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毕竟老夫也不是什么魔鬼


本站公告

    “第三批玩家不可小觑,层层算计下,竟然连元始都陨落了。”

    如此圣人大战,姜平自然随时关注,混沌钟落在苍穹手里,这就是他在上半量劫消失的原因,一直在世界边缘寻找,消息来自于大梦千秋。

    那是以真实洪荒为蓝本,隐藏福利就是洪荒机缘大秘。

    洪荒时间停止,除了三十三天外的娲皇,火云洞中的三皇,以及渐渐苏醒过来的三位天道尊者。

    正在直播的龙少也被冰封,但众人刚才已经看到了出现空中的先天至宝!

    混沌钟,这可是上个纪元妖族天帝开辟天庭的至宝,开天三圣器之一,即使在先天至宝中都是绝顶!

    众人瞬间炸裂,完全没想到苍穹这位神秘玩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谁能告诉我,他是从哪找到的混沌钟?不是说被东皇太一永久隐藏了吗?”有人不解,连圣人都没找到的至宝,为何苍穹能找寻得到?

    有人回想起前不久挑选第三批玩家的那一场梦,“你们还记得一场笼罩所有人的大梦吗?梦中洪荒栩栩如生,一个个人物性格与真实的洪荒相同。

    这样的话,梦中洪荒的情报也应该和现实中相同,看来苍穹就是借此才找寻到混沌钟的踪迹。”

    其他人恍然大悟,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然而当时他们活下去就已经竭尽全力,那还有闲心收集其他情报机缘?

    “好着急啊,龙少怎么又不直播了?死机了?”

    久久未见龙少继续放视频,众人叫了起来,预感到不妙了,然而现在龙少的确处于死机状态。

    停滞的空气,正在爆散的仙术,一切都停止下来,通天教主动了,之前苍穹和他密谋过此术,故意为他夺宝创造一息之机。

    来不及做其他,通天自爆诛仙四剑,损失惨重,他如拔剑般出手,瞬息间就已拿起地上一丈玄黄玲珑小塔。

    即使以他的圣人心都有点激动,付出这么多,算计这么多,终究还是赢了最关键的一手。

    刚拿起天地玄黄玲珑宝塔,通天的左手又是一动,就要把旁边的那灰蒙蒙小旗也收起。

    突然周围空间如镜片般破碎,一道道空间碎片炸裂开来,一道乾坤图张开,化为一方天地,直接把盘古幡卷起。

    “通天,你竟然连吾之天地宝塔都敢收!”

    老子毕竟道行高深,只被定住了一刹那,就已破开束缚,就这一息间,天地玄黄玲珑宝塔遗落,匆忙间,他只能出手截下盘古幡。

    通天惋惜,知道天机已失,千载难逢的机会已经过去,他不敢怠慢,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从手中飞入识海中。

    这样的情况下,除非把他杀了,否则谁又能强行从圣人识海拿东西?三位天道尊者都不行。

    金莲转动,菩提舒展,停滞的洪荒重新恢复有序,随着三位圣人破法,远处的激烈大战开始轰轰烈烈的继续进行,一位位激战中的仙人、魔头,丝毫没想到自己刚才被定住。

    如果整个世界,包括时空都停止了,你又怎么能分辨?

    “通天道友,算计深沉,出手心狠手辣,连同门师兄都痛下杀手,着实可怕。”

    接引盘坐萎靡的功德金莲,如此说道,一旁的准提倒是见至宝异主,他伸出二十四手如菩提枝缠绕向空中萎靡的混沌钟。

    施展了镇字诀的混沌钟,钟壁刻画模糊,滴溜溜一转,混沌钟化为苍穹本体,他脸色煞白,神情萎靡,三花凋零,道基四裂。

    准提亲自出手,他眸子一缩,根本不能反抗,在这紧急关头,有弑神枪杀来,刺破袭击的菩提枝。

    柿子挑最软的捏,如今苍穹身怀异宝,圣人们自然想把他镇压,带回道场好好研究。

    通天承了苍穹的情,瞬间就已拔出青萍大战西方二圣,只可惜现在天地玄黄玲珑宝塔还未祭炼,否则宝塔罩在头顶,更有杀伐剑道为攻术,通天还畏惧谁?

    诛、戮、陷、绝

    突然四大血字出现在青萍剑上,猛然间青萍杀气大涨,一剑横扫三千界,横击两圣。

    菩提金身的一只只金臂被斩下,接引及时出手护弟,一道卍字符镇压而下,度化杀气,但剑气凌厉,开天辟地,残破金莲跌落一地。

    “破而后立吗?教主好道行。”

    接引盘坐金莲称赞道,他的三枚舍利子刚才陨落了,但接引终究是接引,显出无垠的佛陀金身,盘坐于十二品功德金莲,双臂舞动,下半身不动明王,激战通天杀剑。

    一旁无天在辅佐,有着两人死保下,苍穹躲过一劫。

    但错失了天地玄黄宝塔的老子懊恼,眼见阵眼处的多宝想加入仙魔战场,再想起刚才西方二圣的临阵变节。

    老子一挥袖,风火蒲团卷起多宝,他倒骑青牛,出了阵外,今天出了这么多事,连元始都大意陨落,天地玄黄玲珑宝塔被通天收起,夺取无望,他也无颜在待下去。

    “通天,你胜了一局,就是不知下一局你还能如此嚣张否?”

    老子出阵,一挥袖分割激战的两方人马,一看,老子长叹,自己孤家寡人,只有一位玄都,玄都身上不知有多少至宝护身,倒是安然无恙。

    反倒是阐教十二金仙,除了被哪吒死保下的太乙、以及慈航,其他全都陨落了。

    截教的万仙也被杀死不少,但死的都是道行浅薄之辈,如此,截教虽也损失惨重,但岂不是消减了一批碌碌无为之辈?

    “看来得异人相助,通天算无遗漏。”

    老子心想,一挥袖,乾坤图卷起人、阐二教的仙人,他西出汜水关,算是此局认输了。

    至于现在亲自出手抹杀截教仙人,他还没有如此浅薄气量,上次不过是因凡人冒犯圣威罢了。

    老子出关,西方二圣对视一眼,知道此局已定,他们也收手打道回府,不过在经过阵外时,准提看着可惜,出手解救了文殊、普贤二人。

    “这只是一个开端,我教初立急需人才,看来回去后就可以和师兄商量,如何从东方引进人才。”准提心中如是想道。

    打算回去后就制定西部大开发,人才引进计划,从东方挖掘人才,不管是阐教还是截教,都可以策反仙人,化仙为佛。

    另一旁,此时恢复过来的龙少才姗姗来迟的把最后片段放在论坛上,众人点进去一开,汜水关已破,狼藉无比,血流淋漓,不知有多少仙人陨落,这场绝无仅有的神仙大战落下帷幕。

    “看起来截教大胜,虽然诛仙四剑已爆,却换来天地玄黄玲珑宝塔,这对于通天来说更适合,经过一番血火磨练,截教虽无万仙来朝之势,留下的却都是精锐。”

    “阐教元始陨落,但大局已定,诸多金仙入天庭为官。封神榜又在天尊手中,看来以后昊天够吃一壶,要被元始架空了。”

    众人议论纷纷,人间战事未了,但仙人之间的交锋已经落下帷幕。

    与神话中不同,这一次人、阐二教损失惨重,截教保留精锐,一大批道行浅薄的天仙、金仙、太乙金仙乃至大罗,全都陨落杀劫中。

    运气好的,入了封神封魔榜,还有第二世,运气差的,魂飞魄散,万年吞吐重归天地。

    “哈哈哈。”

    破败的汜水关内,有通天教主大笑,也幸好他们交战都在阵中空间,否则洪荒都要被轰破。

    “恭喜教主此局得胜,获得功德至宝。”无天笑着祝贺道。

    “还是要多谢两位小友相助,苍穹小友,我看你这段时间就到我蓬莱岛闭关,我为你布下补天阵让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通天向苍穹说道。

    “那就有劳教主了。”

    脸色苍白的苍穹拜手谢道,这一次的道伤难以想象,如果是常人,永世不得重入大罗,但有圣人出手,熬耗精粹本源,还会有希望的。

    “这一次截教能残存,应该还有诛仙四剑开辟魔界,有造福洪荒之功,所以能握住一线生机。”无天心中想道。

    他抬头看着天上沸腾的劫云开始平息,“通天教主,这一次的大劫我等仙魔算是了结一场了,之后的尾声就是凡人了,王朝更迭,替天封神。”无天望着极远处江河日下的朝歌说道。

    通天点了点头:“洪荒无永恒的王朝,我教好不容易了解一番因果,超脱红尘。接下来将剩余全员回洞静修,至于商纣,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一番事了,通天教主得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教下外围弟子,跟脚浅薄,以往曾犯杀劫的仙人具陨落,通天也会借此严格门下弟子,重振截教。

    一道道仙光遁去东海,无天也率领残余魔头和玉湘儿回到魔界,只留下残垣断壁的汜水关。

    “无天陛下,这一次我们能得多少奖励?大概什么时候能发?”路上,玉湘儿激动的问询。

    无天沉思片刻,想到了什么,“这次大劫还未结束收尾,你不用如此心急。”

    “什么汜水关告破?不是说有万仙共临,万剑起飞吗?”

    朝歌城内,纣王脸色大变,就算他再蠢也知道事情有变,在仔细一端倪,城内原本还有一二的一两位方外术士,如今也全都消失了。

    纣王暗中咬牙,知道自己、商朝被抛弃了,亏自己还号称人王天子,四夷拱手,八方臣服,原来到头来还是一枚随时可弃的棋子,有用到就拿出来,无用就舍弃。

    纣王跌跌撞撞的回到深宫中,身穿青丝锦络的妲己担忧的上前问道:“大王可是事情有变?”

    她在宫中就已听到了外面的喧哗音,以及车马慌忙奔驰的嘈杂声。

    “截教撤退了,相信其他门派的仙人也退场了,他们的战斗已经结束,现在顾不上我们的争斗。”纣王满面寒霜,他从腰间拿出黑玉,双眼紧张的看向这个唯一希望。

    “你还在吗?”

    “哈哈,本尊当然在,日月殒,吾常存。天地灭,吾不死。”

    嚣张至极的声音从黑玉中传出,似乎这位莫名存在精神更好,中气十足。

    “姬发、姜子牙等人率领叛军已突破汜水关,长驱直下,你可有方法助我平定叛乱?到时候事成,我拜你为国师!”

    纣王声音震震作响,声音充满迫切,犹如是落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草。

    “桀桀,从来没有别人能救你,以及这大好河山,相信你现在也知道这个道理了,吾问你,传给你的天魔功修炼到了几层?可曾吞噬血食?”

    纣王眉间有点暗淡,“只有六层,只相当于太乙金仙的境界。”

    “蠢材!你有人王紫气,还吞噬了七窍玲珑心,竟然才走到这一步!

    之前叫你祭祀本尊,你不听,此功行九转,自然成圣,有无边威能。但你之前忌惮本尊,以至如今才如此修为,这点力量,西岐随意请来一位上仙,就能把你化为齑粉。

    你至少要有圣下绝顶的准圣实力才能改变国破身亡的命运。”黑玉中的魔影大怒,呵斥这位纣王。

    今时不同往日,纣王按捺心思,苦求黑玉中的存在指条明路。

    旁边的九尾狐妲己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到底哪里出问题还是不明白,只是心中有一缕不安。

    “如今,木已成舟,只有举行人道大祭。”黑玉中传出的靡靡魔音令人不安。

    “什么是人道大祭,难道要我血祭百姓?还是血祭了整座朝歌城?”

    听起来纣王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只要自己活下去,最后还能保持统领万万人的无上权利,他哪管百姓死活。

    相信自己所统领的百姓也会感激自己成为祭祀的一份子,为伟大的成汤基业贡献一份力量。

    “你为何如此想?血食太残忍,太过低级趣味,如此传出去,岂不令六位同级教主嗤笑?”黑玉中的声音愕然回道,似乎从来没想过血祭朝歌,太低级了。

    “那人道大祭需要什么?朕一定筹齐!”纣王马上追问道,前方战线崩溃,昨夜一夜间,十城攻破,望风投降。

    今日恐怕就要攻破界牌关,他已无大将可用,兵卒更是连武器都丢下了,亡国之景就在眼前。

    “很简单,只需要你把成汤重屋最中央供奉的禹王九鼎抬出来,放在摘星楼上献祭给我就行,毕竟老夫也不是什么魔鬼,需要血祭百万人。

    到时候等姜子牙等人率军攻到朝歌城外,你汇聚百官举行人道大祭,到时候本尊借助九鼎重聚真身,再现人间,吹口气就能毁灭百万雄军,你之亡国之危,自然解决。”

    黑玉传出的话令纣王振奋,他欣喜问道:“你可有截教教主的混元实力?举行大祭后,朕又能否突破到天魔功九重?到时候也有无上神力?”

    “嘎嘎,本尊与六大天地圣人平起平坐,只要举行人道大祭成功,到时候你也能突破天魔功九重。

    不过混元道果难得,不朽不灭,怎会如此轻巧,但也能成为圣级以下绝顶准圣,你将成为第四位人皇,与天皇、地皇、人皇平等,可称纣皇。

    你的统治将抵达时光的终点,万物将匍匐在你的脚下。”黑玉的声音重新点燃起纣王的野心,他将永生不死,享天地尊贵。

    “好!”

    纣王果断答应,他满脸振奋的对妲己说道:“爱妃,你在宫中静等,这些日子别乱出城,等本王祭祀完毕,收复旧山河,你还是国母!”

    说着纣王就已迫不急待的出宫,令人紧急敲打金钟,召唤文武百官觐见。

    “什么?大王不是要商量如何打退西岐敌军,而是要搬出重屋中的大禹九鼎?”

    “大王不可!鼎之轻重,岂能妄动?!此乃三皇五帝所传下的人道至宝,妄动的话,国运将消!”

    纣王怒极,拔剑噗呲一声斩下进谏大臣,血溅金殿,都如此情况了,不断有朝歌百姓收拾细软逃跑,一副亡国画卷缓缓书写,你竟然还告诉我担心国运?!

    我连国都没有了,还顾忌这个?

    “传我命令,准备大祭的各式祭品,礼官安排好一切,三日后,本王亲自扛鼎上摘星楼祭天祭地祭人!”

    一言九鼎,纣王声音洪亮,彻封朝歌四道城门,不让人进出,令所有人都全力准备大祭之事,如此高压下,短时间倒还真起了作用,众人有一个相同目标,也不向之前般胡思乱想。

    一件件陪祭的贵重之物紧急准备,如

    纣王更是怕有人狗急跳墙,亲自挂着天子龙凤剑,直接睡在重屋里,与列祖列宗同眠。

    星光点点,格外明亮,王宫内灯火通明,喧嚣无比,高耸入云的摘星楼更是有千百道人影走动,但妲己背后九尾在背后浮现,却感到格外不安。

    天底下有免费的午餐吗?除了自己父母,还有人能无条件的助你吗?这是妲己还未通灵就懂得的真理,但现在除了听黑玉魔音的话,还有哪条活路?

    难道自己只享受了十年不到的人间富贵,就要被人斩首,魂飞魄散?这场交易也太亏了。

    越想妲己心中越不平静,猛然间她突然想到,有一次与那位名叫梦入神姬的国师对视,他曾笑着摇头,用略带轻浮的话警告自己。

    “你最好安守本分,执行娘娘旨意,如果放浪形骸,那只有死路一条,此乃唯一正道,也是你的唯一生机。”

    自己现在是一条路走到天黑,还是选择重新联系女娲娘娘呢?她能原谅自己如今的胡作非为吗?

    妲己迷惑望天,月光皎洁,照亮她一身雍容锦袍,一咬银牙,妲己心中已经决定。

    恰好此时大王带着那快噬人黑玉在重屋内,她进了宫中,点了三柱长香,借用秘法联系九天上的女娲娘娘。

    三十三天外的娲皇宫内,玉手撑头,女娲侧躺云床,旁边彩云、彩衣剥好龙眼轻轻递给娘娘。

    女娲在宫内倒是无圣人圣态,生性随意惫懒,反正这次大劫也不是她当主角,女娲浑然化为吃瓜群众。

    突然她绣眉一皱,“竟然是那只调皮的狐狸,她怎还有胆子联系我?莫非知道自己即将身首异处,现在才来求我?”

    女娲吐出一口黑乎乎的龙眼籽下界,不高兴的说道,之前享福时可把自己的教诲丢在脚后,如今死到临头了,她才来求自己?

    女娲娘娘表示拒绝,旁边的彩云仙子再次剥好龙眼,轻轻递给娘娘,小声劝道:

    “终究是娘娘派去的,何不暂且听下是何等事,如果真是求情,想娘娘救她一命,到时候呵斥她一番,说她为青丘一脉蒙羞。”

    女娲娘娘眼珠子转溜溜,心想也是如此,赶紧整理衣襟,一道流光划过身躯,带走灰尘残迹,她收起心神,重新睁开眼已经是那位神圣的补天神女。

    起身坐正身姿的女娲轻启朱唇,问道:“你还有胆子找我?”

    前方流光溢彩,空间涟漪,妲己在宫中祈祷的画像浮现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