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钱由你出


本站公告

    玉若嫣没有理会明自忠的话,再次向武承安行礼,“世子,侯赛雷的父亲于我有再造之恩,我幼时也认下了这个弟弟,请你饶他一命!”



    “若嫣,你误会了!”武承安赶忙解释,“我只是有要紧的事情要问他,并无害他之意。”



    他回身看了兀自翻着白眼的侯赛雷,“他最多落个失职之罪,就让段子守革了他的职,我送他个终身富贵可好”



    要是这话在穿越之初听到,侯赛雷一万个愿意,可现在却感觉受了莫大侮辱,被人拿钱打脸的感觉。



    却听玉若嫣道,“不敢劳动世子,就让他跟着我罢,我手头的要案很多,人手不够,带着他多少能帮上忙。”她瞥了地上的侯赛雷一眼,“半年后,他若是成材,再劳烦世子举荐个一官半职。”



    玉若嫣这话听到两个男人耳里,含义是截然不同的。



    在武承安听来,半年之后就是他和玉若嫣完婚之期,照顾下这个便宜小舅子也是应该。



    他甚至听出了玉若嫣话语中的倦怠之意——看来她完婚之后就不会过问公门和江湖事,专心做他的世子妃。



    “好!”武承安语音带抖,欣然答应,“赛雷的事我早就知道,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在乎当年的恩情……”



    顿了顿,他又道,“侯万里于你有恩,又是因公殉职,我会请晏知州予以表彰,以慰英魂。”



    “妾身代侯家谢过世子。”玉若嫣盈盈一拜,窈窕的身姿看得武承安眼神一热。



    他从不缺美婢服侍,可每每总是幻出玉若嫣的绝美容颜。他甚至开始怨毒先皇,若不是他突然驾崩,自己早在两年前就和玉若嫣完婚了。



    侯赛雷心里苦涩,他能感觉出玉若嫣为了他在委屈求全。内心是深深的无力感,努力又如何,练到雷万凛那样又如何在王权富贵面前屁都不算。



    他有些理解凤九歌的所作所为了,他一定经历了很多很多摧折凌辱,称霸后才会肆意践踏那些江湖权贵的尊严。



    ……



    世子带着两位总管走了,走前,顾问行给他灌了一小瓶药水,说是补养精气的,玉若嫣没有阻止,入口的味道和侯赛雷小时候喝的蜂王浆一样。



    玉若嫣在牢外静静的观察了侯赛雷一会,见他没有再翻白眼,呼吸均匀之后也走了。



    牢房里安静下来,但很快又变得十分吵闹。



    “老九!你干什么!”



    “我刚才在小解啊,不知怎么就昏过去了……”



    “刚才……怎么回事”



    “头好痛……”



    “我们被人下了迷药。”说这话的是孟新奇。



    侯赛雷没有理会他们,一边运功调理,一边在思考刚才的事情。



    从刚才的问话来看,吴尤很可能是镇南王府的人,失踪的这些天一定把那天的情况报告给武承安了。



    他们一开始不想杀其他捕快,只想劫财和杀了自己。



    “为什么要杀我呢”侯赛雷琢磨着这个问题,显然不是因为他和玉若嫣的事情暴露了。很可能是牵扯到父辈的一些事情。



    侯万里太过正直,说不定什么事情开罪了王府,抑或是知晓了什么秘密



    侯赛雷觉得很有可能,他突然开窍,势必引发怀疑,招致灭口。



    再加上饶依依偷了手机,而侯赛雷又在落凤坡上胡诌出“葵花点穴手”……



    “也不知道刚才的回答他们信了没有”侯赛雷心想。



    接下来的几天,侯赛雷和孟新奇他们都过了堂,侯赛雷被革职,外加二十大板,行刑的衙役和他认识,手下留了情,用功抵抗之下,和挠痒也差不许多。只是裤子却打破了,平白赚了几个雷点。



    孟新奇为首的一众盗贼全部被判了斩首,因为现在就是秋后,实际等于斩立决。



    侯赛雷领回了被暂扣的雷犀剑和金银,因为有段子守授意,倒是没人克扣。



    回到家中,发现孟小苒已经离去,三只幼雕见他回来“咕咕咕”的踱了过来,看它们的状态这几天没饿着。



    他返屋准备收拾些行李,玉若嫣来探过监,要侯赛雷下午就随她动身去西水。这三头幼雕,玉若嫣说也一起带走,今后可以驯化成办案的助手,饲养的费用由她出。



    进了屋发现一切都整理得井井有条,有开火做饭的痕迹。侯赛雷的衣物也被重新翻折摆放。



    “这姑娘走了也好,希望她今后莫再为贼。”侯赛雷收起心中的绮念,作为屌丝他心里有些失落,送上门艳福的不要……



    随后他发现孟小苒的一些衣物放在柜子里没带走,房间里有淡淡的姑娘家的香味。



    想到她还可能回转,侯赛雷给她留了字,告诉她自己会为她保守秘密,如果愿意,这屋子她可以一直住下去,为此他另写了一张租金的收据,又拿出些金银压在纸上。



    不久张奎、古歌和马达骑马来接走了三只幼雕。看幼雕高兴顺从的样子,这几天很可能是他们来饲喂的。



    中午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便来到越水与浦水交汇之处的河堤上等玉若嫣。



    这是他和玉若嫣约定相会的地方,也是当初侯赛雷想念玉若嫣时发呆的地方。



    侯赛雷是被革职的,所以还是低调些在这里等着更好。



    侯赛雷看着江水发了好一会呆,直到听到“嘚嘚嘚”的马蹄声。



    玉若嫣带着四名手下慢骑而来,他们身后还跟着一辆小马车,由一匹健马拉着。马车上面放了一个大大的竹筐,铺了些稻草、破絮在里头,三只幼雕规规矩矩的坐在里面,不约而同的歪头看着他。



    “上马吧。”玉若嫣道。



    马车后面还牵了一匹健马。侯赛雷解开缰绳,翻身上马。



    “等一下……”身后传来娇呼。



    回首一看却是孟小苒急跑而来,她功力只剩一成不到,跑得气喘吁吁,满头秀发凌乱,眼睛红红的,肯定是哭过。



    侯赛雷一声叹息,她哥哥和山寨的人中午被斩首示众,因为杀的是强盗,想必她不敢去收尸——谁收抓谁。



    “你来做什么”侯赛雷道,“看到我的留字了么”



    孟小苒点点头,低头小声道,“我要和你一起走……”



    侯赛雷看看玉若嫣,见对方别过脸去一副你自己处理的样子,虽怕她误会,但侯赛雷心里一软,还是决定带上孟小苒。



    “好吧,可是……”他再次看向玉若嫣,想说“可是坐哪”



    “坐你马上。”玉若嫣说完催马而走,“到了集镇再买一匹马,钱由你出。”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