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开始


本站公告

    姜长年如预料之中一般被监视起来,令他欣慰的一点是他和韩雯待在一起。



    韩雯教授并不想理会姜长年,但眉宇之间又多了忧愁。



    他们心里都很清楚U盘里没有长年的资料,一旦被验证他们都危险了。



    “放心!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



    姜长年不想看到韩雯这样,拍着韩雯的肩膀轻轻安慰道。



    韩雯教授吸了一口气想说什么,可看到门口的两个侍卫又叹了一口气,只好摇摇头。



    事到如今,只能配合这四十年未见的儿子了。



    韩雯教授用手指在桌子上滑动着,姜长年静静看着,一边还和唐仕国聊着天,韩雯教授画的是腾龙军团的路线图。



    姜长年三人心领神会,一边彼此寒暄,一边注意着韩雯教授滑动的手指。



    十二个小时后



    郑文海两个人总算是击穿了石层,剩下的就是深厚扎实的土壤。



    李文光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盒子,这次是钻地机。



    钻地机大概人高的样子,带有三个钻头,底部有自动推进器,不需要太多的人为操纵。



    李文光打开激光探测,钻地机感应到激光开始运转。



    呜呜呜的声音响起,不过声音很小,大部分都被消除了。



    第一个钻头直接捅进土壤里,另外两个钻头带有弯曲的钢片在后侧翼清理第一个钻头周围的土壤。



    两个人量了量空间,足够一个人弯曲着身子奔跑。



    钻地机的效率不错,几百米的距离一天时间足以挖掘出来。



    两个人用工兵铲将大块的土壤敲碎,以防掉下山崖发出响动。



    一个小时后,李文光拿着平板启动螺旋柱的引擎。



    一台台螺旋柱开始运转起来,它们就转的比较慢了,一点点的将土壤输送出去。



    太快了,土壤就直接飞溅出去,这要是还不被哨兵发现,他们倒也可以去买彩票了。



    控制在刚好顺着石壁流下去的速度最佳。



    两个人跟在钻地机身后安装螺旋柱和挑拣出地底的石块,用腐石剂腐化掉再混合着土壤被输送出去。



    流浪汉也一改往昔,又是那双冷眸看着沙盘。



    在平原上,他们的速度会比异生物慢很多,他们需要能够压制异生物的火力。



    但这种火力也会阻止他们自己的动向,这是覆盖大片区域的攻击。



    战舰可以飞升到千米之上的高空,以确保自己输出安全。



    可谁又能保证异生物绝对不能危及到战舰呢?



    异变过后的奥尔御空飞行,食人树的树藤伸长千米之高,他们无法判断还有什么样的异生物出现。



    一天后



    杨臣从顿悟中苏醒,双眸猛然睁开一道精光扫过辽阔的血色平原。



    杨臣拿起几枚阵纹石撒在血色平原上。



    血色平原上水元素在聚集,逐渐形成一个生灵躯体的轮廓。



    一条水龙冲天而起,连身躯的鳞片也清晰可见,在云霄之上盘旋,翱翔九天之上,龙吟震彻四野。



    同时一只荒古猛虎也从地底冲上来,抖擞着身子咆哮一声。



    猛虎上颚生有两颗大獠牙露在外面,它微微弯曲着后腿猛地在地上一蹬,背脊上生长出两只羽翼。



    猛虎拍打着羽翼在天空御空而行,水龙也看到这个凶猛的生灵。



    水龙俯冲而下伸出利爪要抓碎荒古猛虎。



    猛虎咆哮一声露出大獠牙,极速拍打着自己的羽翼,加快速度冲向水龙。



    相接之际猛虎侧着身子,两只羽翼伸展开,足足十米之长,巧妙地避开水龙的利爪,随后羽翼再次一拍俯冲而下,避开了水龙的甩尾。



    杨臣看着两个顶级生灵的对抗,他们仿佛就有生命力、有智慧的生物一样。



    这时青石面目和梦来也出现在杨臣身边,梦来的大眼珠里露出欣慰的目光。



    “还好,还来得及。”



    青石面目张口言道,要是杨臣再待上一天外面的战斗就要进入白热化了。



    “过去多久了?”



    杨臣听闻之后急忙询问,他还不清楚外界发生什么变化。



    “刚开始……”



    青石面目伸出一只手在虚空中一点,中洞地区的画面就浮现出来。



    姜长年和唐仕国对视一眼,是时候了,如果再晚自身的处境就危险了。



    趁着夜色三个人准备动手。



    刘柱南三人也将地道挖掘到东南角指定的位置。



    “行动。”



    姜长年低喝一声,他和唐仕国两个人一前一后,赵翔林在中间带着韩雯教授。



    韩雯教授脸上有些紧张,目光也四处张望为姜长年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姜长年从腰间掏出一个盒子,那就是军魂。



    来时菲尔德缴械了他们的武器,但军魂并未被对方发现。



    姜长年看着手表,那不单单是个手表还是一个微脑,上面显示着郑文海等人的位置,相距他们也只有三四百米。



    姜长年若无其事踏出房门,门口的两个守卫看了姜长年一眼,但并未将对方放在眼里。



    姜长年早就料到这一点,所以他没着急动手,而是看着周围的人员,走廊中似乎就这两个人,还有监控设备。



    姜长年退回房间内,敲打着自己的手表。



    另一方莱克听到密码开始操纵着电脑。



    “我需要你们的援助。”



    莱克说了一句,但身边的人一脸懵逼,不知莱克对谁说着。



    但在莱克的耳麦中,一阵阵笑声响起夹带着敲打键盘的声音。



    “你也有需要我们的时候?”



    在北美一个小基地中摆放了上百台电脑,这里是M国骇客的一个小组织基地。



    里面几个大老黑紧盯着电脑,莱克也是他们的人这个时候自然要帮一帮。



    莱克笑了笑没有说话,宇一个顶级的骇客组织就这样开始无声无息的攻破腾龙军团的系统。



    十分钟后莱克呼出一口气,这腾龙军团的防御系统很强,只不过也让他们给攻破了。



    “OK,行动。”



    莱克立马将消息传给姜长年。



    姜长年再次踏出房间,这一次他背负着军魂,手里拧着一把匕首。



    两个守卫并未直视姜长年,这也让他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抗。



    姜长年一刀扎进右边守卫的喉咙,同时左手抓住左边守卫的脖子猛的扳断脊骨。



    顺手将两人拖进房间内,拔出匕首在扎进另一个人的心脏中,确保两个人彻底断绝生机。



    韩雯教授看着两个死人毫无波澜,现如今她也受过战火洗礼,腾龙军团每天都有死人她并且不反感。



    “楼梯口两人。”



    莱克在千里之外报点。



    另外在M国骇客基地的几个老黑看着姜长年凌厉的操作也被惊呆了。



    他们联手控制了腾龙军团的安保系统,莱克也再三叮嘱不可暴露所见所闻。



    姜长年微微点头大步走出去,赵翔林推着被防弹衣紧紧包裹的韩雯教授。



    唐仕国一人举着军魂在后翼掩护。



    姜长年戴上头盔,这是军魂标配的头盔和流浪汉他们的头盔一样,可以通过热能成像来观察看不到的地方



    最方便的是头盔可以提供多方面的视野,姜长年看到几个远程屏幕,当然这是视觉效果。



    无论是前后左右都能清晰分辨。



    走到楼梯口姜长年瞄着眼睛看到两个战士在抽烟,每个楼梯口都有一个吸烟区。



    姜长年甩出匕首,咻的一声匕首破空,击穿一人的脖子鲜血喷在令一个人的脸上。



    姜长年一个助跑在地上一点飞跃起来,一脚踢在墙壁上改变了运动方向。



    另一个战士看到队友阵亡先是一愣,随后急忙掏出手枪。



    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手身体就被一头发疯的公牛撞击了一般。



    砰的一声。



    姜长年凌空一击,从上而下一击膝击命中战士的胸口。



    战士承受巨大的冲击力撞在墙壁上,顺着墙壁倒下去一动不动。



    胸口上也被姜长年一膝盖撞得凹陷了。



    姜长年清理完两个人的尸体打着手势,继续前进。



    经过十余个楼梯口这段路程没有发生战斗,除了十余人的巡逻队吓到他们以外其它都相安无事。



    不过巡逻队使他们必须要加快速度,否则发现尸体的话就麻烦了。



    而且他们的房间每隔半个小时守卫就要换岗一次。



    在被发现之前他们就必须要抵达安全区域。



    姜长年也与腾龙军团战士玩了一把大冒险,在基地广场之上唐仕国和赵翔林两个人将韩雯教授当成一个伤员抬着走。



    大摇大摆的暴露在广场上,围着篝火取暖的战士并未特意注意这四个人。



    为了不起疑三个人都走的很慢,显得很惬意。



    但一拐角三个人观察了一下环境,撒丫子狂奔。



    韩雯教授也是深深吐出一口气,刚才她紧张到都忘记呼吸,整个人变得僵直起来。



    生怕发生丝毫意外,好在那些战士对这三个大摇大摆的人并没什么兴趣。



    当三个人经过下一个拐角的时候,一队巡逻兵正好迎面走来姜长年将头埋低一点。



    这些人就是要去交接的守卫,这段路程是一处狭隘的走廊,两边都是高墙无处可躲。



    只要进入下一个拐角再前行三百米就可以抵达东南角的位置。



    姜长年仍若无其事的走在最前面,但这三个人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对方只有九个人排着长队行驶,姜长年三人各自都已经选好开战后的目标。



    九名守卫陆陆续续地从姜长年身边走过,第一时间并未发觉姜长年三人的异常。



    “站住!”



    当姜长年三人处于九人列队中心的时候,为首的领头突然叫道。



    领头人缓缓转身看着姜长年三人,手掌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枪上。



    东南角可不是医疗室,这三个人抬着一个伤员朝着东南角走去很是可疑。



    姜长年三人脸上有淡妆,所以领头人第一时间并未认出这三人。



    可领头人的目光放在了韩雯教授身上,韩雯教授的脸是被白布盖着,可没有化妆,当然就是化妆了也会被认出来。



    因为韩雯教授是腾龙军团中唯一一个女人。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