点18分,万帆选了一个818的吉利时间图个彩头。

    在等待时间这档口,高跷队的人和小厂的员工混在一起聊天。

    都是一个大队的人彼此之间也都认识,其中很多还都是同学,因此聊的热火朝天。

    8点18分,小厂外那片空地上鞭炮齐鸣,八盘大鞭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十几个闪光雷也在空中开花。

    鞭炮响过以后,崴后高跷队出场了,万帆并没有要员工们到车间干活,年轻人都愿意看热闹,这种情况下他们就是进了车间也没心思干活。

    反正也不差这一上午。

    高跷这个东西踩时间长了也累,肖德一声令下,高跷队的人把高跷卸了扭秧歌。

    万饭既然答应百元起步,那自然也得扭到数,对得起人家出的钱。

    高跷和秧歌一共扭了一个多小时。

    看着这些人扭得辛辛苦苦的样子,万帆打赏了200元。

    肖德乐得嘴都瓢了。

    他都组织秧歌队出去拜年什么的,通常的打赏钱没有超过50的,这是高跷队成立以来最大的一笔打赏。

    高桥秧歌结束了,员工们也开始进车间上班了。

    寂静了十多天的厂房,重新响起了机器的轰鸣声。

    高跷队也准备打道回府了,万帆在小厂的大门口礼貌性的送别。

    这是那个叫蓝凤的姑娘和另外一个崴后小队的女孩跑到老万饭在面前。

    “万厂长,你厂子还要人不?”

    万帆厂里的员工里有小圩屯的,崴前的,飞龙队的,大圩屯这四个小队的,但没有崴后,山后和周庙这三个小队的员工。

    也不能说没有,刘景山除外。

    当初扩大经营后的几次中,崴后没有人来报名。

    大概是因为万帆的姥爷家在崴后住的缘故,那时万帆给他们留下的印象是没有多大出息的样子,因此也没有人相信他这个小厂能办长远。

    也就没有人报名。

    蓝凤今年18,小学毕业后就在家放猪放牛,这两年大了就在姜崴大队砖厂干活。

    平日虽然她知道小圩屯开了一个小厂,但是也没留心,也没当回事。

    直到今天踩高跷,她才发现这个小厂虽然规模不大,但非常的正规。

    员工有统一的工作服,一打听听收入比砖厂高不少。

    砖厂干活时间在半年左右,她在砖厂干的活是垛水坯。

    就是把机器压好的水坯一块一块的垛成垛进行风干。

    一天活下来两个胳膊累得要死,即便这样一个月也才100多块钱。

    这个小厂虽然一年干活的时间长,但是活非常的轻快。

    刚才小厂开工的时候,她挨个车间趴窗户都看了看,与她在砖厂垛水坯风吹日晒,累死累活相比简直是天堂一样的日子。

    她就动了到这里干活的心思。

    她是那种想什么就干什么的女人,立刻就拉着同队同样也在砖厂干活的姑娘跑来找万帆了。

    “你以前没有活干吗?”

    “在砖厂垛水坯。”

    砖厂的活万帆没干过,但是看到过,里面垛水坯的都是些大姑娘小媳妇。

    说实话那个活并不轻快。

    “在那里干不是挺好吗?为什么要到我这里来?”

    漂亮姑娘总是让人有多说话的**,万帆也不能免俗。

    “那活一个太累了,再说挣钱也不多,一年才挣700多块钱。”

    其实700多块钱在当时也不算太少了,六个月活,你还想赚多少钱?

    一个农民种十亩年的收入也不过才1000多元。

    “你崴后谁家的?”

    “蓝长远家,她是李艺华家的。”蓝凤把她的同伴也介绍给万帆。

    虽然万帆的姥爷家在崴后住,但崴后的情况万帆也不是都很熟悉。

    他并不清楚栾长远和李玉华家在哪里住。

    “两位美女我厂子要人是要,但是不是现在。最快也得三月份,慢一点,也许得四五月份我才会要新工人,你们如果有耐心等,就在家慢慢等着。”

    “只要你要,我们有耐心等。”

    “那好,我要需要人的时候会去通知你们,去厂子里边找谢会计,登个记吧。”

    蓝凤和那个姑娘登完记,高高兴兴的走了。

    他们高高兴兴地走了,某女人不高兴了。

    在看到蓝凤要到这里干活的那一刻,谢美玲心里本能地想起了警铃,她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以前给别的女生登记的时候,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没别的原因,蓝凤长的太漂亮了,这让她心里难安。

    岁数小也没有什么心机,十多分钟后,万帆就知道了他的意思。

    某人笑的像一匹秃毛的熊一样。

    “哎呀!想不到我们家谢美玲同志小小年纪就知道吃干醋了,你这不是吃的没味的醋吗?”

    谢美玲撅着嘴白了眼。

    “我就招了一个工人,你就在那吃醋,那么以后我要是招个百八十个女工,你是不是天天都吃醋啊?你就不怕酸死?”

    “她和别人不一样,她漂亮!”

    “麻痹的,这世界上漂亮的姑娘有的是,是漂亮姑娘你都吃醋?前些日子你吃那个阿姨的醋,现在你又吃蓝凤的醋,你这不成了老少通吃了吗?。”

    一想起前些日子她吃秦纹菊的醋,谢美玲紧绷的脸变成了笑容。

    “你这么样可不行啊!作为我的未婚妻,起码你要有宽广的胸怀。你要实在不放心这么得了,我现在就去找媒人去提亲,咱们把亲定下来,你如果还不放心,今天秋天咱们就结婚,这回怎么样?”

    谢美玲脸红了:“说啥呀,我16岁就结婚,别人还以为我痒痒的受不了了呢。”

    “你本来就是痒痒的受不了了么。”

    “你再说你再说我咬你。”

    万帆指着自己的嘴:“来呀来呀往这儿咬。”

    谢美玲给了万翻一个大白眼:“流氓!不要脸!”

    万帆摇摇头,到底是岁数小,气来的快,消的也快。

    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