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乱点鸳鸯


本站公告

    越浦城西和风巷,侯赛雷家往南再走百十米远,同样有一处老宅,门头上挂着一副牌匾,上书“和风煦日”。



    这里是冷家的祖宅,冷雨儿的父母和哥哥一家还住在这。



    冷家在前朝曾出过三个进士,虽然姓冷,但与邻里和睦,冷家家主多有善名,这“和风煦日”的牌匾是当年越浦知县范增所赠,和风巷也因此得名。



    冷雨儿幼时就在这条街巷里与侯万里玩耍,直到十岁才出门拜师学艺。冷雨儿、玉若嫣师徒每次到越浦总是住在冷家老宅里。



    今夜的和风巷分外宁静,便是连犬吠也没有听见。照入监牢的明月,同样照入了冷家的西厢,照在了玉若嫣的床头。



    她侧躺在床上,美目迷离想着心事,脑海里一幕幕往事像幻灯片一样涌现,静止在记忆的荧幕上。



    “娃儿,莫要哀伤,好好活下去,你的爹娘、弟弟还指望你今后给他们上坟呢。”



    “娃儿,你看我的安儿,傻子一个,你与他比,还有什么可难过的”



    “呵呵呵……吃……呵呵……”傻儿侯安流着鼻涕,将一串自己才吃一颗的冰糖葫芦递给玉若嫣。



    “娃儿,冷总管也是越浦人,与我是旧识,放心和她去吧,离开这个伤心地。”



    “侯安,我明早就走了,你起得晚,就不和你告别了……”



    “姐…姐,我要吃奶……”



    “若嫣啊,叔儿从不图你什么,要说报答,叔儿只缺个儿媳妇……哈哈哈……你别恼……叔儿若有不测,你替我照顾好安儿吧。”



    ……



    月光渐隐,玉若嫣翻了个身,还是无法睡去。



    ……



    “你叫什么名字”越浦大牢里顾问行开口问道。



    “犀、利、神、捕、侯、赛、雷”,侯赛雷一字一顿傻傻的回道,这是他老早就给自己想好的名号。



    要论装傻,他前世作为私家侦探可是有经验的,可惜没有继承侯安的记忆,否则一定会更逼真。



    来自武承安的雷点+1……



    来自明自忠的雷点+1……



    来自顾问行的雷点+1……



    来自雷万凛的雷点+1……



    系统无声的记录着雷点,侯赛雷光顾着得意,错过了什么。



    “这小子……”顾问行忍不住吐糟,“明老哥,我们是偷偷拷问,你要是把他吸傻了,可有人找麻烦!”



    “额……放心吧,咱家自有分寸!你还不快问!”说归说,明自忠心里其实没底,对方只是个练气,刚才那一吸,吸入体内的东西确实多了点。



    顾问行看了看武承安,继续对侯赛雷问道,“你会葵花点穴手”



    “来了!”侯赛雷心道,心里一寻思,如果一开始就否认反而让人生疑,遂答道,“会。”



    “从哪学的”



    “自学成……的。”



    “自…学怎么自学的”



    “放电……滋滋滋,嘿嘿嘿……”



    出奇的,侯赛雷没有收到雷点,面前三人脸上写着失望。



    “我再问你,吴尤是什么人”



    “他……他是坏人。”



    “你为什么会……爆炸的……法术”



    “不会。”



    “你会潜形之术”



    “不会。”



    “那你怎么从吴尤手上逃跑的”



    “大……大…雕把我抓走了……”



    侯赛雷信口胡诌,也没考虑那么多,先糊弄过去保住小命再说。



    三人听到侯赛雷的回答,失望之色更显。顾问行还想再问,却听到有人走了进来,武承安细听逐渐走近的脚步声,脸上露出迫切之色,“若嫣,是你么”



    “玉若嫣见过世子,见过明总管、顾总管!”



    美女捕快的身影出现在牢门之外,躬身行礼,明、顾二人连道不敢。



    “若嫣,跟你说过多次了,还像小时候叫我承安就好了。”武承安脸上带着浓浓的爱意,他与玉若嫣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习武,一起读书,对她是真心喜欢。



    玉若嫣却没有应诺,“世子,你的身份是皇上册封的,若乱了礼法王爷是会被弹劾的。”



    武朝礼法并不森严酷苛,玉若嫣以世子未婚妻的身份仍可公门任职就是明证。但那仅是在婚前,婚后无论身份多显贵,也只是个妇道人家。



    世子是王位继承人,是皇上亲封,若是在公开场合被个女子直呼其名,这事情确实是可大可小的,若是传开,确有可能被镇南王的政敌参劾。



    其实武承安的意思是在家臣面前没有关系,但被玉若嫣一说竟毫无反驳的意思,“若嫣,你说得对,是我大意了。”



    明自忠马上笑着打圆场,“明年三月就是世子和玉大人的大婚之期,婚后小两口如何卿卿我我的称呼,朝廷可是不管的哦。”



    这话也就他这个老太监能说,若换成顾问行说那是大罪。



    世子嘿嘿轻笑,在玉若嫣面前他像个傻子,但在玉若嫣心里也藏着个傻子。



    侯赛雷此时还像个傻子一样翻着白眼,心里面却是醋海翻波,明明他才是第三者,却恨极了武承安。



    侯安的名字为了避他的讳而改,便是心上人最后也要让给他么!



    他和玉若嫣的这段“孽缘”的始作俑者雷万凛此时也在窗外陷入了沉思。



    他当时只要早些出手对付金寻欢,玉若嫣就不会中毒。



    但当时他正处于突破的关键时刻,强行结束肯定根基受损,而且很可能打不过金不换。



    再加上本就看武承安不爽,觉得他和他爹一样不是好鸟,又知道玉若嫣和侯赛雷的渊源,遂乱点了一次鸳鸯谱。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