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永恒之塔的消息


本站公告

    帝国帝都,雷根斯,磨坊场区,某座地下工厂。

    三个野人亲卫在一间封闭的屋子里飞快地布置祭品和魔法阵,然后跪在地飞快的祈祷。

    伴随着他们默默念动的咒语声,大门外突然传来了爆裂的响动,但三人丝毫不在意,依然在念咒祈祷。

    就在那爆裂声越来越近的时候,三人脑海中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什么事?”

    “报告主,我们追查到了永恒之塔的线索,在帝都的黑市有一条商队专门向其总部传送供给,代号叫加泊尔罗盘,此外我们发现这只商队里潜藏的战斗力非常的猛,即便斩断了身子他们还能战斗,具有深渊的特性。”亲卫报告,“我们现在就被那种怪物攻击。”

    “你们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我马派人支援你们。”

    “我们的位置在磨坊场区第三大街第二小巷,但是支援就不用了,除了您亲临否则没人能够抵挡住他们。”

    几个亲卫说着就飞快的拿出药瓶配置魔药,然后点燃了火把,在那大门被撞开的瞬间点燃了魔药。

    “轰!”磨坊场区一条街被炸飞了起来,为忧心忡忡的市民们加了一层阴霾。

    新神居的游泳池里,撸瑟默默的仰头看天,脸露出了一丝不快。

    “怎么了?”小红帽穿着泳衣围着撸瑟身边绕圈游着,不时的往他身喷一口水。

    “我刚刚有三位忠诚的亲卫殉职了。”撸瑟说。

    “哦。”小红帽闻言停止了游泳,她悬浮在水里靠近撸瑟说道,“那晚吃的隆重点?”

    “嗯。”撸瑟点点头。

    夜晚,撸瑟亲自下厨为小红帽做菜,倒酒,并聊了这几天过往中有意思的事情,并经过一夜折腾后,第二天早的小红帽依然保持着木偶状态。

    “我要走了。”撸瑟看着被子里的小红帽说道。

    “嗯,之后我会去神殿居住,不给你拖后腿。”举着双手的小红帽说道,“你在外面要洁身自好,不允许偷吃,你是神,要注意自己的形象。”

    “我知道。”撸瑟想将小红帽抱在怀里,但是看着她那如同木偶般的姿势,还是放弃了。

    走出了房间,撸瑟直奔门外走去,身边的伊娜看到后连忙跟随,“大人今天有什么安排?”

    “我要去一趟帝国,永恒之塔杀了我三个亲卫。”撸瑟说。

    “愿他们在地狱。”伊娜闻言画了一个逆十字,随后问道,“有永恒之塔的消息了?”

    “嗯,一只代号为加泊尔罗盘的商队有线索,不过可能被炸没了,但是没有关系,永恒之塔既然在帝国需要物资,那么他们就会再次组成商队。”撸瑟说着停下了脚步,“我这次会以佣兵的身份前往帝国,挨个试着接触商队,而在明面你们尽量不要与永恒之塔的相关事情发生冲突,如果发生那就将对面灭口,否则会招来那些扭曲灵魂的报复。”

    “我明白的,会让大家提防那种暗中的疯狗。”伊娜点点头,“若有人问起大人的行踪,我们会告知您在神殿专研神子的诞生,同时也会反向侦查。”

    撸瑟点头出门,突然感觉到一股枯寂的气氛在向四周弥漫,那感觉令人无法呼吸,就连周围的花都感觉要谢了一样。

    “有敌人吗?”撸瑟察觉着四周的气氛问道,“好糟心的感觉。”

    “不是的,自从您的尊名改成伤悲之主后,某位执事就把自己带入了寂寞使者,精神产生了某种状态,我们称之为神格化。”伊娜也不知道该如何对这种形态进行解释,用手指了指脑袋随后放下了,“应该是木尔就在附近。”

    “哦,我的黑暗骑士,他在保护我。”撸瑟点点头嗅了嗅鼻子,“我闻到寂寞的味道了。”

    两个人说着向一旁的角落走去,明明是白天但因为背光的原因,巷子里还是感觉有些黑暗,两名黑暗骑士见撸瑟走过来连忙行礼,然后让开了身子,“头领就在里面,他好像有些撑不住了。”

    撸瑟闻言点点头,走了过去,就见木尔在那里颓废的坐着,似乎没有灵魂一般的揪着花瓣,看到撸瑟过来后也是机械的行礼,“大人,有找到灵魂复苏的办法了吗?”

    撸瑟见状没有说话,而是伸手凭空一爪,瞬间形成了地水风火四个小人,那是万物掌控的力量。

    “这是躯体。”撸瑟说道,随后拿出一颗被刻画的圣者之石,“这是一块能够藏匿灵魂并操控躯体的魔法控制中枢。”

    木尔闻言眼中微微泛出光芒,“这是傀儡吗?”

    “对,永恒之塔的技术,深入研究的话,灵魂还可以存放在失去意识的活尸,从而做到借尸还魂。”撸瑟说。

    “那灵魂呢?大人,索菲娅的灵魂该如何召回?”木尔着急的问道。

    “死灵教有专门的召唤魔法,我有研究过,咱们可以试试。”撸瑟说。

    “死灵教的魔法我有看到幽灵男爵使用过。”木尔闻言微微摇头,“那种的大部分记忆都有残缺。”

    “果然,看来只能是教会的神术才能做好这件事。”撸瑟闻言点点头,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我担心你坚持不了那么久啊。”

    “殿下可以帮我变一个等同大小的索菲娅人偶,这样我也会有个寄托。”木尔说道。

    “不会触景生情吗?”撸瑟问。

    “不会,因为我忘不掉。”木尔道。

    撸瑟点点头,按住木尔的脑袋,感受着他的记忆,手臂汲取土元素,生成了一只土人。

    “就是这样,索菲娅!”木尔见状直接双眼飙泪的向那土人扑了过去,撸瑟见状看向伊娜默默的摇头,随后两人离开。

    “执念还真可怕,根据我所掌握的情报,教廷的教皇都有超控人意志的手段,若不这次让木尔跟您去,然后乔装打扮一下去教廷治疗?”伊娜微笑道。

    “他要是过去一个眼神就能被教廷关进类似封魔窟的地方,想出也出不来。”撸瑟笑着摇摇头,“我目前为止到那里也不适应,若何时等我不惧怕这个世界的任何东西时,必然会去教廷看看的。”

    撸瑟和伊娜在希尔顿的街道溜达了一圈,直到天黑也没有感觉到敌意,略微放心下来的撸瑟回到了神居,将魔法袍脱了下来换了魔法部给打造的佣兵铠甲,考虑要不要做个土人后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照顾好家里,我走了。”撸瑟对伊娜说道。

    “请大人放心,艾薇儿要是敢做飞艇走我就打死她。”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