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牢狱之灾(二)


本站公告

    仁义山庄,方天儒得到这个消息,一瞬间却是惊呆了,前些日子,他还说武将同心,能将秦桧给斗下去,谁想到关键时候,张俊竟然会这般说

    “张俊贼子可恨,原来是奸相的走狗”方天儒太过激动,一掌将桌子给击碎了,脸色铁青着,忍不住一阵咳嗽。

    林晓霜见状,眼中有的,尽是担心之色,此时柳乘云、方景初、牧凌丰等人,无不愤怒。

    玉孤寒神色倒是淡然一些,暗暗叹息,不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但他知晓,这还只是开始,接下来肯定还会有一系列的噩耗,可是他该如何阻止呢

    “韩大人一定不能再有事”玉孤寒忽然说道。方天儒浑身一颤,道“你说什么”

    玉孤寒道“秦桧的目的,肯定是要除去所有的主战派,韩世忠韩大人不能再有事,此去淮西,建康乃是关键,恳请义父传令韩舵主,一定要暗中保护韩大人的安全,不然这大宋,就真的完了”

    方天儒看向柳乘云,急切说道“快去啊,不论小寒说的是真是假,咱们都要注意保护韩大人”

    柳乘云深深吸口气,以飞鸽传书通知韩寿年,命其暗中保护韩世忠。韩寿年接到命令,便亲自出发,往淮西赶去。

    这日,秦桧和韩世忠已经到了淮西军中,秦桧看了韩世忠一眼,道“此番调查,须得仔细一些,免得冤枉了岳大人,韩大人曾经在楚州开府,对楚州熟悉一些,岳大人是否在楚州逗留,麻烦你去查清楚,至于这淮西军中,交于在下如何”

    韩世忠闻言,只是淡淡说道“既然圣上让咱们过来查,那便一起查吧,彼此之间有个监督,如此方可令天下信服,楚州之事,咱们也是一同前去”

    秦桧闻言,沉吟片刻,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咱们便一同行动”

    韩世忠没有多说什么,与秦桧将当日守濠州城的将士召集过来,听得他们的叙述,韩世忠都有几分相信,是岳飞逗留不前,畏惧战斗,这才令濠州城陷落的了。但韩世忠对真实情况是了解的,很显然这些将士,全都是打过招呼的,一时间,韩世忠除却愤怒之外,还真是半点法子都没有。

    见得千篇一律的诬陷,韩世忠也迷茫了,他走出来军营,沿着街道走了一会,心中想到“濠州城中的百姓,肯定不会撒谎,有他们作证,这些将士的诬陷谎言,便会不攻自破。”

    韩世忠有了主意,当下便买了一匹骏马,朝着濠州城的方向直奔而去。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一直都在秦桧的监督之中。秦桧得知他要去濠州,瞬间明白其打算,当下他将冯七该叫来,吩咐其在去往濠州的途中,将韩世忠给杀了。

    眼下前线混乱,盗贼横行,杀死韩世忠之后,自然有许多推脱理由,秦桧早就算计好一切,才敢出手。

    韩世忠奔了一程,见得前面密林深谷中有溪水,大半天的时间,也渴了,是以便从马背上下来河水,也让骏马休息一会。才坐到溪水边上,后面的林子中便有一阵响动传来。韩世忠眼中凌厉光芒闪过,转身过去,破空之声传开,密密麻麻的将士射来,宛若疾风骤雨。

    韩世忠身子旋动,抓住射来的几支箭矢,原路扔回去,后面的林中,顿然传来几声惨叫之声。以弓箭对付韩世忠这等高手,自然是最好的武器,但是他们却是忘记了,韩世忠的箭法,比岳飞都还要好过几分,腾挪躲闪之间,后面的人不断中箭。

    韩世忠的骏马被万箭穿心,已经倒在地上,韩世忠闪身来到骏马旁边,一把抓取马背上的弓箭给箭囊,而后提一口真气,跃到一颗枝丫繁茂的大树上。变幻位置的同时,箭矢如风一般快疾,将林中的埋伏箭手给一一射倒。

    但韩世忠低估了林中埋伏的人马,他们的准备,可谓是是充足到极致。此时韩世忠拿着长弓,将射来的箭矢抓住,不经意间,他才发现这箭矢乃是淮西军的专门用箭。

    韩世忠眼中有几许怒色,不用多想,此时他已经知晓是谁要杀他了,躲避之间,也在搜集箭矢。

    却在这时,后面传来一阵响动,是韩寿年带着一干建康分舵的人到了,他们从后面杀来,冯七率领的人马不留神之后,被敌人从后面冲杀,瞬间死伤不少。

    冯七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当下只得领着诸多手下,迎战韩寿年。韩世忠见状,从树上跃下,杀入敌人群众,那弓箭就像是长刀一般,每过一处,皆是有人毙命。

    大战将近小半柱香的时间,冯七的手下几乎全军覆没,唯有他一人逃脱。

    “勇士如何称呼”韩世忠抱拳说道。

    韩寿年笑道“在下韩寿年,仁义山庄建康分舵舵主,奉两位庄主之命,暗中保护大人您,今日来得迟了,还请大人勿要见怪”

    “不迟不迟,今日救命之恩,韩某人谢过了,只是韩某人还得去濠州一趟,诸位兄弟跟着甚是辛苦,不如先回去如何”韩世忠道。

    韩寿年笑道“在下知晓韩大人武功了得,能应付一切,但二位庄主交代了,直到您安全回到临安,在下才能撤退,是以请韩大人手下二位庄主的这份盛情吧”

    韩世忠思虑一会,心中想到“此去濠州,定然是危险重重,有他们一起,或许能让宵小望而却步”当下道“也好,咱们一起其濠州”

    淮西军营中,冯七灰头土脸的回来,将大体经过说了,本以为秦桧会发火,却没想到他只是淡淡一笑“没什么的,我只是想杀死韩世忠,一劳永逸,若是杀不死,还能将动静闹得大一些,他去濠州,不论查出什么结果来,都是无用的”

    此时金兵已经从濠州退去,一番抢掠烧杀之后,此时的濠州城,萧索到极致,韩世忠问了许多人濠州的情况,都没有人敢多说什么。但好在还是有人敢出来说话的,便将真实情况说了,还愿意与韩世忠一起前去临安作证。

    韩世忠别提有多高兴了,在韩寿年的保护之下,回到淮西军中,秦桧却是半点都没有理会,接下来又去楚州查明一切,原来岳飞是因为当天下了大雨,才在楚州逗留的,城中的百姓也可以作证。

    带着证人,韩世忠信心满满的与秦桧一同回到了临安昌,当日赵构便亲自审案。本来韩世忠的证人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秦桧的证人乃是军中之人。赵构难以抉择时,秦桧说道“圣上,这军中之人乃是自己人,寻常百姓的话,如何可信微臣看韩将军肯定是被这些刁民给误导了”

    “胡说,百姓的话更是无私的,更能代表人心,圣上三思”韩世忠说道。

    “够了,让你们去查,就查出这么一个结果”赵构一瞬间烦躁到极致。

    韩世忠欲要再言,抬起头来,却见得赵构已经走开了。转眼之间,便过去两个多月,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面,杨存、万俟卨、罗汝祺等人几乎每日都会上书,请求罢免岳飞副枢密使。

    到九月份左右,赵构实在受不住,只得罢免岳飞。岳飞上书,请求回去庐山守墓,赵构也应允了,过去没多久,朝廷的人便来到家中,将他和岳云给抓走,到狱中时,见得张宪也被抓来,岳飞才明白过来,这次秦桧算尽一切,今生他岳飞要想再翻身,恐怕难比登天。5858xs.com