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幽灵收获了一只太太


本站公告

    警察局,负责审讯的警察看着面前的白鸟裕介。

    “说吧,你有什么要交待的。”警察问。

    “警察同志,我和你们说一件事情,你们千万不要怕。”白鸟裕介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自己的右手,对两个警察说。

    “我们是警察,我们不会怕。”两个警察翻了翻手里的资料。

    白鸟裕介又看了眼右手,压低声音说:“我刚才,被右手按着打。”

    两个警察皱眉对视了一眼,问:“右手是哪位?”

    白鸟裕介将头凑到了警察面前,用左手隐蔽的指着右手:“不是哪一位,就是右手,我身上的右手。”

    两个警察再次对视了一眼,问:“你是说有人抓住了你的右手,对你一阵打?太极那种,借力打力?”

    “不是,没有别人,就是右手。”白鸟裕介不断看着自己的右手。

    “你是说你按住了你自己?”两个警察还是不得其解。

    “不是我,就是右手啊!”白鸟裕介有些焦躁起来。

    两个警察还是有些茫然。

    白鸟裕介接着说:“我怀疑是右手产生了自主意识,或者外星生物寄生在了我的右手上,寄生兽你们看过吗?”

    呲——

    左边的警察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笑什么?”白鸟裕介看着他。

    “我想到了高兴的事情。”左边的警察努力绷着脸。

    “继续继续,不用管他。”右边的警察安抚着白鸟裕介。

    “不管你们信不信,至少不要笑!”白鸟裕介恼怒的说。

    右边的警察立即保证:“你放心,我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白鸟裕介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而且,它每次都是在我太太在的时候捣乱,我怀疑它是看上了我太太!”

    噗——

    右边的警察也笑出了声。

    “你们怎么这个样子,你们这样还算不算是警察了,我要去投诉你们你们知道不知道!”白鸟裕介彻底恼怒起来。

    两个警察咳嗽了两声,拿着资料走出了审讯室。

    这个案子可能不归他们管了。

    他们找到了精神病院的电话号码。

    ……

    白鸟惠子打电话和店里请了假,听说关系到谋杀案,店长立即批准了假期。

    她又应付了听到动静,过来打探情况的邻居们,直到两点才将这件事的余波清理完毕。

    “现在可以好好聊了,橡皮先生到底是什么?”白鸟惠子问。

    夏彦戳了下他她的脸。

    我才不是什么。

    白鸟惠子吓了一跳,摸着被夏彦戳到的脸,惊慌的看着四周。

    “那是夏煜君。”琉璃回答。

    “真的?不是什么魔术?”白鸟惠子问。

    “你可以和夏彦君交流。”琉璃说。

    “那就戳戳我的右手。”白鸟惠子进行着实验。

    夏彦于是戳了戳白鸟惠子的右手。

    “戳戳我的右腿。”白鸟惠子又说。

    这么刺激的吗?

    夏彦伸出念力,摸了一下白鸟惠子的右腿。

    没有丝毫感觉。

    因为念力没有触感反馈的能力。

    “戳戳我的左边耳朵。”白鸟惠子换上了高难度的题目。

    夏彦又戳了戳她的右耳朵。

    白鸟惠子欣喜的一拍手:“好聪明啊!”

    “???”

    夏彦想到,自己让黑猫伸手的场景。

    我可是你未来的老板!

    他戳着白鸟惠子而脸。

    话说,右手、右腿、左耳,都是人身上的有着一对的部位。

    那么下一个需要尝试的部位,是不是就是

    夏彦从右胸口调出了一缕香火,随时准备将手掌实体化。

    但是从白鸟惠子口中说出的是:“我相信来,原来是这样。”

    不,你不相信!

    夏彦戳着她的脑袋。

    “没有想到,居然还真有妖怪呢。”白鸟惠子看向面前,企图寻找夏彦,但是她看不到。

    她想起了飞起来的女儿,和会动的无头人偶。

    原来那些不是她的错觉。

    她抬起手,和夏彦打着招呼:“你好啊,我可以叫你夏彦君吗?”

    夏彦更希望白鸟惠子换做另一个常见称谓。

    不过他也只是口花花而已。

    戳了戳白鸟惠子的右手,夏彦表示了同意。

    白鸟惠子收起笑脸,后退一步,摆出了土下座的姿势:“感谢你刚刚救了我。”

    土下座是岛国特有的致谢及致歉文化,动作大概等于华夏的叩拜。

    在华夏,叩拜的屈辱意味很浓。

    而在岛国,土下座的屈辱意味虽然也有,但轻的多。

    这种姿势,可以充分的展露臀部曲线。

    夏彦看满足后,用念力拉起了白鸟惠子。

    “爱酱也多谢你照顾了。”白鸟惠子又说。

    夏彦将把女孩吓得惨叫的场景暂时屏蔽,坦然接受了白鸟惠子的感谢。

    不过说这些都是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上香。

    要是上香成功,夏彦又可以获得一个香火制造姬。

    比起香火制造姬更加吸引幽灵的,是有了白鸟惠子的新香火后,他可以可以去喂心脏,到时候又会有新的能力被触发。

    说不定就能抽到梦中杀人!

    想到这里,夏彦迫不及待的戳了戳琉璃的手。

    琉璃明白了了他的意思,将白鸟惠子领到了卧室里,给了她一支香。

    “夏彦君的伙食,就是虔诚参拜者的香。”琉璃简短的介绍着。

    “原来是这样。”白鸟惠子恍然大悟,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她弄的烟不行。

    坐在香炉前,她用打火机点燃香插下,拍了两下手,拜了拜。

    在夏彦期待的目光中,从白鸟惠子的眉心里,钻出了一根愿绳。

    真的有愿绳!夏彦惊喜着。

    愿绳的颜色是金色,和白鸟爱一样的颜色,但有着明显的区别。

    白鸟爱的金色是淡金色,而白鸟惠子的金色,是深金色。

    夏彦也是才知道,居然还可以有同样的颜色。

    这个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香火能不能产生。

    光有愿绳还不够,还得愿绳系到香上。

    夏彦盯着愿绳,愿绳左右飘摇着,在香的旁边转着圈。

    你到是系上啊!

    夏彦用目光威吓着愿绳。

    愿绳转了三圈,终于还是系到了香上。

    一缕香火从上面冒出。

    夏彦立即飘到香上空,将香火吸入了体内。

    他将新得的香火引出,在左胸处引诱着心脏处的小家伙。

    小家伙心急如焚,夏彦却不着急,他和刚刚的愿绳一样,用香火在心脏周围绕着圈。

    六圈后,他将香火丢到了心脏里。

    这些天从千秋加奈那里获得的香火,夏彦已经都投入到了心脏中,昨天心脏已经到了30的顶点。

    现在,心脏吸了新香火,超越了顶点!

    一股新的感觉出现在夏彦的体内。

    跟着感觉,夏彦伸展了身体。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