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行走的钱库


本站公告

    其实夭夭不想说的,从她前面的眼珠子有多抗拒,就可以看得出来,她绝对不想让李承乾知道这事。



    而且,把自己的金手指告诉这个世界的土著,简直是蠢得不能再蠢的事情了,可为何她最终还是说了,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隐瞒到死。



    这就不得不提到她对李承乾的感情了,她一点都不想骗李承乾,是的,她是真的喜欢李承乾,所以,才不想李承乾想东想西。



    她不希望李承乾觉得她有所保留,进而,对她形成猜忌,她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因此……



    最后的最后,她便在完全还没有找好理由的情况下,就顺口把这个给说了,是的,真的就是顺口说的,甚至,当她把这句话说出来以后,她自己都觉得,完了。



    心跳直接比往常要快了一倍,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心里怦怦直跳,可心里却舒坦了。



    或许是因为,毕竟,自己一个人一直守着这个秘密,也一定很辛苦吧,现在,她也不知道李承乾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但她已经在想了,危机之时,人的智商总是能提升不少,如今,她需要做的不再是隐瞒自己的金手指,而是让李承乾试着接受她。



    ……



    “你变出来的?是何意思?”李承乾。



    “就是凭空变出来。”夭夭。



    夭夭看着李承乾的眼睛,而李承乾,也在看着她的眼睛。



    当然,夭夭自己得装得无辜一点。



    “凭……空,变出来?”李承乾遇到了自己这辈子最匪夷所思的一句话。



    所以,接下来,夭夭为了能让他相信,也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上面是不是没有东西?”夭夭问道。



    李承乾看到确实没有东西,而且还挺娇嫩的手。



    然后夭夭翻转自己的手掌,掌心向下,握拳。



    而且还把李承乾的右手也拉了过来。



    “如果我想要什么东西,我只要想一下,就能出现……”夭夭话还没有说完,一根手掌心大小、长度的钢筋已经出现在她的手上。



    当然,一开始被她握紧着,李承乾并不能看到全貌。



    但是后面,突然噔地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落入到了自己的手掌。



    李承乾顿时便懵住了。



    他低头往下一看,自己的手掌心上,赫然便多了一截仿佛是断开的钢筋。



    这钢筋只有大概两寸不到,因为夭夭自己的手也小。



    可是……



    这可是真真实实地存在的。



    戏法,虽说自古有之,尤其是对于从西边来的胡人来说,他们的戏法往往还很血腥,比如说把人砍成两截,最后又活过来,可夭夭这个戏法,事实上,他也不确定这是不是戏法,他却从来都没有见过。



    “这!”



    李承乾差点便要有点喘不上气。



    因为这实在是让他太过于震撼了。



    “你是如何做到的?”



    关键是……



    他十分确信!夭夭不可能在承风殿中,找到这样的东西。



    夭夭见他是这样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于是……



    她又给李承乾变了几个,一个个的钢筋叠放在一起,而且边缘似乎还经过磨钝,不至于伤到李承乾的手,‘哐当、哐当、哐当’,不对,应该是‘叮、叮、叮’三声,李承乾的手上又多了三截。



    李承乾已经彻底懵住了。



    他随后撒手把手上的钢筋丢在地上,立刻翻开夭夭娇嫩的手,又检查了夭夭的袖子。



    夭夭也是娇娇糯糯地道:“不是戏法。是真的!”



    “……”李承乾抬头看着夭夭。



    只有无语。



    这时,夭夭也是开始编了,“当然,要凭空变出东西来,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看到李承乾被她吸引了过来,这才又接着说道:“那就是,说不定我每变出来一样东西,这个世上,就会死一个人。又或者说,当我每变出来一样东西,世上就会出现一次不详的灾祸。”



    “……”李承乾。



    “当然,这些都是我猜的,因为我也变过不少次了,但是却从未见过变完以后,身边就会死一个人的现象。但有一点倒是肯定的!”



    “……”李承乾。



    “那就是,但凡我变出来的东西,就变不回去了。比如说:回去!”夭夭说道。



    “你看!它就没有变回去。”



    “而且……我每变出来一样东西,都只能偷偷用,若是是其他人知道的话。”



    “可能……这就是我要付出的代价吧,说不定不是变一次死一个人,而是越来越独孤终老,弄不好,若是没有自保能力,还要被人当成是狐妖,抓起来,绑在柱子上,用火烧死。”



    “……”李承乾。



    “李承乾,你会看着我被火烧死吗?”夭夭。



    感觉李承乾还是有点没回过神来。



    此时夭夭也是道:“算了,我还是自己自杀吧。秋儿!”



    夭夭的一句秋儿,终于是让李承乾反应过来了。



    “秋儿~”



    “呜呜呜……”



    李承乾猛然惊醒,然后捂住了她的嘴,让她说不出话,不过她的话还是让外面的人听到了一些动静。



    很快,秋儿就来到了殿外,简单地行了个礼,问道:“太子妃有何吩咐?”



    说完,抬头一看,只见太子殿下捂着太子妃的口,顿时秋儿眼里都是惊着的。



    李承乾见自己反应有些大了,也是立刻便道:“没事了,你先出去吧,还有,让人你没有吩咐不得靠近。”



    如此,让秋儿满脑子疑惑地离开,而且,外头的人都退下去后,李承乾这才松开他的手。



    随后,对夭夭道:“你喊秋儿进来做什么?”



    夭夭回道:“当然是让秋儿准备三尺长绫,我找个地方上吊自杀。”



    李承乾:“……”



    夭夭:“那是因为你刚才犹豫了。我又不是什么狐妖,不过狐妖好像也不错。总之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了。”



    李承乾:“我又没说从此不要你了。”



    夭夭:“就算我真的是狐妖?”



    李承乾:“……”



    夭夭:“你看你又犹豫了!”



    李承乾:“夭夭你别闹,这真不是戏法?”



    夭夭:“真不是。”



    李承乾:“那你是怎么做到的?”



    夭夭:“就想一想。”



    李承乾:“就如此简单?”



    夭夭:“就如此简单。”



    李承乾:“我不信,那我要……”李承乾想了想,“一枚铜钱!”



    夭夭便回道:“别变钱,变钱会让钱不值钱的。”



    李承乾:“你是不是变不出来。”



    夭夭左手手掌心往下,一伸开手掌心,摆正了李承乾的手掌,哗啦啦的铜钱,足足有好几十枚,就如铜钱雨一般,落在了李承乾的手上。



    李承乾:“……”



    只能说这下,李承乾是彻底地服了。



    所以说,夭夭简直就是行走的钱库。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