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我又没说错


本站公告

    “怎么样,被人发现了吧?”



    办完手续离开邮政局,叶敏德面带微笑的看着旁边的郑建国,后者歪了歪头道:“我还小,发现也没什么,大人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是应该的。”



    “你可不小了,下个月就十七了?”



    叶敏德脸上的笑又浓了几分,开口说着的时候看了看不远处路边的站台,继续道:“看完电影别乱跑,中午早点回来,陶野你是三人的大姐,要起到大姐的带头作用,现在街面上比较乱——”



    “好的,老师,您慢走。”



    旁边,陶野看了眼郑建国飞快应下,她和沈云辉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算是忙了个脚不沾地,当然在忙碌的时候也收获了不少,昨天正想着研究告一段落能够轻松下,便听这位“我还小”的学科主持人说请他们看电影的事儿,心中的些许不满也就算是消失:“建国你也听到了,看完电影得回去。”



    “那咱们走吧,去看看内部资料片是个什么样子。”



    之所以改变想法接下石安安的电影票,郑建国还是想到了这两位同门的待遇问题,记忆中他是没上过学,更没有接触过研究生的学习和生活,只能从记忆里听来看到的大学生生活中去推测。



    虽然知道两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面付出不少,特别是郑建国拿自己进行临床试验时,两人在生活上的照顾可以用无微不至来形容,那么怎么去回报两人的付出就成了他心中的纠结。



    两人的身份都是研究生,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把两人的名字放在第二作者中去,然而叶敏德连他自己都不让写,顶住一切压力把参与研究的费元祥和秦连正都排除在外,也没说要加上这两位的名字。



    谈到叶敏德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要把这份成果完完整整的放在郑建国的身上,以至于从着手开始整理数据到论文撰写甚至是这会儿亲自填写地址塞进大信封里,老人都是为了能保证在自己的范围内不会让人有可乘之机——



    叶敏德的防备之意显而易见,作为当事人的郑建国便表现的如同他这会儿的年龄一般,好似没有感觉的任由老人安排,实际上却是知道这时他说什么都是对老人的拳拳之心的一种伤害,也就是不知好歹的表现。



    好在,螺杆菌的致病性研究才刚开始,郑建国便在心中定下了以后再给两人好处的决定,那么就两人这一个月的表现来说,可以当做是对两人的考验,现在两人通过了,那么给点甜头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你们的英语都在学习吧?”



    “嗯,都在学习,没有放松。”



    听到这位谈起学习,陶野才松快的心情又紧了不少,好像感受到了她的紧张,沈云辉在旁边开口道:“就是咱们学校英语方面的工具书有点少,下午的话我们打算去图书馆办个借书证,买不起就只能借了——”



    “困难是有,当初我找数理化丛书的时候,可是差点被人扣上帽子。”



    郑建国下意识的开口说着,英语他是在恢复高考前就学了,到了这会儿算是已经学了两年的时间,然而碍于条件所限几乎都是哑巴英语,认识的不少写的也不差,可是却开不得口,和这会儿其他学生没什么区别,这会儿请两人去看电影,也有打算去练练兵的意思:“现在比那会儿好多了,这个电影说是英语版的,趁着机会学习下。”



    郑建国的年龄偏小,只是两人已经熟悉了他这少年老成的性子,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知道这位看似年轻和半大孩子似的,实际上待人接物便是两人也感到成熟,做事极少有虎头蛇尾的,于是听到这已经有些熟悉的安排,先前打着放松念头的两人齐齐点了下头,沈云辉还笑了下:“不会有作业吧?”



    “嗯,就当是咱们以前自学的一次考试吧。”



    不顾满脸错愕的沈云辉好似吞了个苍蝇,郑建国也没理他的到了公交车前,红星影院地处市中心区域,好在距离学院路并不太远,这会儿出行的人又不多,转了一班车后很快到了目的地,横平竖直的苏式建筑风格几乎是这会儿各地的制式建筑,已经有些发黑的五角星边上扯着个条幅:“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咱们这也是来实践了——”



    下了车后看着影院门前三三两两的人群,陶野说着的目光从条幅上收回,郑建国瞅着男男女女的聚在一起,这会儿一个年轻人靠了过来,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过后落在了沈云辉的身上:“哥,有《青春》的电影票吗?”



    “青春?那是电影?”



    沈云辉被问的一愣,下意识开口后年轻人露出了一副看外星人的样子,上下打量过后竟是连解释都没解释的走了,扔下沈云辉尴尬的愣在原地,郑建国笑道:“咱们进去吧,时间差不多了。”



    “哦~”



    好似受伤的沈云辉当即跟上,很快随着进到了电影院门口,他才知道青春是部正在热映的电影,只是瞅着旁边一连三幅手绘板电影海报并排出现,上面还大大的写了行字:“曰本电影周。”



    “《追捕》《望乡》《狐狸的故事》。”



    随着三幅不同风格的画报引入眼帘,郑建国也就记起了《追捕》这部电影,再次看了看画板上的海报,身穿立领风衣的高仓健正手持猎枪纵目远眺,满脸冷酷的男神怕是不会想到只凭这部电影就让他成为全民的偶像,甚至是几十年后为了满足这时的心愿,某大导演还专门邀请这位进行了翻拍。



    “这位兄弟,要看《青春》吗?有张玉哦。”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郑建国没回头也知道这是有人在问沈云辉,先前那会儿他没感觉出来,这次也就明白人家以为沈云辉带着陶野来看电影,这才故意搭讪询问有没有电影票,当即转过头开口道:“你有票?多少钱张?有连号吗?”



    一连串的问题直入重心,搭讪的年轻人顿时来了精神,只是打量过面色稚嫩的郑建国面色迟疑,下巴微抬开口道:“我有票,两毛钱张,连号的贵点,三毛钱张,两张起卖——”



    “你这是投机倒把啊,上面写的一毛五,你转手就卖两毛?”



    郑建国还没开口,陶野已经是再次看了看海报上的票价嚷嚷起来,没想到搭讪的年轻人根本不在乎,下巴微抬满脸轻蔑之色望着售票口道:“一毛五,一毛五你去买,一毛八我敞开了收,让你一张赚三分钱,怎么样,卖不?”



    “那边怕是买不到几张票。”



    郑建国倒是知道这部《青春》的大名,里面可是有叶振凯的女神张玉,然而他的注意力却在旁边的《追捕》和《望乡》上面,这两场电影火爆了差不多未来的十年时间,看一遍两遍的比比皆是,更有人看了五遍六遍的还不满足,七八遍看过去的也不乏其人,记忆中据说观看人数达到了九亿人次。



    按照这时候的国内人口数量来说,差不多是全国人民都看过一场,郑建国脑海中转悠着这个念头,看了眼旁边的年轻人开口道:“这个电影票,好买吗?”



    “好买,小鬼子的账还没算清,曰本片没什么人看,上面为了完成任务都往各单位派票,你要看?”



    年轻人满眼嫌弃的看过三幅海报说过,郑建国倒是没想到能听见这么个说法,只是看了手上的表后开口道:“走吧,咱们的快开场了——”



    “快开场了?”



    郑建国开口说过带着陶野和沈云辉进了电影院,搭讪的年轻人满脸狐疑的眨了眨眼看了下电影院门上的表,眼前陡然闪过讶异之色:“这三人可是面生。”



    年轻人在暗自嘀咕的时候,已经进了大厅的郑建国也在说着他:“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陶姐你刚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投机倒把最轻的都要通知居委会领人——”



    “我又没说错,再说了他那样能有什么单位?”



    陶野说着进了大厅满眼好奇的找到三号检票口,郑建国也就笑了:“他能买卖电影票,那说不定家里人是不是电影院的职工,外人能想到会倒卖电影票吗?哦,她们在那——”



    随着郑建国出现在大厅里面,三号门口的易金枝连忙招了招手,接着又冲里面喊了句什么,便见一袭白裙的石安安和耿宝宝从里面走了出来,先前见过的两条大辫子这时用发卡简单的勒在脑后,长发披肩的站在检票口挥了挥手:“这边。”



    “沈哥,陶姐——”



    眼瞅着郑建国三人到了检票口检过票,石安安便冲着早就见过的沈云辉和陶野打起了招呼,后两人是早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自己很可能成了大灯泡,好在随着几人一起进了亮着灯的影院找地方坐下,没多久便见一个年轻人跳上了幕台,手里拿着个大喇叭开口道:“宝宝同学为咱们争取了这个学习英语口语的机会,大家不能让宝宝同学过后下不来台,我在这里先把话放下,谁回去被问了说不上来几句英语,你以后就屎壳郎推车该滚多远滚多远——”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