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一刀


本站公告

    李乘风疑惑,为什么梁狮和那个黑色盔甲人不见了踪影。



    洛绫儿的说法是,可能与虚神界的法则有关。



    李乘风看了一眼管宁,道:“咱们几个,只有管大人来过这里,接下来怎么走,全靠管大人了。”



    管宁面无表情道:“我不保证一定能找到当年走过的那条路。”



    李乘风笑道:“总好过无头苍蝇一样乱走一通,管大人,烦请前面带路吧。”



    管宁说了声好,整个人却暴起,一手以掌刀切向洛绫儿,另一手以虎爪擒向李乘风脖子。



    洛绫儿显然没想到管宁会突然出手袭击,被打了个措不及防,匆忙招架,顿时受伤,口喷鲜血往后倒地。她原本就身受重伤,此时更加是雪上加霜。



    管宁眼里闪过得逞之色,至于李乘风,他并不放在眼里,认为只是手到擒来的事。



    然而,他看见了李乘风眼里的冷笑,不由得皱起眉头。



    呛!



    李乘风拔刀了。



    昆吾刀出鞘,刀光如一条白练,闪电般缠住管宁的整条手臂,接着便是一片血肉飞溅,管宁的整条手臂齐肩而断。



    “啊~!”管宁惨叫,他完全想不到李乘风能砍出这么强大的一刀,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噗!



    刀锋掠过,他的胸膛被划伤,鲜血淋漓,若是力道再大几分,他必死无疑。



    此时,他吓坏了,仓皇后退。



    殊不知,李乘风也在退,冲过去揽起洛绫儿,拔腿就跑。



    见状,管宁愣了愣,欲追过去,忽想起自身伤势严重,便急忙坐下,疗伤要紧。在这个地方,他不认为李乘风和洛绫儿能逃出他手掌心。



    ……



    李乘风跑到几乎脱力了,他身体的底子本来就不好,这段时间跟梁狮练刀,完全是在吃那七分归元气的老本,刚才对管宁砍出的那一刀,是他这么久以来养刀的全部底子,一刀全给送出去了,庆幸的是效果不错,不仅废了管宁的一条胳膊,还差点将其开膛破肚。



    这会儿还带着洛绫儿这个拖油瓶,他早已气喘如牛,面色都极为苍白起来。



    砰!



    两人齐齐倒在地上,滚作一团,跌入一片蒿草丛里。



    “嘎嘎~嘎嘎~”



    李乘风四平八仰,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道:“我不行了……没力气了……跑不动了……”



    手里的昆吾刀却握得死死的。



    洛绫儿在摔倒的时候,扯到了伤口,痛得一阵闷哼,苍白的脸上和额头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渗出,身体也不断颤抖起来。



    “药……药……”她牙关打颤,用手往怀里掏着,却因为颤抖得厉害,掏不出来。



    李乘风翻身过去,着急问:“怎么了,怎么了,什么药?在哪里?”



    洛绫儿艰难地指了指怀里。



    李乘风没多想,把手伸进去,一阵摸索,结果瞬间尴尬,似乎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急忙抽手出来,然后发现洛绫儿正杀气腾腾地瞪着自己,耳根子一热,咕哝道:“又不是故意的,这不是着急帮你找药吗?什么眼神。”



    不知是给气的还是给羞的,洛绫儿的脸上也红润了一分,但还是难以动弹,不得已再次艰难道:“药!”



    李乘风皱眉道:“是你要我帮忙的,可不许事后怨恨我。”



    说着,他再次伸手进洛绫儿怀里,这次小心翼翼许多,还特意避开某些雷区,很快就摸出来一只小瓷瓶,放到洛绫儿面前,问:“是这个吗?”



    洛绫儿点头。



    李乘风拔掉瓶塞,顿时闻到一股刺鼻的烈性气味,不由得皱起眉头,却没有多说什么,迅速从里面倒出来一颗猩红色的药丸,送到洛绫儿嘴边。



    洛绫儿吃下药丸,很快就安静下来,痛苦的神色逐渐消失,正在淌血的伤口也迅速止血,一股澎湃的气息从她体内释放出来,很强大,却极为诡异。



    李乘风心里一沉,下意识退后远离一些,那颗猩红色的药丸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等了一会,洛绫儿猛地坐起来,眼神吓人。



    李乘风握紧了昆吾刀,神色警惕。



    洛绫儿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在李乘风身上扫了一圈,重点在他的那只手上停留了片刻。



    李乘风急忙道:“你,你感觉如何?没什么事的话,咱们还是赶紧离开为好,管宁随时都会追过来,此地不宜久留。”



    洛绫儿面无表情,最后还是从李乘风身上移开目光。



    李乘风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丫头忒危险。



    “你怎么知道管宁会出手的?”洛绫儿忽然问。



    闻言,李乘风彻底放下心来,不提刚才那茬,便是没事了,此时轻松地笑了笑,道:“感觉。”



    “想不到你还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洛绫儿话里有话,显然不信李乘风的说辞。



    “过奖过奖。”李乘风很厚颜无耻地应下,顿时惹得洛绫儿一顿鄙夷白眼。



    李乘风神色自若地扛下,道:“那颗药丸让你恢复得如此神速,一定是了不得的东西,不过俗话说天底下没有白食的好事,药力越强,透支身体就一定越多,所以,我猜你一定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洛绫儿冷冷道:“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李乘风道:“恕我直言,在这个地方,保持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你这样强行透支身体,未必是好事。”



    洛绫儿寒声道:“我这人向来以牙还牙,有仇必报,那姓管的王八蛋想杀我,我一定要杀他!”



    李乘风神色凝重,道:“他虽然被我断了一条手臂,但实力还在,你要杀他,并非易事。”



    洛绫儿冷哼道:“你怕的话,可以自行离开。反正以你的三脚猫功夫,留下来只会拖累我,赶紧滚吧。”



    李乘风想都没想,道:“我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既然你坚持要去杀他,那我祝你一路顺风,马到功成,后会有期。”



    说罢,转身就走。



    洛绫儿怔住了,她以为李乘风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应该是要留下帮忙的,结果话音转这么快,扭头就走人了,气得她咬牙切齿暗骂胆小鬼。



    骂完之后,她追上去,紧跟着李乘风。



    李乘风机警地拉开距离,皱眉道:“你跟着我做什么?别想着对我死缠烂打,我可不吃这一套,至于美人计……你还小。”



    一股杀气升腾。



    “狗眼往哪看呢!”洛绫儿怒喝,指着李乘风威胁道:“再敢对我无礼,我杀了你。”



    李乘风立马换了个方向走,“行,你凶,我惹不起你,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结果洛绫儿又跟了上去。



    李乘风顿时怒了,横刀在手,道:“欺负人是吗?来呀,决生死!”



    洛绫儿讥笑道:“别装了,你也就是一刀的本事,砍姓管的那一刀的确很厉害,可是你底子太差,现在身体都被掏空了吧。”



    “你这是什么话,谁身体被掏空了?不怕死你尽管放马过来,看我砍不死你!”李乘风皱眉,嚷嚷着。



    “稳住,千万别抖。”洛绫儿挑衅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李乘风沉声道,然后换了个姿势,保持横刀在手的姿势很累的。



    “姓管的先前那一记掌刀是打算杀我的,却对你用的是擒拿手,证明他的目标是你而不是我,也说明你对他来说还有用处,所以我猜他一定还会找上你。”洛绫儿有些幸灾乐祸。



    “你想利用我杀管宁!”李乘风挑起眉头。



    “我是在保护你,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洛绫儿嘿嘿笑道。



    李乘风黑着脸,忽然发现洛绫儿很难缠。



    正当他想着如何甩掉洛绫儿时,危机降临,就连洛绫儿也不敢挪动分毫,死死地盯着前方不知何时出现的两团黑气,神色逐渐惊恐。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